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有種學校叫遊戲論盡紙本
近年來,澳門的規劃團隊在遊具的設計上,似乎開始改變了風格,引入了探索式遊具、也增加了功能較為靈活的遊具。不過在整體的觀念上,我們仍然缺乏對自然素材的重視,而且幾乎沒有自然遊戲的空間。 我們仍需要在這個重要的問題上,持續地討論和反思,以期為兒童帶來更多福祉。畢竟,兒童是城市的未來主人。

為什麼我們要討論遊戲空間?

098 有種學校叫遊戲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21年06月30日 10:10

澳門傳統、小型公園內通常配設一些功能單一的兒童遊戲設施。資料圖片

玩,對於成人來說是娛樂,是生活的復原;對兒童來說是成長,是生活的獲得。
——遊戲場運動之父Joseph Lee 

空間即權力

以前我們並不談論遊戲空間,因為那個時候的城市還不是車水馬龍、人口密集的居住空間,基本上兒童還可以在街區自由走動,穿街過巷尋找樂子。自由使用空間的情況下,遊戲是那時候的兒童自己創造的,所以也無需討論遊戲空間。

但都市化的過程中,城市逐漸演變成一個功能分區嚴格的地方,兒童的活動空間被嚴重限制在室內和一部分的室外,特別像澳門這樣人多地少的小城市,兒童的遊戲空間尤其有一種和車道、地產爭奪的緊張拉鋸感,加上對兒童過分保護的文化傾向,僅有的遊戲空間也呈現關頭化、缺乏兒童探索的遊具。

我們需要多少安全?

安全並非不重要,現代都市的馬路設計以行車為主,兒童已經無法像我們的父母的年代那樣自由遊走街區,這也是需要承認的事實。早期美國的兒童遊戲場甚至不允許出現盪鞦韆等「危險設施」,對安全的過分重視製造了大量一模一樣的罐頭公園,當然後來得到了充分的反思。現在的美國也還在持續著對兒童遊戲空間的思考和轉型。那我們城市的空間設計呢?曾與設計遊戲空間的建築師聊過,他常常因為設計的遊具不夠「安全」被家長投訴。過分的保護成為我們的孩子成長路上一個絆腳石。

文章開頭所引述的「遊戲場運動之父」Joseph Lee的說話告訴我們,遊戲對於兒童來說,是成長的必然組成,是生活的必需品。現代也有很多研究發現如果缺少遊戲,兒童將有可能在學習能力、心理狀況等方面出現問題。城市的兒童空間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的育兒方式、人和人之間的相處。當空間沈悶無趣且不足,兒童就無法獲得足夠的運動及探索,也影響了他們之間的健康互動。其後果不僅是更多成長養分不足的「圈養兒童」,更是增加了照看者的壓力。兒童遊戲空間雖然不被歸為教育的場域,但它對一個城市的下一代的影響,可謂舉足輕重。

自然遊戲的融入

早在2005年,美國的教育學者理查.洛夫就提出了當代孩子的一個重要的問題——「大自然缺失症」。當代都市的孩子因為缺少和大自然的互動,逐漸增加焦慮、過動、憂鬱等身心靈疾病的風險;而缺少與自然的連結更會失去足夠的動機和能力進行環境保育的行動。教育專家們的反思也在西方一些國家的公園設計裡得到體現,例如英國出現以廢墟和火為主題的公園,德國的公園也是充滿了玩沙、玩水等自然細節,日本的公園不鋪設塑膠地板以沙地為主等等。也許這些較為自然的公園增加了兒童受傷的機率,但我相信更加增加了一個國家下一代生存的能力和勇氣。

近年來,澳門的規劃團隊在遊具的設計上,似乎開始改變了風格,引入了探索式遊具、也增加了功能較為靈活的遊具。不過在整體的觀念上,我們仍然缺乏對自然素材的重視,而且幾乎沒有自然遊戲的空間。

我們仍需要在這個重要的問題上,持續的討論和反思,以期為兒童帶來更多福祉。畢竟,兒童是城市的未來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