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安法」下 新聞自由還剩多少?

來論 修改澳區「國安法」相關報道 即時報道

文:零零後躺平大學生

時間:2022年09月16日 1:01

在澳門可以閱讀到不少地區及國家的報章及雜誌。

我是一名回歸後出生的澳門居民,二十多年來未曾離澳就學,可謂土生土長、未受外國文化洗禮的澳門人。近日留意到修改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澳區「國安法」)正進行公開諮詢,而在閱讀諮詢文本後,我認為這次修法是將二〇〇九實施的澳門「國安法」向港區「國安法」看齊,把話講得難聽點就是複製、貼上。

我目前在本澳某大專院校就讀傳播相關學系,澳區「國安法」的修法無疑對於我的專業具有莫大的影響。相信大部分關心修訂「國安法」的市民同樣留意到,這次的諮詢文本並沒有具體的法律條文,令人擔心法律內容範圍過於含糊,居民的自由空間會被收窄。

訂閱每月紙本

從目前公開的具體修法方式來說,基本上與港區「國安法」看齊。二〇一九年香港社會運動發生後,翌年香港隨即修訂港區「國安法」。自此以後,我時不時就會留意到各種指澳門將跟隨修改「國安法」相關的新聞,直至去年澳門立法會就職後,修法的步伐漸見加快,而在月前澳門政府終公佈公開諮詢的詳情。

特區政府正就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進行公開諮詢。

修法令人憂慮澳門新聞的多元性及與自由度會更進一步縮減

澳門貴為全球擁有最高「媒體密度」的地區,每日亦有數十家來自世界各地的機構報紙運往澳門,近年亦有民間團體以「澳門」為主題在網絡發表文章,而修改澳區「國安法」對我就讀的專業所帶來的影響,可先從新聞傳播方面講起。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新聞多元性及自由度有著明顯的下降現象,大量非建制背景、獨立營運甚至由大學學生主導的新聞機構因面對港區「國安法」的無形壓力而被迫停止營運,部份機構的負責人更被拘捕和定罪。

ad

即使本澳的傳媒行業與香港有著極大的分別,而隨著澳區「國安法」的修改未免難以令人憂慮澳門新聞的多元性及與自由度會更進一步縮減。

除此之外,澳區「國安法」修法令人不禁擔心會否影響到言論以及學術自由。高等教育院校理應為一個可讓學生思考及研究各種問題的地方,課堂的討論以及學術研究在「國安法」修改後會否影響同樣是擔憂的要點。對就讀創意媒體方向的學生,全澳門市民的創作自由的影響或更甚。在網絡上不時會見到以影片、音樂、圖像甚至二次創作的方式去評論/回應時事,修法後可能需要擔心創作的題材會否過於「敏感」,又或是會否觸犯法律。

是次諮詢文本除了法律內容範圍過於含糊,同樣受社會聲音質疑的是對於「叛國」、「分裂」、「顛覆」、「煽動」等的定義一樣含糊,法律的適用範圍亦極為廣泛,理論上地球上每一個人都受澳區「國安法」約束。即使當局表示須按具體案例分析,但在缺乏清晰的概念下,每個人對上述行為的定義或會有不同的理解,不禁令人擔心權力會否被不當地運用,甚至是無限擴張。以往合法的「敏感行為」,可能就變成在犯法與沒犯法之間游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