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1 從論壇「死因不明」看澳廣視改革路坎坷每週專題
事前毫無徵兆,澳門論壇在去年12 月30日「突然死亡」。事件引起的社會反彈和有關「論壇之死」的種種揣測,並未因為新聞部負責人的一方解說-- 「人手不足」而告一段落。論壇離奇死亡的背後,有人或會把要求復辦、到澳廣視抗議的呼聲「歸類」為政治操作,但在9月立法會選舉在即的敏感年份,更值得公眾關心的是,是否有人正企圖藉此收窄澳門議政的言論空間?消除一些社會雜音?令澳門多增一點和諧幸福感?當中是否也隱藏著一些拙劣的政治操控?這個謎團無疑是關係著更大的公眾利益,有必要弄清楚、說明白。 澳門論壇不是辦得最好,選題的尖銳性、論政水平、與現場觀眾的互動仍然有不少改善空間,但這卻是目前全澳最開放和透明的直播電視節目,真正做到市民想講就可以講!一切在鏡頭底下顯露無遺,這也是澳門論壇與其他時評節目最大的分別。刻意重塑「公共廣播機構」形象的澳廣視,更有責任為公眾創設公正、開放的討論平台,然而,這次「論壇之死」卻與其定位背道而馳。 今期我們專訪「不怕廚房熱」的澳廣視執行委員會主席梁金泉,總結他作為「企業醫生」近2年來的改革歷程,是否能達到當初「澳廣視策略發展工作小組」報告提出的期許?作為電視台最高話事人,如何實踐尊重新聞自由和編採自主?

給「論壇之死」一個交代/由CEO梁金泉親自解說

2013-02-01 從論壇「死因不明」看澳廣視改革路坎坷每週專題

文:編輯小組

時間:2013年02月1日 8:08

論壇離奇死亡因人手不足?

《論盡》︰澳門論壇算是澳廣視近年受市民關注的一個節目,更重要是,它發揮著一個公共廣播機構應有的功能。現在新聞部說人力資源不足就突然停播,但剛才你說整間公司人力資源已經獲得相當大的提升,中葡文新聞部總共有130多人,那究竟誰說的算呢?

梁︰當我聽到這個「人力資源不足」的話題時,我第一件事要做的,是查證是否真的人力資源不足?所以,現在他們要提交報告說明,讓執行委員會檢查。……它比較客觀,你說播新聞好不好?這是很主觀的,但伙計夠不夠,就很客觀的,騙不了人的。假如真的有真憑實據證明人力資源不足,我們又要達到某個服務水平的時候,應該要考慮他們的困境。

但是,我們也應該要尊重新聞自由,新聞部將來要不要復播澳門論壇,又要怎樣復播?其實仍然由他們自己決定。因為在澳門有個很有趣的情況,很多人認為,新聞自由是外行人碰不得。既然他的理由不是新聞自由,而是人力資源不足,那麽我們當然要很科學化地找出問題,現在他們就在做這個報告。

澳廣視行政總裁梁金泉
澳廣視行政總裁梁金泉

《論盡》︰由哪些人負責這份調查報告?

梁︰已經責成新聞部就他們的人力資源不足提交報告,到底人力資源如何不足?因為我們公司的規模基本已經定了,新聞部已經增加了一成人,雖然現在工作量大了,但大到什麼程度呢?現在他們說人手不足,那就給出數字來看看,現在他們正在整理這些資料。

論壇生死 梁金泉:要尊重新聞部

《論盡》︰那是否意味「澳門論壇」會繼續停播?

梁︰因為現階段還沒有報告,又未有開會討論,對我來說,目前不適宜討論人手是夠還是不夠,因為還沒有提供到相關的訊息給我們驗證。……但我覺得,現階段來說談論是否復播的問題,不應該是現在就能決定。當然,我們有個想法,就是說一個好的節目,為什麼不可以繼續向市民播放呢?有人問我,梁金泉你是否要停了這個節目呢?但我想,既然我開了這節目……

《論盡》︰也就是說停播這件事跟你完全沒關係?你事先不知道這事?

梁︰我之前不知道人力資源不足,他有第二個理由,但就不是人力資源不足……

《論盡》︰是什麼藉口呢?

梁︰這個不適宜在現在說什麼了,否則,你就會把一樣東西改成另一樣東西了。

《論盡》︰我們很想知道,一個公共廣播機構應有的功能,而且是受市民歡迎的節目,現在說停播就停播,你說這無關新聞自由,但這到底是否一個負責任的表現呢?

梁︰這個時候你問我,我又回答不了你,有如「個仔係我生嘅,依家個仔死咗」,你反而問我,說你什麼什麼的……現在我個仔都死咗啦,你還要打我?對嗎?

《論盡》︰我們很強調要尊重編採自主,但當編採自主偏離了一些基本原則時……

梁︰我的聲明已經說得很清楚,其實當初我開辦這個節目的時候已經問過新聞部,新聞部說OK,然後我才開的。不是我梁金泉說開就開,所以,凡是跟新聞部有關的事情,他們是有權去做的,在這方面我們要尊重他,我們不能指手劃腳,這個節目怎麼不播長一點?這個訊息怎麼不播多一些?

其實我們收到很多電話投訴: “喂! 梁金泉! 為什麼播我的新聞時間這麽短? 我們辛苦做那麽多事情,為什麼才給我們一分鐘等等,別人說三道四的又給他們兩分鐘?” 其實在我心中,我不會打電話給新聞部的,我不會說這個弄長一點,那個剪短一些。

我覺得有些事情我只是負責管理,但裡面有些事情,特別是跟新聞部相關的事情,應該交由他們自己負責。

《論盡》︰但如果他有可能偏離一些基本的原則時,你都不管?

