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米量雜貨店和老闆阿傑。
期待裸賣變成主流的一天:澳門的裸賣店 2019年07月24日|文:大蔥

今年,陸續兩家由年輕人經營的「裸賣」店開業,一家是在望德堂社區經營日用雜貨的「米量」雜貨店,一家是在東望洋的專營摒

親子野營三日兩夜:野外求生初嘗試 2019年07月17日|文:蜜蜂爸

春末的4月初,趁暑熱沒來的時候,父女倆去香港的南大嶼郊野公園露營三天兩夜。這次跟往常的親子露營不同,是要讓小蜜蜂初

在展場的公開演出《當我吃杯麪的時候》。
用劇場和孩子說重要的事——「童聚偶遇」的綠色堅持 2019年07月2日|文:大蔥

五年前,筆者帶著孩子看兒童劇《石頭雨.海之歌》,孩子記住了牛牛,而大人則被這很不孩子的故事震攝住。一個關於填海的故

回收活動進行中。
「不是垃圾站」陸續有來 2019年05月9日|文:大蔥

繼氹仔第一個「不是垃圾站」之後,很欣喜的看到,「不是垃圾站」陸續有來,目前已經舉辦了6場,四月也將會有兩場活動。現

長距狸藻。種在澳比較少見嘅狸藻,又叫短梗挖耳草、藍挖耳草、密花狸藻,形態特徵與兩裂狸藻非常相似,生境大致相同,故兩者經常混生在一起。
小潭山葡京花園山坡地擬發展 植物愛好者憂罕見食蟲植物 2019年03月29日|文:大蔥(圖:北極)

一個地方的發展,只要限制了高度、做好綠化就足夠了嗎?在物種滅絕速度在越來越快的現代,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否也應該更多一

回收物也可以很美麗——葡文學校開放日紀錄 2019年02月16日|文:大蔥

今年葡文學校開放日(1月26日)是一個陽光明媚的週六,主題是環境議題——「少一些塑膠,多一些生命」,看到一個開放日

你記憶裡在澳門看過滿天星星是什麼時候?
現時應禁用高能量射燈,長遠促光污染立法 2019年01月26日|文:大蔥

因為在九澳露營看不到星星的筆者,失望到不得了,所以問陳俊明(Joe)是否有同樣的感受。Joe表示感同身受,他說其實

在「不要包膠」專頁上提出訴求的市民們。
減塑需要立法──與民間環保行動發起者的對談 2018年12月9日|文:大蔥

據上次由綠色未來、綠野之友等團體發動的聯合淨灘所搜集到的海洋廢棄物統計,其中有近九成都是塑膠或發泡膠類。目前官方統

馬場北大馬路上這幾棵大樹根部被混凝土箍住。
山竹過後,澳門樹木觀察 2018年10月25日|文:大蔥

繼去年「天鴿」、今年又來「山竹」,強颱風過後,最大的受害者是城中的樹木。當然,自然的威力強大,有時非人力可為,但一

自動氣象站。
氣候變化正帶來危機 培正天文氣象學社呼籲社會關注 2018年09月29日|文:徐延忠 培正天文氣象學社

編按:極端氣候的新聞越來越多,民間團體有在關注。培正中學的天文氣象學社自設自動氣象站,來偵查本澳的天氣,並為大眾跟

青州山上有人開墾種植。
青州山上第二個新物種  發現者梁志文呼籲保育不要殺蟲劑 2018年08月28日|文:大蔥

小小一座青州山,台灣大學的昆蟲學者梁志文已經在它的土壤層發現了兩個新物種。去年的澳門細蟻和剛剛宣布的澳門麥羅甲蟎,

近三十名義工協助製作斟水地圖。
斟水地圖:飲水是市民的基本權利 2018年07月25日|文:月光、虫單

買水方便不如斟水方便 樽裝水近二十年大行其道,但仔細想想,購買一支水真的那麼便宜嗎?與澳門自來水比較,樽裝水簡直是

打包廢紙。
反轉「收買佬」,做不一樣的回收業──與香港回收從業者葉文琪先生的訪談 2018年06月25日|文:大蔥

坐在我對面的葉文琪(Harold)先生文質彬彬,他向我解釋什麼是「機械漿」、什麼是「化學漿」,所有的回收紙需要變成

動物團體對於香港政府投入資源在野豬保育工作,應該樂見其成。但在討論過程中,亦有人提出不同意見,這些論述指出,野豬是野生動物,本應生活在叢林山野間,好好的,人類為何要干涉牠們繁衍續後?
有關野豬的命名和動物的界線 2018年05月27日|文:謝曉陽(巴黎第八大學哲學系博士)

編按:野生動物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但其實也越來越近,因人類的都市化不斷入侵它們的領地。香港實施了全球首例的野豬絕育

生物多樣型是食物鏈穩定的重要條件。
生態系統的價值──「澳門細蟻」值幾錢? 2018年03月29日|文:大蔥

最近「澳門細蟻」的發現引起了關注,其實一個新物種的發現到底意義何在呢?我們這一期就來探討一下生態系統的價值,以及生

透過農作,重新認識自己的城市,連結社區的資源,增加食物安全的意識。
重審與農業共存的城市價值:簡介農業城市主義 2018年02月28日|文:terri lui(近十年從事有機食物生產和烘培的工作,在香港營運經認證的丹山有機農場,現同時在澳門經營老房子麵包和工作室。)

編按:近年來,世界各地大小城市越來越多人投入家居有機種植、假日農夫、社區菜園等活動,這僅僅是一種個人生活型態的潮流

無論多麼美麗的表象,最終的命運都是,該如何處理這些膠。
狂歡的過後,是膠災 2018年02月13日|文:大蔥

我走過一片美麗的雪松,閃亮的聖誕球掛在翠綠的聖誕樹上,嬌羞的小鹿如此生動可愛,不定時就會飄起雪花。美麗的聖誕村啊,

野外的中華白海豚。
把未來建築在白海豚的身上?──談填海工程對白海豚的影響 2017年12月27日|文:鄭家泰(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

或許我們難以想像海豚因爲填海而失去棲息地是怎樣的一回事,請容許我用一個比喻解釋:一天,你回到家裡,發現四周沙泥滾滾

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論盡製表)
那些我們應該知道卻被忽視了的事情── 參觀「澳門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及「氹仔污水處理廠」紀錄 2017年11月18日|文:大蔥

2016年澳門的城市固體廢物量約為50萬3千8百公噸,即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為2.11公斤每日,遠多於鄰近發達城

相信不少人都聽過「溫水煮青蛙」的理論,當全球均溫一點一點地上升,然而我們繼續浸泡在溫水中。
「天鴿」還會再來! 2017年09月12日|文:陳俊明

(編按|風災過後的反思:「天鴿」來襲,小城承受了極大的打擊,但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超強颱風一定還會再來;風災過後,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