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7 新聞自由 港澳齊鳴每週專題
前周日,香港新聞界才舉辦了「反滅聲」遊行,數日後卻傳來《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重傷的事。香港的新聞自由正遭受全方位的攻擊。在澳門,雖然還沒有針對新聞界的刀手,但黑手早已存在。 本報編採組繼「反滅聲」遊行後,採訪了澳門的「默站」行動,並再一次到香港,探訪了「新聞界-企硬-反暴力」系列行動。另外立法議員吳國昌亦分析了未來新聞界的形勢,並提出進一步改革澳廣視的方法。不過,面對政府和金權,只有記者發聲,是孤掌難鳴的。但願讀者除了「默站」、關心劉先生的安危外,也能為港澳,特別是澳門的新聞自由出一分力。

香港傳媒學者:港澳台傳媒界「團結很重要」!

2014-03-07 新聞自由 港澳齊鳴每週專題

文:採訪、文:葫蘆

時間:2014年03月7日 8:08

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遭暴徒襲擊身中多刀重傷事件,揭示香港新聞言論自由的危機愈趨嚴重狀態,香港新聞界尤其前線記者奮力抗爭;港澳唇齒相依,傳媒生態環境早己趨惡劣化的澳門,對香港現況自是感到身受,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於三月一日發起了在三大巴牌坊「默站」行動,亦以「港澳齊撐新聞自由」為主題。

毫無疑問,港澳行家在未來日子必需守望相助,共同捍衛新聞言論自由。「論盡媒體」在上週日(二號)再次到香港採訪「新聞界-企硬-反暴力」的默站及遊行行動。曾任教澳門大學傳播系、現任日本國際教養大學全球傳播研究院副教授黎佩兒表示,港澳台傳媒界需相互支持,「團結很重要!」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指出,港澳傳媒界需以積極態度去面對嚴峻的挑戰!

黎佩兒:港澳台傳媒界「團結很重要」

黎佩兒指出,香港新聞自由其實近年跌得很快,「但現在好似是等不及的樣子,有些人好似無耐性了,由以前的警告、告記者甚至坐監,到現在是更加嚴重,去到人身安全的斬人,(新聞工作者)生命受危險。所以這一種恐怖,以前都知道誰是債主,誰來攞債,告記者都會先來一封信,都知道誰告、誰拉、誰囚。但現在,甚麼都不知道。這一種恐佈好厲害。」她認為,劉進圖事件並非一個人的事,而是關係到我們所有人的,當中記者固然攸關,而寫作的人、教書的人,所有同言論、意識形態有關的人,即是一般人也有關係。「這件事並非個事件, 而是連串的,一步一步,愈來愈犀利,但同時又係不明不白,難水落石出,除非警方真的出力做。」

港澳兩地新聞自由在回歸後,都不斷被收窄,人們疑惑是「一國兩制」可還有說服力嗎?黎佩兒表示,兩地相互依存,澳門新聞自由差,大家都知;但現在連香港也變差,而且連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脅。「現在那裡還有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中的港澳應有寫、講、研究等各方面的自由,但現在情況卻與內地差不多。一唔啱咪斬你囉,唔通仲得閒寫信告你呀?現在的情況,是無法治精神,香港冇晒法治。」

面對港澳似進入一個荒謬的時代的狀態,黎佩兒則認為對未來也不需完全悲觀,當中就以香港連續兩個星期日舉行的捍衛新聞自由行動的參與者眾多可見,不但新聞界的舊雨新知都站出來,包括很多市民以及澳門人也都過來。「雖然是很悲哀的事,但同時都激起很多人,明白了這件事並非個別人士的事,係大家都有關係,都係倖存者。這件事並非只鏟一個人,係當大家都冇到,係當新開界冇到、法治冇到,也當管治者冇到。大家都有責任,市民有責任,並非係記者的事,港澳市民都要關注。」

顯然,對劉進圖事件,香港新聞界固然奮力反擊,澳門和台灣新聞界都有發聲。黎佩兒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其實三地新聞界一直有交流;今次澳門及台灣的新聞界的回應行動很快。「只要有心,就可以做到,無需大家辯論十個鐘。若覺得關己事,就要起來,發聲音、行動。行動起來,連絡自己的行家,團結好重要。」她表示,三地行家要更緊密地相互支持行動,可以繼續。「暴力的力量很多,或還會有其他人被斬。然而,記者精神狀態很重要,為維護公義,為不合理發聲。其實其他人也有這種精神,這就是我們要堅持的,會繼續,也必須繼續下去!」

杜耀明:以積極態度面對嚴峻挑戰

不必諱言,澳門傳媒生態環境早已趨向惡劣化,香港自由環境近年也迅速變差,對未來前景可有樂觀或會更悲觀?杜耀明認為,客觀環境上,一步一步走過來的狀況實在是令人們有多少的悲觀。但無論環境怎樣的悲觀,「我們面對這個處境,我們只可能去做,只能講不能用樂觀或悲觀去形容自己看法,應用一種積極或消極去自已做一個選擇。」 他強調,大家應用積極態度去面對現在出現的很嚴峻挑戰,「我們不知道,積極回應(結果)會怎樣,但消極時我們新聞自由會玩完,我們的一國兩制亦都會玩完。」

今次的劉進圖事件也同樣在澳門傳媒尤其前線記者的高度關注,並少有地公開作出了聲援香港行家的行動。杜耀明表示,澳門和香港都是特別行政區,基本制度是類似,不過程度上有不同,這就是澳門由於歷史因素所影響,所以開放程度沒有香港大,「但大家其實類似的,在資訊流通下,大家的互相感覺是有,很清楚的。所以,今次事件由於對香港社會整個制度嚴峻挑戰,也明顯染感到澳門新聞工作者。」他認為,香港這事件亦令澳門新聞工作者檢視在制度上,中央達到原先承諾。「我們都要反省,以及用我們行為去維護這種很難得、但很需要的新聞自由」。

杜耀明指出,澳門新聞界其實較香港更長時間和更多地面對新聞言論自由的壓力和被壓制,所以對這方面情況香港應可以借取,研究澳門之前所遇到以一些情況。他認為,港澳兩地都面對較以前更加不良的景况,「所以大家都要一齊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