梁︰因為整個調查都還沒有完成,如果我現在亂說什麼,其他人一樣會覺得不公平的,對吧?我不能「大石壓死蟹」。他(新聞部)的理由是人手不足,那麽你就要給我一個答案,對吧?答案出來了,又不是不可以公佈的。公佈之後,我們都要再問他辦不辦?

《論盡》︰作為公共廣播機構,唯一可以讓市民直接表達意見和討論的電視直播節目都要停播,這難免會令市民失望、甚至憤慨?

梁︰你又知道我生不生氣嗎?因為一定要有調查出來,才適合作評論。作為一個執委會主席,如果我有種心態 :有沒有搞錯?我的東西你都敢停?殺了他! 這已經是不公平了!對吧?所以,我覺得尤其作為主席,在所有事情揭開之前,我不適宜判斷誰對誰錯。當所有事情都交待出來後,你以為可以藏得住嗎?因為要呈交給上層,我們有董事會,董事會又會呈交給政府代表,對吧?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掩埋一些事情。我覺得,公道今日要爭取,但為什麼這些事情不等到揭了盅,然後才說公道呢?

CEO非說了算 梁:專業爭議專人解說

《論盡》︰之前已經有好幾次示威遊行到澳廣視表達不滿,作為一個管理者,你會怎麼處理這些意見呢?

梁︰我想這家公司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公司,它不能全部採用一般「由上至下」的管理模式,因為剛好有一個新聞部。新聞是一個很敏感的事情,不是一般的管理人隨時可以動它,因為它牽涉的面太廣了; 也不是說這個有盈利我就做,這個沒盈利我就做。我覺得,既然新聞部有這個責任去判斷究竟新聞如何取捨長短,我想這個應該交由專業人士負責,而不是由我們這些管理層去做。

執委會中,有人是專門負責管新聞的,我覺得應該由這些人去解釋這些事情。因為這是一個「委員會」,而不是一個「獨裁會」,委員會裡面有專人做些事情,就由他們負責。舉個例子:有人說他家裡的訊息接收不好,我根本回答不了他。我們有工程人員,他們知道原因,就應該由他們去回答。

《論盡》︰調查報告出來之後會否向市民公布?

梁︰現在我很難告訴你,因為執委會不是由我一人說了算。假如大家認為需要公開的話,那就公開吧 ; 但如果(執委會)投票認為不公開……老實說,我也不可能硬要公開,因為這個遊戲規則已經不是CEO決定,而是一個執行委員會。我只是負責「主席」一職,只是其中一張票,而且因為有專人負責,為什麼不由專人作解釋?為什麼一定要由一個不懂天線的人去講天線的問題?

《論盡》︰現在執委會中是由羅崇雯女士主管新聞部,你對她的工作表現有何評價?

梁︰她去年九月才上任……例如之前江濠生在澳廣視工作了十多年,所有的事情都是錯的嗎?也不見得。有些事情表面看來是浪費,但你又不是當事人,又沒有在當時的情景,但至少這個基業是他打出來的。如果說,早知這樣就不找他,有早知就無乞兒了。其實大家都忽略一件事,委員會是政府委派的,不是我請的。

《論盡》︰現在澳門論壇說停就停了,你作為執委會主席似乎也相當無奈,這是不是說澳廣視出了問題,如果不是你直接主管的,你都不會去理會呢?

梁︰不是不是,當然有人主管的時候就由那個人負責,沒人主管的,就由我負責。

《論盡》︰如果出了大問題的時候呢? 

梁︰那我就去坐牢啊!沒人負責就由我負責。

《論盡》︰據了解,澳門論壇停播是沒有通過編輯委員會一致決定的正式程序,是否某些人憑著權力就直接停播?你怎麼看呢?

梁︰這個事情是你告訴我的,但其實我們仍然進行調查中,因為外界有很多傳言,我們至少都要先查證,了解實際的程序是怎樣的。例如: 有伙計告訴我這個機器維修好了,難道我真的要去試一下嗎?我當然要相信他們,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每個人都有他的責任。

你可以想像,作為一個執委會主席,絕對不是像你所說的,飲水機乾不乾淨?我又去看看;空調壞了,我又去看看,是不是?老實說,面對一家600多人的公司,你不能期望一個主席從頭到尾可以負起所有的責任,但是,當然到最後還是由我來負責。所以,你說聽到很多傳聞,很老實說,這些傳聞我們仍在進行調查中。有立法會議員質詢,我們也要回答政府,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出了什麼狀況。其實,未來整件事是不會藏起來的,也沒有能力藏起來,一定是要將所有的事情告訴所有人,對吧?但現在還未有調查結果就做任何猜測的話,其實對很多人都是一種損害,我覺得沒這個必要。

《論盡》︰但風火台改版已經傳得沸沸揚揚,說已經是最後一次。有些風火台的嘉賓主持已經在上星期說,這已是最後一個星期了,接著又用「新的模式」去做,但據說突然間羅崇雯女士要到九月才接手風火台,那是怎麼回事?

梁︰這些事情,外界有很多傳聞,但對我來說,一定要有一定的事實根據才行,我不反對外界的傳聞,但我總不能夠跟外界的傳聞走吧。一家公司,你今天還見葉國華在說個不停,你又怎麼能夠說它下個星期就停播呢?……很多事情,每次都要我回答,你要我怎麼可以每個問題都答到呢?所以,現在面對一些爭論的時候,你看到我都會先做一個聲明,這個聲明是否讓人滿意是另一件事,至少我把所知的情況告訴大家。外界接不接受很難說,但我知道多少就說多少,沒有藏起來,也沒有誇大,把責任推給誰誰誰。

6.jpg_effected 7.JPG_eff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