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
為什麼我們要討論遊戲空間? 2021年06月30日|文:論盡者言

玩,對於成人來說是娛樂,是生活的復原;對兒童來說是成長,是生活的獲得。 ——遊戲場運動之父Joseph Le [

全澳公園綠地197個 不患寡而患不均 林翊捷:應訂定規劃指標 2021年06月30日|文:論盡媒體

觀音像休憩區自開放以來,好評不斷。公眾拍手的同時,也慨嘆並非每區都有足夠的休憩空間,更遑論質素如何。事實上,據 [

從公園各取所需 職業治療師:小孩在類化經驗中學習 2021年06月30日|文:論盡媒體

小孩是怎樣探索世界的?在認字以前、讀書之外,小孩會透過不斷接觸外界環境和不同的遊戲去習得一些動作方面的技能、認 [

圖中為德國慕尼克英國花園的一些兒童遊樂設計,黃鏡英認為澳門公園應有適合嬰兒的「吊床」、又有促不同年紀小朋友的想像力的半結構遊戲設備。 受訪者提供, 攝於2016年7月
兒樂 趣智 2021年06月30日|文:論盡媒體

澳門近年來兒童遊樂設施及場所有所增加,最近開幕的觀音像海濱休憩區以及內設兒童遊戲設施大受歡迎。幼兒教育學者黃鏡 [

蕭建業指,小孩需要透過「七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前庭覺及本體覺)去處理自己和環境的關係。資料圖片
小朋友夠唔夠嘢玩? 議員籲多元設施回應不同年齡兒童需求 2021年06月30日|文:論盡媒體

澳門現有的兒童休憩區或玩樂設施規劃如何?兩名直選議員林玉鳳和黃潔貞表示,還存有很大進步空間。兩人受訪時都不約而 [

讓市民參與  讓公園屬於公眾  2021年05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怎樣才為之一個好公園?一百個人或有一百種意見。在大香媽媽看來,澳門的公園都沒有經過社區共同討論,澳門也沒有讓人 [

公園無為而治  讓小孩自由探索 2021年05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因為種種原因,澳門公園的規管不少。現於德國生活的Oriana表示,當地的公園管理較寬鬆,小孩都可以自由玩耍。她 [

遊戲是治療  公園是靈藥  2021年05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在不少大人眼中,公園的作用就是讓小孩「放電」,透過玩耍讓他們發洩精力。但其實在玩耍的過程中,小孩也在訓練其感覺 [

明起公園有限度重開 市政署呼籲避免群聚活動 2020年02月19日|文:記者殷憂

政府日前宣佈,賭場將於明(20)日重開,但公園繼續封閉,引起不少市民批評政策邏輯矛盾。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今日 [

請不要繼續罐頭化孩子們的遊戲空間 2017年06月12日|文:大蔥

前幾天去看了足跡「童聚偶遇」系列的兒童劇《找記憶》,踏上尋找記憶之旅的牛牛給我們展現了祖先命名的智慧,例如雞蛋 [

跟建築師逛公園──公共空間的美麗與哀愁 2014年10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在澳門,小型公園和廣場的數量雖然不算少,但公共空間的環境營造,以致綠化方式卻越來越「新奇」,有時真假難辨,美醜 [

老年人口十年後增加一倍,澳門有多一倍的休閒空間供長者享用嗎?
沒有宜居,何來安老? 2014年10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前陣子吵得鬧哄哄的黑沙環輕軌路線爭議,一星期總有幾次落區在黑沙環公園「打釘」,才驚覺這個社會正在急劇老化當中。 [

黑沙環公園使用者問卷調查分析報告 2014年10月24日|文:輕軌黑沙環勞動節走線居民關注組

今年七月,政府公佈輕軌澳門半島線北段三組走線方案,啟動諮詢。黑沙環填海區居民自發組織,群起反對勞動節高架走線方 [

聖心種「鐵樹」 民署:新發明「垂直綠化」 2014年09月12日|文:論盡採訪組

對於聖心學校旁的植物被移走,改成8枝「鐵樹」,不少市民都感到難以理解。民署管委會委員梁冠峰在《澳門講場》解釋, [

公園之殤 2014年09月8日|文:論盡/我城規劃合作社

從何時起,小城的公園不是成了奢侈品,就是變成犧牲品。樓下的公園、街角的休憩區、社區的公共空間必須讓位,讓位於任 [

狗也需要草地,何況是人! 2014年09月8日|文:施援程

城市的高樓及石屎地越來越多,沙地已經絕跡,草地也只有公園裡的一小塊,而且新式的休憩地,都是把空間鋪地磚,把原本 [

以「禁止」來管治的公園 2014年09月8日|文:黑黑

澳門的公共空間資源本就十分有限,公園本應讓儘量多公眾均能享用,然而澳門的一些公園,却設下各式各樣的禁制,在入口 [

牛房倉庫駐場藝術家蕭薇
公園是一種感情的連結 ──專訪牛房倉庫駐場藝術家蕭媺 2014年09月8日|文:黑黑(採訪、文)

來自台灣埔里的蕭媺,一直生活在山裡,來到澳門作駐場藝術家的這段日子裡,依然保持着每天都要去公園,親近一下大自然 [

圖片說明:模擬圖是美好的,但當他日置身其中,在天橋底下會否是另一回事?(現場為松山隧道行車天橋底下一段)
不信任是怎樣造成的 2014年08月8日|文:蕭長

輕軌澳門半島北段走線諮詢至今已逾一個月,反對支持雙方謾罵聲不絕,政府、社團、居民混戰一團。本應是造福社區的大型 [

黑沙環抗爭居民自白 2014年08月8日|文:許諾

  見證著原來臭氣薰天的大坑渠,好不容易變成今天鬱鬱蔥蔥的黑沙環公園,也是區內超過六萬人惟一的公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