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龜兔賽跑 2020年03月11日|文:何志峰

  【在X賽道上,烏龜和兔子第N次比賽。】 槍聲一響,烏龜和兔子都用盡氣力前進。兔子蹦蹦跳跳的,很快到就

無盡此刻 2020年03月11日|文:黑黑

看完Roy Andersson那天晚上,我送你到河邊新街坐巴士。然後我走路回家時,看到了電影裡那對中年男女。他們就

閱讀療傷-讀《黑日》 2020年02月26日|文:Mandy

香港作家韓麗珠以日記體形式,書寫2019年4月到11月這個島上所經歷的浩刧,她觀察、參與、書寫、思考,雖然無法給出

口罩是一場公民教育 2020年02月18日|文:黑黑

因應付傳染性極高的武漢肺炎(COVID-19),我們又回到每天都要戴口罩以及擔心買不到口罩的日子。全球口罩荒,口罩

【綠色生活】抗疫之後,陳俊明:當修補與大自然的關係 2020年02月15日|文:大蔥

「這是一場有我們在其中參與的長遠的演化過程,人類需要思考怎樣與環境共存。」 「疾病、天災都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點,希望

關於瘟疫的故事
關於瘟疫的故事 2020年02月11日|文:川井深一

1. 孩子喜歡的動畫頻道,把冠狀病毒玩成是一場與神的遊戲。「如果人本身就是喪屍,那得到會讓人成為喪屍的病毒其實也不

在人造恐慌中獨處
在人造恐慌中獨處 2020年02月11日|文:思崎井

不知名流行病肆虐,全城恐慌,各地政府處理手法尤值得商榷。事情發展得看似迅速,令人措手不及,我還來不及看《槍炮、病菌

戀愛‧電影館
【來論】戀愛.電影館:獨一無二的藝文空間 2020年01月22日|文:李嘉瀚

作為一名本澳的電影愛好者/影像工作者,戀愛.電影館無疑是筆者最愛流連的藝文空間之一。本人與戀愛.電影館有著極為微妙

走在邊陲中,以身體對抗時間 ——訪《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編舞周書毅 2020年01月17日|文:卓早言

Break,是破碎,卻也是突破。台灣舞者周書毅,在今年的澳門城市藝穗節中,把《Break & Break!

新一屆政府可否解開本地文化困局?從戀愛・電影館營運問題所想到的 2019年12月31日|文:黑黑

在12月20日出現的戀愛・電影館「被維修」事件,經過不少電影工作者及文化人的發聲表達關注後,26日上任首天的社會文

戀愛電影館放映的作品來自全球各地,不少皆是藝術電影。
和「小觀眾」在戀愛電影館去想「大問題」 2019年12月31日|文:黑熊媽媽

和孩子在戀愛電影館經歷的觀影經驗,現在回想都彌足珍貴。目前電影生命體驗中,以為它是目前珍貴之處,是逐漸實踐觀看的共

當代舞零距離——專訪2020年藝穗節節目《在地》 2019年12月26日|文:路家

踏高蹺可以變成當代舞?跑酷可以變成當代舞?在藝術的世界,任何事都有萬千可能!將於2020年1月舉行的城市藝穗節設有

文學 X 戲偶影院 X 光影 X 聲音 跨界詮釋文學——專訪劉以鬯.偶物X裝置現場《第十五件…》 2019年12月25日|文:論盡採訪組

對於我,砌模型是另一種造型藝術。 對於我,砌模型可以使真變假,也可以使假變真。  ——劉以鬯《砌模型》 (節錄)

打開澳門劇場的工具箱——專訪「Tools Box- 劇場器材工具展示及應用展覽」 2019年12月24日|文:Sandy Leong

說到劇場,可能第一時間浮現腦海的,會是台前精彩的演出,可是建構一個完整的劇場,必須依靠台前台後眾人的努力,甚至是不

政府一換屆,文化空間再被扼殺 2019年12月24日|文:黑黑

就在政府各部門為回歸廿周年的大型慶典而費盡心神之時,20日這天同時驚現戀愛・電影館將營運至本月底的消息[1]。這個

親密的角力──《照顧者》觀後 2019年12月17日|文:黑黑

《照顧者》是石頭公社剛於周末進行的階段性展演,在改裝為臨時演出空間的排練室內,兩位演員以一張輪椅,配以現場環境的門

如果一個南灣只能孕育出一個詩人 2019年12月17日|文:思崎井

經過南灣的人都知道,現在的海灣其實不太能稱得上是「灣」。那蒼海有點遠離視線,冷看熱鬧劃破湖面;不太蓊鬱的人工孤島肅

在此時此刻看《此時此刻》 2019年12月3日|文:鷺兒

演出結束時,我被一片紅光困罩着,而我只得離開…… 在此時此刻,在澳門舊法院上演這版《此時此刻》可謂巧妙。這作品的場

建築師於香港介紹澳門建築保育 2019年11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日前,本澳建築師呂澤強獲香港「大館-古蹟藝術館」邀請,於館方主辦的首場「大館對談」以「記憶之外-從法國到澳門的建築

笑聲以後--評《未境作業》 2019年11月27日|文:梁倩瑜

燈光打在舞臺,眼前演員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才發現他們部分是去年石頭公社的《世界和我怎麼樣》,與2016年澳門藝術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