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未能進入議會的挑戰者心聲:

2013-09-27 是哪裡出了錯 每週專題

文:論盡

時間:2013年09月27日 11:11

洪榮坤:

選舉結果是,反映全澳門市民都輸了!選票明買明賣,我們卻無法阻止和控制;另一方面年輕人又沒有出來投票,澳門的廉潔度明顯下降。那些選舉法例,根本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我感到失望。但今次是好好的嘗試和經驗,我們將會總結並宣佈2017年繼續參選,希望喚醒年輕人。

張榮發:

梗失望!都係賄選得來的,投票有免費飲茶、專車接送、有錢收,政府又無監管,對選管會無晒信心;執法部門根本乜都當睇唔到!(四年之後會否再參選?)四年之後的事太遙遠了。

訂閱每月紙本

潘志明:

我接受現實,無話失望唔失望的,我只替支持自己的朋友失望。

李少坤:

每一屆都係咁架啦,黑金政治!民主選舉在澳門很難了,我自己係廉潔選舉的,我接受結果。看情況吧,下一屆再出來參選的機會都大的,因為要將澳門人的思維改變,年輕人都不出來,多得財團,攪到澳門餐飲業咁興旺啦!

關偉霖:

無乜特別失望,只恨公民意識未夠,年輕人投票的亦少,心目中當然期望自己得票會高一些的。我覺得選舉指引始終不夠清晰,利益飲食又無規管,盼望四年後政治生態會有改善;兩屆參選發現,自己沒有新票源,唯有繼續努力,下屆不排除都會再參選,服務社會沒有停止的嘛。

高岸峰:

選舉過程中體會最深,是選舉法的規定和指引不清晰,如何掌握和理解都有歧見,例如何謂偷步宣傳,希望將來可以更明確;選舉經費方面,有資源的組別絕對有利,是否應該分清楚有社團背景和無社團背景的候選人?現在好像,錢多就贏晒?!另外,有感相關法律不作為,個人認為,年輕人的少參與,符合澳門狀況,呼聲、網上、未必比以往差,只是跟以前類似,或許投票時間有影響,九月中,到內地和台灣升學的澳門學生有四千多人,能否考慮加入海外投票?或更改投票日期助青年參與?要知道不會有多少學生逃學或多買一程機票回來投票。學校教育方面,希望能讓學生認識更多,這是公民意識。今次我們有1600多票,以前無指標,現在知道努力的方向,不會被打沉,四年後也有目標再參選的。

李漫洲:

對結果都很詫異,因為民聯一下子取三席,學社和工聯得票都明顯下跌。今屆覺得賄選容易到好似買菜咁,登記、上車、投票,中間做了甚麼不容說了,有市民在紅街市都致電我話見到賄選;那十四宗劃票間自拍,都十三宗罰款一宗緩刑啦,九月十三日那宗賄選案,又無左下文啦,以前係翌日即公佈的,這樣不是罷明鬆手係咩呢?我直頭覺得今年比96年賄選更嚴重!但當年的媒體都尚且敢講,今年大部分媒體也無報啦。回歸後,2001年第一屆最好的,之後則一屆差過一屆,執法機關是選擇性執法,包庇賄選,但正因為這樣不堪,下一屆我們更加要繼續參選!

梁石:

對整個選舉都一直失望,很不公平。儘管我們如果將收齊的資料向廉署舉報,甚至連賄選單位的理監事名單都交上,廉署都好像不去查。而我自問一直堅持攪工運十多年,卻最後換來只有225票,確實是失落,失落不是因為我落敗,而是覺得澳門就輸給金錢,也輸給澳門人見錢開眼的思維,他們完全不去理誰人曾為他們發聲,無論誰人做工運也很渺望了,特別我們這種無資源的組別。那天投票日,我直頭見到美居酒樓一枱一枱食完有人幫手俾錢,我飲咁耐茶都未見過,張單跟平時不同顏色的,上面有記號,你說這些是甚麼?我們一味為基層發聲,不知得罪多少權貴,我們有份參與的「倒陳」遊行得百多人參與,那個甚麼貓狗遊行卻有千多人,你說對這個澳門不是心灰意冷是甚麼?啱晒政府,政府根本唔想我們這些基層團體壯大,現在澳門人生百態,我接受結果,我只是覺得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