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我們都是記者2021-03-26 我們都是TDM葡文記者/澳門記者論盡紙本
澳廣視葡文新聞台被指遭管理層「干預編採自主以至新聞自由」事件,不但在本澳備受包括前線記者和傳媒團體的強烈質疑,甚至引起國際傳媒組織和葡萄牙多方的關注與評論。然而,這絲毫動搖不了澳廣視管理層整肅葡文新聞部的決定。無可否認,事件對澳門社會造成不利影響,無論是對本地的新聞自由還是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國際形象。

TDM葡文新聞部編採自主疑受損  違法又影響國際聲譽? 

096 我們都是記者2021-03-26 我們都是TDM葡文記者/澳門記者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3月28日 2:02

澳廣視(TDM)執委會被指早前向其葡文新聞部發出9條指引有律師認為,相關指令或涉及違反法律所賦予的新聞言論等自由,也將影響新聞業本身的運作及公眾的言論自由,甚至波及澳門和中國的國際聲譽。有傳播系學者則認為,英葡文媒體作為世界了解澳門的窗口,也是非中文使用者與澳門相維繫的紐帶,有其重要性。 

本地大律師高禮華。(相片由本人提供)

大律Almeida CorreiaTDM指引並法律依甚至違反法律規定他引述指出,指引或違反出版法32c7)、本法》(第827411987的《中葡新聞工作者立性和新聞自由的有規定他特別指出,《中葡》是交存的一項約。此,政府或新聞局,並TDM的負責人修正然違反法律的行 

恐懼文化令人人自危、噤若寒蟬 

另一方面,相指引亦重影新聞本身的作及公的言論自由。高表示,有的指引或引起記者恐慌,甚至保住工作而失去其精神。他些指引像病毒一公正和立的新聞界蔓延,破其基於任何真履行該並以尊重事真相的記者,都是良知的。其次,若所有信息被擇和刪除,有損公新聞及相的信心。他亦一步指,只有裁政才不能彰新聞自由輿論和透明度只有害怕自己人民的裁者和統治者才不接受新聞自由和解自由。 

此外,高禮華提到,當人們知道自己的意見不會被接納時會傾向於什麼都不說。然後一種恐懼的文化被建立,屆時只有對政府有利的、被政府支持的見解才會為人所知,即使是錯的或不正確的決定由於擔心工作上或事業上的政治報復亦不得不妥協他指出,恐懼文化是一種病態的社會一種感覺軟弱無力的霸道政權文化。他們之所以感到軟弱,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做錯了並沒有得到民眾真誠的支持。 

高禮華指出,最嚴重的後果或將影響澳門和中國的國際聲譽,該種做法或為社會、新聞業和中國的信譽以及「一國兩制」的原則做出了可怕的貢獻。他引用早前兩個新聞工作者協會的說法,充當任何政府的宣傳工具不是新聞工作者的工作。記者必須在職業實踐中遵循道義規則,這些在國際上公認的規則,也始終是最優秀和最受尊敬的新聞工作者遵循的規則。 

林玉鳳:英葡媒體有其重要性 應予以新聞報道的空間 

澳大傳播系助理教授、直選議員林玉鳳。

澳大傳播系助理教授、直選議員林玉鳳認為,作為公共廣播機構TDM有責任宣揚官方的政策、信息,但最主要還是作公共廣播的服務,為公眾服務。而葡文甚至英文媒體,作為母語非中文及非華裔人士了解澳門社會大小事的窗口,也是將這些人士與澳門社會相維繫的紐帶,有其重要性。因此,只要相關報道合法,是如實反映社會現況,是中肯的評價,應該「畀返佢哋有個空間去做呢個工作(新聞報道)」。若僅為小心提醒記者免踩地雷,亦可開誠佈公地談。  

她表示,「其實過往特區政府喺處理澳廣視上面都相對克制小心咁就唔會好明顯有啲乜嘢大嘅變化尤其係新聞報導其實佢哋TDM英葡文部係可以相對獨立小小去做嘢TDM尤其是英葡文部我諗要畀返個空間佢哋咁佢哋可以除咗報道新聞維繫少數族裔社區之外對嗰啲人建立對澳門嘅歸屬感都好重要 

林玉鳳亦指出,法律已明確規定「有啲咩做得、有咩唔做得」,只要不涉及違法報道,是中立、客觀、不涉及政治偏向的報道已經足夠;關於國家部分,她認為須尊重政權。過去英葡媒體的工作曾被讚賞,她亦認為有關的報道有助非中文使用者的居住人士建立對澳門的歸屬感、維繫葡人社區,還有一個重要功能便是讓外國人、外地人、國際社會了解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