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胰臟水囊再生4CM--我的「腎腎地」生活(48) 2019年07月16日|文:汶燁  

  因為健康問題和一些個人原因,在過去一年,我執筆的次數寥寥可數……因現階段情況好轉了,我便能再次執筆,

腎腎地學習之路-我的腎腎地生活(47) 2018年09月5日|文:汶燁

最近一段時間,除了回醫院透析外,生活裡突然多了一些學習課程!首先第一件就是腎室早前安排我到自理室,學習自行做透析前

學會欣賞回醫院路上美麗的風景--我的腎腎地生活(46) 2018年07月31日|文:汶燁

過去四年多的透析時間裡,每次回醫院透析我都選擇自行開車,作為往來醫院和回家的交通工具,不管晴天雨天、發高燒抑或受爆

白色巨塔 2018年05月22日|文:汶燁

前段時間,我的主診醫生說,都已經透析了四年,來做個徹底的全身檢查如何?我也很直接的回答說:「好呀。」於是醫生安排好

用寶特瓶鍛鍊左上肢實在沒有重力訓練的感覺
鴛鴦手臂是這樣煉成的 2018年04月24日|文:汶燁

不經不覺,用左手上肢透析已經好幾年時間,自2015年因靜脈的回血位置出了狀況,要緊急趕回香港瑪麗醫院做「通波仔」及

腳部水腫,肉眼難以看見腳踝
邁向第四年的腎腎地生活 2018年04月4日|文:文燁

春節過後,天氣驟暖還寒,一時回冷,一時濃霧蓋天,如此忽暖忽冷,導致不少市民在不穩定氣候下患上感冒。對我來說,感冒並

靜脈壺裡隱約一層啡色的一片就是傳說中的「豬油糕」:脂肪是也!某程度上超驚嚇!
我的腎腎地夜間透析生活 2018年03月27日|文:文燁

今年農曆新年前夕,透析室護士突然問我:「這個月底開始暫時把你調去第三班(意指由下午改為傍晚時分才回醫院透析)沒什麼

我的迷馬號碼布
2017年我完成了兩件大事! 2018年01月25日|文:文燁

Hello!各位讀者,很久沒在「腎腎地」裡跟大家聊天,踏入2018年先祝讀者們新年快樂,最重要是身體健康!新年伊始

母親 2017年10月10日|文:文燁

是夜,電視台一個經典金曲節目裡的經典動漫歌曲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事。 母親很年輕時生下我,我們之間的年齡差不到二十歲,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向「天鴿」後仍謹守血液透析室崗位的醫護們道謝 2017年08月30日|文:文燁

八月廿三號“天鴿”吹襲澳門期間,相信小城各家各戶和商舖在為防禦風暴而做著一連串有效措施,我和家人亦不例外,暴風最強

腎友台北行,完成! 2017年07月12日|文:文燁

早在抵達台北時,未去海關前我已在機場買了一張足夠我在台灣那幾天無限上網的網絡卡,在現今世代,打長途電話報平安方式明

旅館提供的瓶裝水,在台兩天只飲用這兩瓶的水量
台北逸事 2017年07月5日|文:文燁

飛機安全抵達台北桃園機場後,取回行李便跑去試乘開通不久的機場捷運。以前總是拖著行李到機場外乘搭旅遊巴,大概一個小時

以前每次離澳赴港屬於複診多,只能放噴射船或船票上網……這次不同了,是機票和護照喔!
出發吧!腎友台北行 2017年06月22日|文:文燁

在五月尾六月初的時候,我一個人去了趟台北,這次台北之旅也是我期盼已久的行程,始終自患病和接受透析後,為了要視乎身體

逾越生死 2017年06月6日|文:文燁

之前曾在「腎腎地」探討過一些有關自己面對慢性腎衰竭治療或心理的看法,也有些讀者對於我作為一名年輕腎友,在心路歷程方

沙士疫情之後,醫院工作被認為是高風險行業。
鄧桂思移植事件的深思 2017年05月31日|文:文燁

早前香港發生了鄧桂思女士的肝臟移植事件,其發展路向一直備受社會關注,原本只是一宗急性肝衰竭、需要接受移植方可延續生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再嚐打兩針的經歷 2017年05月23日|文:文燁

話說我在澳門這邊的腎科主診醫生是一名風度翩翩的上海男士,高個子且戴著一副眼鏡。平日每次回去時血液透析室透析,如果他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動靜脈廔管放入支架後的情況 2017年05月17日|文:文燁

在廔管裡「通波仔」和放入支架後的第二天上午,醫生幫我檢查過傷口和血流是否順暢後,便批准我出院了。因為左手動了手術又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我和讀者們就腎病方面交流的二三事 2017年03月30日|文:文燁

過去我從來沒有自己寫一個專欄的經驗,自從二零一四年起負責「腎腎地」專欄後,多少都有點擔心…..因為這個專欄的主要方

接受澳亞衛視記者彭慧訪問探討澳門器官移植的看法及腎友心路歷
我接受了澳亞衛視訪問談澳門器官移植看法和腎友心路歷程 2017年03月21日|文:文燁

在農曆新年前某一天傍晚,在醫院透析近尾聲時從睡夢中醒來,查看手機,發現有一條電郵通知,心想應該是讀者詢問慢性腎衰竭

再說動靜脈廔管的「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 2017年02月28日|文:文燁

那次的動靜脈廔管「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可以說一輩子難忘……因為絕對怕痛的我經歷了一次「因做手術而感到非常痛」的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