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給我的ADD患兒也獻給天下學障兒的母親 2013年04月9日|文:懿靈

你是何等的珍貴、獨特、奇異而又與眾不同。 你的成長故事或許不比人傳奇但卻比人崎嶇。 天父把你交託予我彷彿就像是預設

從一個影展走進眾神的荒原 2013年04月9日|文:大蔥

曾去過幾次雲南四川青海的高原,大部分都是藏族人的聚居區,驚嘆於原始風光的壯闊美麗,仰慕當地藏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方式

狗鏈前傳 2013年04月2日|文:阿飛(憨樸聰)

剛被綁時,很不習慣,但大家都知道我的狗性很重,後來習慣了這種被束縛的生活,除了星期天,或假期,每天早上我都自動自覺

Mona Lisa 蒙娜麗莎 - 達芬奇
世界名畫的迷思 2013年04月2日|文:弘玉

提起世界名畫,一般民眾,包括學校的普通科或通識科教師,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想到達芬奇的「蒙娜麗莎」,或許有人接著會說「

不良症 2013年03月26日|文:川細間代

我必不懷疑那些活力熱情的人 是如何維持住這份熱情 因他勢必裝不在乎疲憊、裝無視於疲憊 然而事實上無所遁形 黑色的外

啊~!發展,發展,多少破壞假汝之名而行! 2013年03月26日|文:何老篤

那時澳門剛回歸,(大家都)沒什麼錢,我們還可以見到小潭山青葱,和主敎山的莊嚴。 一直到了賭權開放,大家都有工作做,

編輯:吳瑪俐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26日
藝術的無用之用 2013年03月26日|文:黑黑

最近一部幾年前看過的電影突然跑出來干擾我的思緒,那是北野武的《阿基里斯與龜》,這大概是北野武電影裡最「頂心」的一部

發展商說:「高樓到處是,破壞不只我一人」 2013年03月19日|文:小鳥

已很久沒有去過路環,早約一個多月前,一個人坐巴士到路環走走,當經過路氹連貫公路差不多抵達路環時,原來迎面而來的那些

生如夏花 2013年03月19日|文:年木梅朵

天微微亮,隱約聽到藏族朋友們的起床聲,一小時後我才睡意漸消,鑽出帳篷,伸個懶腰。 七點多,太陽才剛爬上山頭,灑了一

凡人之處,即是樹的墳場 2013年03月12日|文:川井深一

1.像炒菜一樣,必須翻動日常,否則沉在最底的,會燶。 2.翻動社交網站、翻動他人的小無用,才能令生活步入常態:亡者

總有一天我要遠走高飛 2013年03月12日|文:憨樸聰

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 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

一種綠色生活的實踐 2013年03月5日|文:大蔥(譯:阿菊)

David Eelbode, 比利時安特衛普大學(University of Antwerp)的數學系教授,並為電

缺失的審美教學 (下) 2013年03月5日|文:弘玉

我們一般稱書寫採用的文字和說話選取的言語為「語言」,準確一點說是「文字語言」。 不論是書面語還是口語,文字語言是推

體會無法到達之處 2013年02月26日|文:川細間代

被壓碎的空間 彎了腰的空間 在空間裡填滿泥土 折了一個角的角落 在裡面畫畫或不在裡面畫畫 打翻飲料 安靜無聲 這是

夢 豬 書 2013年02月26日|文:黑黑

這幾年吃過年夜飯後我們形成了一個互寫揮春的項目,通常由嘻皮笑臉吳大吳細的大人們來主持。今年情況比較失控,在大學生連

這個所謂的「澳門國際電影節」由籌辦、組成到舉辦地點,無一跟澳門有關,叫人莫名其妙
被騎劫的澳門「國際」電影節 2013年02月20日|文:小鳥

早前論盡媒體談到「城市的節」,那我也來湊湊熱鬧,跟大家聊一個本地的電影節。 這個在本地舉行的電影節,叫「澳門國際電

一台舊顯示屏 2013年02月20日|文:大蔥

聖誕節放假回了家鄉一趟,一年只能回一兩次家的我,總期待家裡能有些變化,比如家裡裝修了一下,鋪上新地板,比如那台很吵

「大姨媽」也瘋狂 2013年02月13日|文:何老篤

大鑊了。 近日,廣東省發現有婦女因為使用衛生巾(或稱衛生綿,總之本文稱衛生巾),被裏面藏有的鋒利金屬傷下體,這不是

祝禱司們與噶瑪蘭族資深巫師潘烏吉女士(右黑衣服者)
家園的重現──撒奇萊雅火神祭觀察 2013年02月8日|文:林佩臻(台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系碩士研究生) /川井深一

為了觀察撒奇萊雅族文化元素,並進而思索原民符號的文創可能,我們前往花蓮國福里參加撒奇萊雅每年一度的火神祭。 撒奇萊

澳門拉丁城區大巡遊
我們的城,我們的節 2013年02月8日|文:論盡

CHT看過澳門多個不同的節日,自己在中學時曾做過「國際馬拉松」的歡迎隊伍以及參與拍攝過「澳門青年舞蹈節」,家人亦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