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色無味?給城規會下的這道藥

2015-02-26 誰動了城規會? 每週專題

文:許諾

時間:2015年02月27日 0:00

DSC_0039

這世界或許有太多巧合,單一事件或不足證,但當連串事件發生,點連線、線連面,輪廓逐步浮上水面。若第一點是崔世安去年角逐連任期間,公然向商界選委預告將取消街線圖;第二點是崔政府完全妄顧社會目光,讓歐文龍舊臣班師回朝執掌工務局;再加上過年前突然以「精兵簡政」之名,「借刀殺人」裁撤城規會獨立秘書處,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令人聯想起的big picture會否是去年瘋傳的新工務司「四大死任務」?

連日來,官方的回應似是人肉錄音機,自說自話。有無道理?不重要,總之講到你煩、講到你悶、講到你唔想聽,溫水煮蛙,正中下懷!

訂閱每月紙本
  1. 白紙黑字話要事先諮詢城規會,寫明《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都話唔係城市規劃範疇?咁都唔係駕空?崔世安左一句「我相信無違法」,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右一句「呢啲只係行政野,唔關城規事!」同一個法規都可以斬件碎上?任搬龍門,這還有法治?
  2. 城規會太多野做,唔想再請人先併入工務局?喂~ 工務局長失憶,市民無失憶呀,今年政府講明開位請多二千幾人,政府十幾個諮詢委員會的秘書處、高薪秘書長偏唔撤,只急著找有份批地批樓既黎開刀?點解文化產業委員會唔身先事卒、精兵簡政?可惜身兼文化產業委員會副主席的梁慶庭先生始終沒有回應:呢個秘書處到底應不應撤!
  3. 不得不承認,這世界有種人會令你無言:你跟他說「秘書處」,他跟你說那只是「秘書」;你問球員兼球證,城規會點監管工務局?他跟你說「秘書處唔係球員,佢地只係負責執波!」城規會權力完全無少到?強將手下無弱兵,無兵司令又有何用?秘書處係負責行政、技術支援,但當真只係負責斟茶遞水、打字錄音、電腦翻譯、送文件的秘書?

秘書處負責替城規會安排「公眾諮詢」,一聽諮詢就知有幾多蠱惑,開幾多場?團體及公眾專場各佔多少?廣告賣通街抑或冷處理係咁意?最後報告書點樣寫,全掌握在秘書處手中。

工務局的街線圖有無抵觸法律,規劃方案是否專業可行、對社會有最大好處?委員跟發展項目有無利益衝突、是否要依法迴避?原本秘書處都有另一組專家為城規會提供獨立意見,或可以邀請外地專業團隊做獨立研究,如今全歸工務局,是否真的如司長所言樣樣照舊?自己頂頭老細就係工務局長,決定你年終評核、升職加薪、隨時講少句做廳長,同一個局、同一隊人仲邊有獨立意見?梁慶庭所說的「行政改革」只強調部門相互「合作」,但有些部門之間更重要是互相「監督」、「制衡」、「把關」,為市民守住一些防線,這亦是「城規會」最重要的存在價值。

還有兩點十分重要,城規會的結構,雖然是民間代表過半,但大部分不是「發展主義」至上,就是對城規根本不甚了了,要守住我山我城我海的聲音本來已經十分微弱。

ad

另一方面,秘書處被裁,本身是城規廳廳長的秘書長劉榕被撤,雖然秘書長沒有投票權,但有開過城規會的人都不難發現,熟悉條例和內部操作的劉榕提供的技術解說非常重要,他披露的訊息是否全面,會否擠牙膏或避重就輕,對整個會議的討論方向很多時有主導性的參考作用。特別是《都市建築總章程》技術篇一直未有完整的中文版,幢樓可以起幾高、容積率有幾大、是否要向後退縮等,長期只靠工務局內部的神秘「配方」,老細一個電話、一個柯打,隨時可以變出一幢超高樓,這是歐案的慘痛教訓!劉榕在城規會上的解說,是官方少有的公開披露街影的一些具體計算準則,又或者風向流動評估報告等內部研究資料,算是有一定透明度。

秘書處被廢,表面上,城規會還是繼續開下去,討論的還是那一班委員,但劉榕下堂去,這個訊息披露的角色會消失?還是由工務局長李燦烽自己粉墨登場? 尚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