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藝文薈澳」,一場政府和財閥的文化騎刼 2019年09月24日|文:青豆

今年六月,澳門市民開始在街頭看見這些藝術作品。其中放在歐華利前地休憩區內,即舊法院外的街頭的《開心大頭》作品最惹爭

遊走路環去「尋寶」 《海盜婆》望重新發掘社區 2019年09月12日|文:路家

中秋人月兩團圓,滾動傀儡另類劇場將在中秋期間上演「大人細路一起看」系列偶劇《海盜婆》,希望和大家一起遊走路環市區尋

賀一誠先生,你會買票到黑盒劇場看場戲嗎? 2019年09月4日|文:小草

也可以是環境劇場,也可以是海事工房,或是工廈、舊法院的黑盒劇場。賀一誠先生——不是為了選舉,不是為了握手合照——你

讓人與人對話 ——《生命百寶箱》觀後感 2019年08月20日|文:黃詠思

你初次接觸劇場是甚麼時候? 筆者忘了初次看話劇是甚麼時候,但首次對「劇場」一詞比較有深刻印象,大概是中學時代接觸到

蜻蜓點水的環保政綱? 2019年08月19日|文:大蔥

賀一誠在政綱宣講會上,既提到「路環沒有大規模發展的需要」,又反問麥瑞權議員「例如你是建築界的,你建的樓有多少是環保

香港大時代 2019年08月15日|文:黑灰灰灰白

  香港正正經歷著大時代。 而大時代,少不了丁蟹。 丁蟹是誰? 他孔武有力到可以空手打到人非死則殘,毫不

為香港加油,向政權暴力說不:澳門插畫家設計師為香港發聲(持續更新) 2019年08月13日|文:論盡藝文組

由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反送中」的風波不斷。經歷了兩個月,由警察武力失控、黑社會之手高調介入、市民投訴無

憤怒與日常  2019年08月13日|文:青豆

8月11日的晚上,我與朋友在燈光明亮的食店中,不敢相信手機顯示出來的新聞,不敢打開那些滿是鮮血的視頻。平行時空的另

台北推動禁美耐皿餐具 「不是垃圾站」Angus:澳門政府也應正視相關問題 2019年08月7日|文:論盡採訪組

台北數年前開始,就表示基於一次性及美耐皿餐具的濫用與不當使用「對環境危害及對民眾之健康風險」,開始積極推動禁用一次

親子野營三日兩夜:野外求生初嘗試 2019年07月17日|文:蜜蜂爸

春末的4月初,趁暑熱沒來的時候,父女倆去香港的南大嶼郊野公園露營三天兩夜。這次跟往常的親子露營不同,是要讓小蜜蜂初

關於時間終結者們-瀨戶內紀行 (2) 2019年07月16日|文:黑黑

六月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春季時段剛結束,正是稍歇時候。 此刻,初夏艷陽花開,遊人稀少,沒有了因「藝術祭」而有

胰臟水囊再生4CM--我的「腎腎地」生活(48) 2019年07月16日|文:汶燁  

  因為健康問題和一些個人原因,在過去一年,我執筆的次數寥寥可數……因現階段情況好轉了,我便能再次執筆,

在廢墟中栽花,絕處逢生的犬島--瀨戶內紀行(1) 2019年07月11日|文:黑黑

  事隔六年,竟能再次來到「瀨戶內國際藝術祭」這些小島之上,難忍內心興奮。因為實在好喜歡這些小島上絕美的

(圖片由作者提供)
漫長六月的緩慢感之後,又要再次適應漫長的民主等待 2019年07月9日|文:思崎井

這是一個多麼漫長的六月啊。 全世界都在觀看着香港瀰漫的淚水和血汗,跨越界限,我好幾次看着天空和雲影交織着光,從中等

澳門海面五日內兩現中華白海豚死亡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憂慮海豚生存狀況 2019年07月4日|文:大蔥

五日內有兩具中華白海豚屍體在澳門海岸被發現。多個關注環境的團體都紛紛轉發消息和討論這些中華白海豚的命運。筆者也聯繫

「沒有暴動只有暴政」── 七月一日的香港現場記事 2019年07月2日|文:黑黑

二◯一九年的七月一日,天氣異常悶熱,作為澳門人的我決定過大海,和很多香港人一起,走在街上。 步出地鐵站、轉入商場、

歷經穂京澳三地民運 黃東堅信:中國未來定會跟上世界潮流 2019年06月4日|文:論盡

三十年前,23歲的黃東,正值追求理想的最激情燃燒歲月,「我唔止自己係左仔,我本身就是来自左派家庭」,遇上了1989

《不容青史盡成灰──六四採訪回憶錄》節選 2019年06月4日|文:陳煒恆(1962-2007)

編按:以下三篇文章均摘自《不容青史盡成灰──六四採訪回憶錄》(待出版),作者陳煒恆先生為當年前往採訪學運而留在北京

母親的一課 2019年05月28日|文:小草(投稿)

人生在世,總會有感到迷惘、失意落魄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們都會封閉自我,但又想有人來當一盞明燈,帶領我們開辟前路。我曾

奶奶和她的衣車  2019年05月28日|文:文:蘇泳文(投稿)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對衣車的感情是很私人的,是只屬於我們家的,不足為外人道也。可能是因為除了我,身邊沒有人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