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9 街市如何「活」下去
對現代人來說,街市是一種怎樣的存在?似乎可嘆冷氣、乾淨企理的超市已可代替其功能,又或人們已厭倦本地街市「吊高來賣」,轉奔向內地價廉物美的市場?那,澳門的街市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政府訂立《公共街市管理制度》法案時明言,期望加入競投制度等為街市注入新血、增添活力。本期專題,我們也嘗試從情懷、現代化管理、歷史價值等層面探討街市繼續生存的可能性。  以街市特有的人情味和服務態度留住顧客,或從歷史價值、文化底蘊開始作推廣以延長壽命,甚至修法規範街市管理、去除舊有亂象這些都或能為街市注入新血和活力。然而這些所謂「活化」的手段是否可行仍是未知數,街市要如何「活」下去這命題,並非能在短期內找到答案。 

看見街市以外的價值 

2021-07-09 街市如何「活」下去

文:記者西西子

時間:2021年07月9日 1:01

 

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城規會委員呂澤強

澳門的街市除作為功能性建築外,還有何種法寶可延續活力及價值?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城規會委員呂澤強與《論盡》集中討論,紅街市及雀仔園街市兩座建於20世紀30年代的建築,在街市功能以外有何可能性。 

紅街市出現凸顯小城跟得上世界建築潮流 

呂澤強表示,該兩座建築物在建築價值上,反映了20世紀初西方對現代建築風格的探索。他稱,西方世界特別是歐洲,於20世紀初開始探索現代設計語言,如不用現代柱圓拱裝飾等,而是採用簡約的幾何圖形作有關設計。其中1936年落成的紅街市屬「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他提到這種風格於1925年才開始在國際上出現,在當時沒有互聯網、資訊傳遞慢的時代,該種風格不足10年就在澳門出現,顯示澳門的建築很貼國際建築潮流。

紅街市外觀

澳門現有9個街市:營地街市、雀仔園街市、下環街市、紅街市、台山街市、祐漢街市、水上街市、氹仔街市、路環街市澳門其他街市都歷經改建、重建,惟紅街市及雀仔園街市這兩座屬於20世紀30年代的現代建築被保留。 

呂澤強表示,紅街市的建成與附近區分的規劃有關。當時澳葡政府想要開發高士德雅廉訪美副將一帶,將該區域打造成中產階級的聚居地。他介紹,該區曾有很多帶有花園的兩層高別墅,但現時建築已被拆掉,不見痕跡。政府原意想讓土生葡人中產華人等有不同種族的人聚居在此,故除住宅區還設有社區設施,而紅街市便是作為社區設施被規劃在內。另外,紅街市外的小販區是原本預留的泊車區,以便市民買菜時泊車之用。至於雀仔園街市的建成則是與該區現代化有關。雀仔園街市原本是墟亭類似嘉模墟,後整區重新規劃,建成現時所見的現代化雀仔園街市。

雀仔園街市外觀

兩座街市的未來會如何?呂澤強認為,紅街市作為街市的功能的影響還是很大但是雀仔園街市的存亡則較為視乎該區的社會發展及社區需求當然,在探討街市的未來可能性之前,他強調最好是維持兩座建築作為街市的功用,並一直保留它們原狀 

街市有多種可能性?歷史價值是出路? 

呂澤強指出,街市變為別的社區設施或是其中一個選擇,其他地區有不少活化街市的例子。認為若該建築組的整個外型和裡面的空間格局得以保留,內部可重新設計迎合其他功能所需,設有文創藝術等類型的商店,作為轉型 

街市又能否成為導賞點或歷史教學點以延續壽命他認為,街市可以作為本地歷史教育的一部分它們不僅是一座功能性建築,當中的變遷史同時也是城市變遷的記錄,還可講解有關建築在建築設計上的價值、風格。澳門不只有世遺教堂、廟宇可以導賞,街市也可以。

紅街市內部格局

他又提到即使新建的街市也有其建築特色,以祐漢街市及營地街市為例,兩者皆為後現代主義設計,但一般人不知道,只當其是一座普通建築物。 

談及街市建築風格及歷史價值較少在澳門提起,呂澤強認為或與建築藝術、設計的教育和推廣在澳門較弱有關。他指出,本澳較為著重建築物的功能、實際功用,而忽略建築風格,對於街市住宅甚或商業大廈大部分人只看到用得好不好好不好用。或是近年澳門申遺成功,又多了關於建築藝術的宣傳講座,會聽聞過新古典、巴洛克等的建築風格。 

他亦提到,甚或在未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之前,除了已被評定的不動產外,都未必有人了解歷史城區內的很多建築物的過去。但後來隨著政府的推廣和重視,都可找到誰人設計、什麼風格、幾時興建等的相關資料。故相關歷史、文化價值的推廣則是視乎當局有多重視 

現代建築不太受重視 

即使為街市想好了未來出路,在澳門也未必有市場。呂澤強表示或到時參加導賞團的或者來來去去都是些熟悉面孔,那些對建築、歷史有興趣的人但認為認識澳門的歷史及東西文化交流的結晶是需要的。  

「澳門現代建築文化地圖」所記錄的有價值之現代建築

不過,從目前看來,無論政府還是市民對現代建築的重視程度也不大。他提到,數年前有團體製作過「澳門現代建築文化地圖」,記錄了本澳有價值的現代建築物。但幾年過後,當中很多建築物已經消失及拆卸。又如新中央圖書館的設計並無原址保留愛都酒店壁畫,甚或有些人醜化標籤化該幅壁畫,但愛都酒店也是具價值的現代主義建築物。 

他表示,以澳門的特殊歷史背景,無論是20世紀前後的建築物都有其歷史、文化價值 ,體現了當時東西方在城市設計建築上的新想法及文化交流等,而這些想法在澳門被保留下來。若政府對現代建築不重視只看到世遺的重要性,那麼20世紀的澳門歷史或會真空,像是與世界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