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Rheo黑川良一
城市的聲音 2013年07月2日|文:大蔥

家裡添了個小成員,剛從安靜的母體裡出來,小寶寶總是會受到各種聲音的驚嚇,於是當媽的我開始越來越關注這個城市裡的聲音

國外走進兒童醫院的藝術
斬腳趾避沙蟲:本末倒置的美育思維 2013年07月2日|文:弘玉

想想看,如果學習器樂卻沒有樂器,學習舞蹈但沒有體驗節奏的引導,學習寫作則沒有善用詞彙的意識,你可以期待這樣的學習結

誤解筆記:動物 2013年06月26日|文:川井深一

近來網上熱傳海南三亞泳客擁抱擱淺海豚自拍的相片,根據報導,在網民譴責聲中,海豚早已失血過多死亡。同時,身邊一個朋友

久違了的… 2013年06月26日|文:蘇麗欣

風很大,街燈映照出晃來晃去樹影,令到此街道有點撲朔迷離的感覺,儼如走進時光隧道。她走著走著,風不斷撲打她的臉龐,她

以「本土」作賭注:《大世界娛樂場》 2013年06月26日|文:鄧正健(香港劇評人)

「足跡」的《大世界娛樂場》以賭場開題,直指澳門城市當下命運。本來,這應該是人皆共知的事:澳門以賭立城,「賭」就是澳

2049
參與,與公民無異 2013年06月19日|文:黑黑

剛過去的周六下午(15/06),在論盡辦公室有一場座談,圍繞近期三個觸碰社會議題的影像及劇場作品而展開,分別是:澳

永遠不知道的明天 座標:台南 2013年06月19日|文:川細間代

March 31, 2009 當沒有人理你的時候,正表示你也沒在理大家 電車上一邊吃早餐一邊想著: 這幾天怎都沒人

六四,你我他還記得嗎? 2013年06月11日|文:小鳥

今年六月四日晚上八時,你在哪裡?在做甚麼? 相信大部份人會答:「在家中,和家人吃飯」、「在餐廳裡,跟朋友在吃晚餐」

媽媽,我們沒有過錯。 2013年06月11日|文:何老篤

「你這個八婆,好啦,大家好聚好散,妳不要再鬧好不好!!」 「死佬!兒子你都有份的!你問都不問一下?你忍心嗎!」 「

六十年代的塔石球場(圖片來源:基督教角聲佈道團)
社會圖像的重構 2013年06月4日|文:弘玉

我們看到「萬里長城」這個名字會聯想到甚麼?橫亙在中國北方峻嶺上連綿數省的長城?潛意識地感到自豪的「世界七大建築奇蹟

歷史自有回答 2013年06月4日|文:懿靈

如何行文,思緒很混亂,因為要紀錄的感情太複雜了。要寫的是自1989年6月4日以來這二十四年壓在心頭的一種不能言傳、

攝影:許斌(紀實攝影工作者)
被時間留下的是人,活在記憶的是鬼 2013年05月28日|文:川井深一


尤金•奧尼爾在晚年才開始寫作《長夜漫漫路迢迢》這一劇本。奧尼爾夫人的說到當時劇作家的寫作情況:「我總忘不了他在寫作

攝影:許斌(紀實攝影工作者)
長夜 2013年05月28日|文:詹米

某日我去戲臺看戲,看著看著,要緊處,整個人凝住了,喝一口茶解解心中鬱悶。 旁邊突然出現一個老道士走過來,搭了我一下

家的意象 2013年05月21日|文:川細間代

1. 如何將人生捏碎成記帳本裡一粒粒小小的數字 用收據交代昨天 如何繫好領帶拍一張工整的全家福 刷淨廚房油煙 然後

給夢想一本行動手冊─ 讀《生態永續的藝術想像和實踐》 2013年05月21日|文:黑黑

一開始的時候,是被網上這篇文章吸引住,是台灣藝術工作者、生態藝術研究者周靈芝所寫的英國諾爾衛斯特(The Know

澳門製造 Macao Indies
澳門人的電影 ──「澳門製造」觀後感 2013年05月14日|文:小鳥

澳門文化中心主辦的「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當中的重頭環節「澳門製造」剛剛在幾天前完結,從5月8日至11日一連四天,

學生運動是時代的風向標 2013年05月14日|文:遐天

「論盡澳門街」要做一個「學生不服從」的欄目,找到我頭上要稿了。我想了一下,這「學生不服從」應該就是西方社會「公民不

濕地之殤 2013年05月14日|文:年木梅朵

遇到一處僅剩約幾十平方米,似乎不能稱之為湖或水潭的有水區域,佇立的大石頭上有水退卻的痕跡,昭示著不久前這裡是盈盈一

警權成為示威新的焦點
【讀者來論】著衫無罪,抗議有理 2013年05月10日|文:蘇嘉豪/臺灣大學性別研究學院學生

一場遊行、一位女性、一張照片、一段文字,引發本地網上激烈的性別議題討論,讓我們重新思考,該如何看待越來越多女性投身

積存已久,由身體記憶牽動而迸發出來的爆發力
強烈的生命凝視-《旱.雨》 2013年05月7日|文:黑黑

外面好像又下雨了。 劇場內寂靜無聲。開場的微弱光影中,只見舞台上人影綽綽,彷如遠處山巒移動,黑暗中層層叠叠地緩慢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