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在人造恐慌中獨處
在人造恐慌中獨處 2020年02月11日|文:思崎井|https://aamacau.com/?p=59011

不知名流行病肆虐,全城恐慌,各地政府處理手法尤值得商榷。事情發展得看似迅速,令人措手不及,我還來不及看《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來把裡面的不平等世界和現實作對比——過去在種族屠殺和傳染⋯

戀愛‧電影館
【來論】戀愛.電影館:獨一無二的藝文空間 2020年01月22日|文:李嘉瀚|https://aamacau.com/?p=58409

作為一名本澳的電影愛好者/影像工作者,戀愛.電影館無疑是筆者最愛流連的藝文空間之一。本人與戀愛.電影館有著極為微妙的緣份:我不僅在這裡跟電影談戀愛;又在這裡跟太太談戀愛;亦在這裡跟太太談電影;同⋯

走在邊陲中,以身體對抗時間 ——訪《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編舞周書毅 2020年01月17日|文:卓早言|https://aamacau.com/?p=58349

Break,是破碎,卻也是突破。台灣舞者周書毅,在今年的澳門城市藝穗節中,把《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帶來澳門,在路環荔枝碗上演三場,讓作品從台灣延伸至一個更高更闊的層面⋯

從日常衣裳說情感——專訪《說衣常——身體.扎記》 2020年01月11日|文:論盡採訪組|https://aamacau.com/?p=58225

打開家中的衣櫃,衣物的款式林林總總,既展示着時尚潮流與衣物主人的個性,也夾雜着回憶——一些與某件衣物有關、或與某件衫裙共同經歷,封塵在心底已久一直未有與人分享,或是美好,也或是悲傷的故事。藝穗節⋯

新一屆政府可否解開本地文化困局?從戀愛・電影館營運問題所想到的 2019年12月31日|文:黑黑|https://aamacau.com/?p=58090

在12月20日出現的戀愛・電影館「被維修」事件,經過不少電影工作者及文化人的發聲表達關注後,26日上任首天的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即公佈了一個暫時的解決方案(註)以作回應: 公佈較詳細的維修原因及⋯

戀愛電影館放映的作品來自全球各地,不少皆是藝術電影。
和「小觀眾」在戀愛電影館去想「大問題」 2019年12月31日|文:黑熊媽媽|https://aamacau.com/?p=58084

和孩子在戀愛電影館經歷的觀影經驗,現在回想都彌足珍貴。目前電影生命體驗中,以為它是目前珍貴之處,是逐漸實踐觀看的共融環境: 1.嬰幼兒在戀愛電影館開啟電影人生:次子一個多月大的時候,在襁褓中一同⋯

當代舞零距離——專訪2020年藝穗節節目《在地》 2019年12月26日|文:路家|https://aamacau.com/?p=57944

踏高蹺可以變成當代舞?跑酷可以變成當代舞?在藝術的世界,任何事都有萬千可能!將於2020年1月舉行的城市藝穗節設有兩個「穗內有萃」主題行程,其中之一就是以舞蹈為主的《在地》。「因為今年用節的形式⋯

文學 X 戲偶影院 X 光影 X 聲音 跨界詮釋文學——專訪劉以鬯.偶物X裝置現場《第十五件…》 2019年12月25日|文:論盡採訪組|https://aamacau.com/?p=57931

對於我,砌模型是另一種造型藝術。 對於我,砌模型可以使真變假,也可以使假變真。  ——劉以鬯《砌模型》 (節錄)  以上兩句是節錄自已故的香港文學家劉以鬯的散文《砌模型》。劉以鬯生前喜歡砌模型⋯

打開澳門劇場的工具箱——專訪「Tools Box- 劇場器材工具展示及應用展覽」 2019年12月24日|文:Sandy Leong|https://aamacau.com/?p=57876

說到劇場,可能第一時間浮現腦海的,會是台前精彩的演出,可是建構一個完整的劇場,必須依靠台前台後眾人的努力,甚至是不顯眼卻不可或缺的劇場工具。這次筆者訪問到即將於12月底舉行的「Tools B⋯

政府一換屆,文化空間再被扼殺 2019年12月24日|文:黑黑|https://aamacau.com/?p=57867

就在政府各部門為回歸廿周年的大型慶典而費盡心神之時,20日這天同時驚現戀愛・電影館將營運至本月底的消息[1]。這個本地文化地標自2017年開始已策劃過多項高質素的電影專題放映,經營者的用心有目共⋯

