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政府打壓不手軟 吳國昌︰社運回落至低潮 2017年12月20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區發展新動力」及議員吳國昌、區錦新今日下午在祐漢公園舉行「爭民主、促民生」集會。今年回歸日的遊行集會活動較為冷

新澳門學社周庭希、蘇嘉豪、鄭明軒到巴黎向聯合國反映東望洋燈塔保育危機(2016年) 。
周庭希:我不是政客 2017年10月28日|文:景嚴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自2005年加入「新澳門學社」,周庭希就在不少社會議題上站在最前線。「社運人士」、「新澳門學社副

林納麟多次參與新城規劃諮詢會,為新城發聲。
不畏強權 為澳門未來發聲 社運新人──林納麟 2016年09月19日|文:論盡採訪組

本澳的社運界近年呈年輕化的趨勢,不少關心社會的年輕人踏上社運最前線,就各種各樣的議題以不同的方式發聲,讓公眾耳目一

【來論】香港力量:730萬人聯手 2016年02月13日|文:艾文

如何使得13億中國人聯手,發揮真正的中國力量? 如何使得730萬香港人聯手,發揮真正的香港力量? 如何使得64萬澳

中央默許廉署告貪曾? 余永逸:開先例 離任後同樣追究 2015年10月5日|文:論盡採訪組

香港前任特首曾蔭權「涉貪醜聞案」有最新進展,廉署經三年調查後,終控告曾蔭權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今日下午被

5.25過後,公民變冷了嗎? 2015年05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大學畢業、在大公司有不錯的工作,阿樑和Rex三十未到,兩人都不算是政治冷感的人,網上緊貼時事資訊,知道羅立文是何人

再論青年政治參與瓶頸──冷感與熱血之間的鴻溝 2015年05月28日|文:雷耳

去年波瀾壯闊的反離補運動(後來被部分人稱為「光輝五月」),澳門年青人在當中的角色可謂舉足輕重。無論是組織還是參與者

余永逸
澳門青年運動的浪接浪 2015年05月28日|文:余永逸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

2014年的反離補法案運動把澳門的社會運動帶到一個高潮,並創造澳門社會動員的歷史,一個主要由年青人發起和動員的運動

Beto直言為了改變澳門,反離保運動後有了從政的念頭。
搶救日漸枯死的澳門 土生青年有意從政 2015年05月22日|文:殷憂

二○一四年五月,澳門人終於尋回身為公民的尊嚴與驕傲。透過直接行動,在街頭揮灑汗水,為公義吶喊,成功迫退高官自肥的《

要理直氣壯對子孫說:我曾經有爭取過! 2015年05月22日|文:許諾

澳門人是政治冷感嗎?在沉默大多數中,有人心盲,但為數不少是冷眼旁觀,這些年來,好的壞的一切看在眼裡,內心倒是剔透得

打大老虎比執到十萬仲開心 2015年05月22日|文:許諾

五二五遊行前夕,茶餐廳論政的中年阿叔、超市工作的清潔阿姨、早已上晒岸的中產、朋友連同退休老父母一家三口齊齊動起來,

新澳門學社發起街頭簽名行動。
吳國昌:特區政府比澳葡時代更不知醜 2015年05月22日|文:許諾

高官離任拿走一大筆退休金,市民會覺得不值。如果是庸官,更是不該。《離補法》呈交立法會一審通過後竟然再加碼,金額倍增

光輝五月
光輝過後,更要好好走下去 2015年01月1日|文:蕭家怡

在資訊發達的今天,年度間的交替總是來得喧鬧︰因為我們接觸的資訊太多、太雜,所以在年終與年初這些時間總需要些回顧、總

檢察長換人 政治案會否出現「零」的突破? 2014年11月12日|文:論盡採訪組

  特區政府即將大換班,作為澳門法治的把關人,手握檢控權的新檢察長人選備受各界關注。特別是回歸十多年來,

沉默不語,浪費了城市的眼淚 2014年11月4日|文:思崎井

歷史總讓人知道世界洪流中發生過什麼事,叫人不要打回原形,但總卻不斷在重覆著。像我這輩的人,當年對北京學生上街爭取民

政治打壓?張國華STYLE 你有你問我有我答 2014年10月15日|文:論盡採訪組

「民間公投」、「愛瞞案」、博彩員工大遊行,過去兩個月共有12名社運和工運人士被拘捕或落案起訴。警方的執法理據受到民

區錦新青洲小學教書時期
涓滴成河 突破枷鎖求公義 2014年10月11日|文: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理事長 區錦新

近日,因為民間公投被當局極力打壓,甚至以拘之捕之以作阻嚇,令「白色恐怖」這個詞突然在人們腦海中冒出來。到底澳門是否

我們因為被分類而在一起 2014年10月7日|文:思崎井

老實說,我已經不對政治人物抱有任何期望。 打開電視機看見政客的嘴臉,有種叫人關機的衝動,是否在潛移默化地訓練我們跟

仇國平無得留低 澳大賠錢炒人 2014年08月17日|文:論盡採訪組

因參與社運疑被打壓的澳大副教授仇國平今日向傳媒證實,上週三收到不續約通知,校方未有說明原因,只賠償相等於四個月薪金

博企連番出招後,「金銀行動」每場仍然有大約一千名員工參加
基層賭場員工怒吼:還我尊嚴! 2014年08月15日|文:許諾

包圍賭場,直接向財雄勢大的資方施壓,打工仔無異於直接向操有「生殺大權」的老闆宣戰,這一著是否太險?以往總是躲在鏡頭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