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動物與我

二龍喉公園的黑熊 Bobo 遺體被製成標本事件軒然大波。有市民希望可為 #Bobo 舉行葬禮,並反對將之製成標本。箇中種種,關係到澳門人的生死觀、動物觀,乃至動物在我們社會扮演的角色。事實上,打從 Bobo 被安置在二龍喉那刻開始,他的所有事就不是如民署所言,是一件可以「科學歸科學」的事。究竟黑熊 Bobo 為何不應被製成標本?為何熊貓心心被製成標本沒遭受激烈反對?如果其他動物可被製成標本,為何黑熊 Bobo 應是例外?在思考以上種種的同時,或許我們更應探問:動物與我們的權力關係是甚麼。

《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作者:Hal Herzog。
Bobo是甚麼,由誰說了算?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者言

二龍喉公園的黑熊Bobo遺體被製成標本事件軒然大波。有市民希望可為Bobo舉行葬禮,並反對將之製成標本。箇中種種,

圈養的海豚出現欺凌現象。
控制大自然的欲望VS尊重生命 謝曉陽:重要的不是法例 而是教育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

2016年9月1日,澳門的《動物保護法》生效。而在澳門,動保議題焦點可能多集中在貓狗,其他則較少討論。本身是學者的

動保Q&A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

常聽到一些對動物保護的爭議。支持動保的謝曉陽有何看法? 為何可吃豬肉,不可吃狗肉? 謝:兩樣都不該吃,但這事(哪種

澳門劇場導演莫兆忠。
圈養議題不是非黑即白 從動物與人的關係出發 莫兆忠:動物教育也是生命教育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

「我最記得那時在花蓮上工作坊時,有老師提出一個問題:究竟甚麼令我們的慈悲,從人及至於動物?他提出一個問題是:人本身

澳門保護遺棄動物協會聯同七個動保團體在二龍喉公園舉行悼念黑熊Bobo的集會,反對民署將Bobo製作成為標本,有超過一百名市民參與。
逾百市民集會悼Bobo 批民署漠視民意 質極速製標本是早有預謀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

澳門保護遺棄動物協會聯同七個動保團體於十二月一日,在二龍喉公園舉行悼念黑熊Bobo的集會,反對民署將Bobo製作成

網上專頁「我們的Bobo」一連三日於塔石藝墟的攤位放置了弔唁冊,兩日來有數十名市民到攤位寫弔唁冊。
動物園的角色是甚麼?──再看黑熊Bobo標本事件 2018年12月18日|文:馬留

國際生物學泰斗珍.古德認為一個「好的動物園」在兒童身上扮演的一個很重要的角色。的確,動物園是否真的能有教育上的影響

對於最近「Bobo遺體處理」爭議,「綠色生活」發起了這一次網絡調查,希望藉此了解公眾對於 Bobo遺體的處理態度,以及因此所引發出來對動物保育和權益、科普教育等問題的見解。
多數參與調查的民眾希望Bobo可以獲得安葬,也希望有更多環境科普教育 ——「關於Bobo去世,你想說什麼?」網絡調查結果報告 2018年12月18日|文:綠色生活

對於最近「Bobo遺體處理」爭議,「綠色生活」發起了這一次網絡調查,希望藉此了解公眾對於 Bobo遺體的處理態度,

2013年4月20日「地球日」,一班印尼移工,紛紛以各種「棄而不廢」的物資,親自製作並穿上特色環保時裝,由大三巴前地出發,巡遊到議事亭前地,目的是身體力行,宣揚環保減廢的訊息。
外僱在澳門──全球化經濟權力的最底層? 2018年12月18日|文:天一

根據統計局數字,澳門2018年第3季總就業人口超過38萬。而勞工局數字顯示,截至2018年10月,本地外僱人數就超

「澳門影視製作文化協會」近年所獲資助(資料來源:澳門特區《公報》)
影展預算5500萬 政府真只出2000萬? 「澳門影視製作文化協會」屢獲大額資助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採訪組

來到第三屆,國際影展做成點?國際影展來到第三屆。旅遊局表示,稍後會檢視包括國際影展在內的四項盛事的成效及其對建立澳

門票開售前夕,影展網頁上資料仍未齊備。
國際影展開幕前「甩轆」處處 記招開了 配套Ready未?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採訪組

第三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於12月8日盛大舉行。11月初舉行的記者會更請來「城城」郭富城坐陣。今屆明星大使還

早前有參加「澳門影像新勢力2018」的電影工作者在網上發文對安排表示不滿。
「澳門影像新勢力」安排爭議此起彼落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藝文組

影展自首屆開始已不斷被批評協調安排「甩漏」,來到第三屆,情況似乎依舊。另外,雖然本地作品放映時間已較往年理想,但就

澳門影像新勢力各組製作費(註:各組別及各類型所要求之影片時間、團隊履歷均有不同。詳情說參閱https://goo.gl/x1oPQe)
第三屆國際影展二三事 2018年12月18日|文:論盡藝文組

除了一些「甩轆」與安排爭議,影展也有一些有趣的數字,在此與大家分享。 今年電影數目創新高 國際影展放映電影數目正不

窮到只剩下標本  2018年11月25日|文:川井深一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店員黑熊的媽媽/澳門兒童山海共育社召集人/綠野之友夥伴)

在大英自然史博物館的移地展出,我看到大量已滅絕動物的標本。有的動物因為在滅絕前來不及被製作成標本,所以展覽以塑像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