親密的角力──《照顧者》觀後 2019年12月17日|文:黑黑|https://aamacau.com/?p=57747

《照顧者》是石頭公社剛於周末進行的階段性展演,在改裝為臨時演出空間的排練室內,兩位演員以一張輪椅,配以現場環境的門、窗、柱等,簡單而清晰地呈現了長期病患/長者與照顧者/家屬,共處也是相困於一室的⋯

如果一個南灣只能孕育出一個詩人 2019年12月17日|文:思崎井|https://aamacau.com/?p=57736

經過南灣的人都知道,現在的海灣其實不太能稱得上是「灣」。那蒼海有點遠離視線,冷看熱鬧劃破湖面;不太蓊鬱的人工孤島肅立在人工湖泊之中,早被新的鳥群所指認。兩旁安插高低不一的大樓干擾思緒,打擾那試圖⋯

在此時此刻看《此時此刻》 2019年12月3日|文:鷺兒|https://aamacau.com/?p=57461

演出結束時,我被一片紅光困罩着,而我只得離開…… 在此時此刻,在澳門舊法院上演這版《此時此刻》可謂巧妙。這作品的場刊不諱言「是次創作得力於兩本重要的時代之作:《一九八四》與《暴政》」,想帶出的訊⋯

建築師於香港介紹澳門建築保育 2019年11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https://aamacau.com/?p=57378

日前,本澳建築師呂澤強獲香港「大館-古蹟藝術館」邀請,於館方主辦的首場「大館對談」以「記憶之外-從法國到澳門的建築保育」為題目作公開演講,介紹法國的建築保護歷史與案例,並分享講者在澳門的建築保育⋯

笑聲以後--評《未境作業》 2019年11月27日|文:梁倩瑜|https://aamacau.com/?p=57351

燈光打在舞臺,眼前演員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才發現他們部分是去年石頭公社的《世界和我怎麼樣》,與2016年澳門藝術節中《Disabled Theatre》的演員,於是,各個時間的舞台、他們和我,在腦⋯

語言沒有邊界──《未境作業》的一些嘗試 2019年11月21日|文:黑黑|https://aamacau.com/?p=57250

  我們為何觀看?我們又看到什麼? 是否把一群被認為需要更多「注視」的人群放進劇場,人們便能「看到」他們?或者「注視」和「關注」將會因此提升?何況劇場本身就是一個充滿階級瘡疤的地方。⋯

【來論】文化在哪裏? 2019年11月13日|文:趙七|https://aamacau.com/?p=57147

讀11月12日新鮮出爐的《2009-2019年民生工作總結》、《第三及第四屆政府施政總結》 及 《2019財政年度政府工作總結》,同時香港警察強攻大學校園的影像洗版,完全覺得這兩個相距35分鐘車⋯

什麼是Zine?有一說法是獨立出版或小規模印刷,不以盈利為目的,區別於主流傳媒或者書籍及雜誌,個人情感強烈、反抗主流文化或傳達某價值觀的無定向文化或藝術產物。
藝術困境:我們為了自己上街,你們為了自己而沉默。 2019年11月13日|文:思崎井|https://aamacau.com/?p=57122

「不好意思,反送中或其他政治議題都不能做。」我收到出版方這樣回覆我,然後我被他們 DQ (Disqualify)了。 大約四個月前,一個自詡為出版 Zine 的澳門藝術團體,邀請我做一本 Z⋯

讓我們平等地聆聽彼此——專訪《未境作業》編導團隊 2019年11月6日|文:路家|https://aamacau.com/?p=57021

  排練場內,《未境作業》的演員圍圈而坐,準備互相分享個人經歷。「你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吧。」編導說罷,一位澳門演員就站到圓中心開始用急速的節奏分享。《未境作業》編導莫倩婷、Mich⋯

身心障礙演員的未竟作業 2019年11月6日|文:羅德慧 |https://aamacau.com/?p=56999

兩群互不相識的人,各自具有不同的身心障礙狀況。第一天碰面,從音樂與肢體動作開始暖身,逐漸成為同一個群體。聽起來不太可能的事,在劇場裡卻成立了。 這是《未境作業》的工作方式: 把兩地的演員放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