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政府一換屆,文化空間再被扼殺 2019年12月24日|文:黑黑

就在政府各部門為回歸廿周年的大型慶典而費盡心神之時,20日這天同時驚現戀愛・電影館將營運至本月底的消息[1]。這個

親密的角力──《照顧者》觀後 2019年12月17日|文:黑黑

《照顧者》是石頭公社剛於周末進行的階段性展演,在改裝為臨時演出空間的排練室內,兩位演員以一張輪椅,配以現場環境的門

如果一個南灣只能孕育出一個詩人 2019年12月17日|文:思崎井

經過南灣的人都知道,現在的海灣其實不太能稱得上是「灣」。那蒼海有點遠離視線,冷看熱鬧劃破湖面;不太蓊鬱的人工孤島肅

在此時此刻看《此時此刻》 2019年12月3日|文:鷺兒

演出結束時,我被一片紅光困罩着,而我只得離開…… 在此時此刻,在澳門舊法院上演這版《此時此刻》可謂巧妙。這作品的場

建築師於香港介紹澳門建築保育 2019年11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日前,本澳建築師呂澤強獲香港「大館-古蹟藝術館」邀請,於館方主辦的首場「大館對談」以「記憶之外-從法國到澳門的建築

笑聲以後--評《未境作業》 2019年11月27日|文:梁倩瑜

燈光打在舞臺,眼前演員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才發現他們部分是去年石頭公社的《世界和我怎麼樣》,與2016年澳門藝術節中

語言沒有邊界──《未境作業》的一些嘗試 2019年11月21日|文:黑黑

  我們為何觀看?我們又看到什麼? 是否把一群被認為需要更多「注視」的人群放進劇場,人們便能「看到」他們

【來論】文化在哪裏? 2019年11月13日|文:趙七

讀11月12日新鮮出爐的《2009-2019年民生工作總結》、《第三及第四屆政府施政總結》 及 《2019財政年度

什麼是Zine?有一說法是獨立出版或小規模印刷,不以盈利為目的,區別於主流傳媒或者書籍及雜誌,個人情感強烈、反抗主流文化或傳達某價值觀的無定向文化或藝術產物。
藝術困境:我們為了自己上街,你們為了自己而沉默。 2019年11月13日|文:思崎井

「不好意思,反送中或其他政治議題都不能做。」我收到出版方這樣回覆我,然後我被他們 DQ (Disqualify)了

讓我們平等地聆聽彼此——專訪《未境作業》編導團隊 2019年11月6日|文:路家

  排練場內,《未境作業》的演員圍圈而坐,準備互相分享個人經歷。「你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吧。」編導說罷,一

身心障礙演員的未竟作業 2019年11月6日|文:羅德慧

兩群互不相識的人,各自具有不同的身心障礙狀況。第一天碰面,從音樂與肢體動作開始暖身,逐漸成為同一個群體。聽起來不太

有些事想寫在下環街改變之前 2019年10月30日|文:思崎井

老實說在懂事以前,我從來不曾停下來觀看過下環街,現在回想,我都不自覺地跟着她走,不,應該說是她總牽引着我,守候着我

愛?回家?——看展覽「樂園-歡迎回家」有感 2019年10月29日|文:鷺兒 

甫進場,一幅被碎掉再重新黏合而成、充滿童真的圖畫即映入眼簾。圖畫被細心地修補,但始終留下了破碎的痕跡。破鏡未能重圓

溪給的教養 ——與孩子溯溪的筆記一則 2019年10月22日|文:川井深一

1.身體有記憶經驗的能力 沒有人是不能拓展身體經驗的, 那根本是一種生存本能   人本來就需要活在同時間

需要用心才能感受的靜謐世界——記2019大學生綠色營        2019年10月22日|文:林詠琪

  「春天有鮮花開放,夏天有燦爛陽光,秋天葉子會黃,冬天白雪茫茫……」伴著營歌,望著窗外——樹木盡情伸展身軀,未曾

由雙姝裂變之不確定——《雙姝怨》觀後 2019年10月16日|文:何志峰

台灣劇場導演王墨林(下稱大墨)的《雙姝怨》,不是可以從主結構來說明一個故事從而獲得主旨。而是從幾個角度切入,這幾個

十月一日的香港街頭 2019年10月9日|文:演樂

十月一日因事往港,這一天,雖然香港政府禁止了遊行活動的申請,但沒有宣佈戒嚴,假日裡行街、購物、訪友是很自然的事吧,

《海盜婆》:從路環「生長」出來的劇作 2019年10月8日|文:Franky

《海盜婆》這部劇作的有趣之處,不只在於別出一格的情節、物盡其用的道具和遊走路環的觀演模式,更重要的是創作團隊,滾動

舊場刊的意義 由你話事 ——訪「澳門劇場文件展」藝術家黃詠思 2019年09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澳門劇場圖書室現正進行「澳門劇場文件展」。展場內,靜靜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牆、白色的桌子、還有上面一疊疊白色的文件夾

看得見的勞動,被視而不見的人 ──訪石頭公社《勞動的人》 2019年09月26日|文:卓早言

  排練場裡,演員們在奔跑、打圈,用力以身軀表達一幅幅在城市中幾乎隱形的勞動者群像。他們互相擠開同時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