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躺平」──專訪吳國昌

110 未來交通,十年絞痛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7月2日 16:16

「資本主義陣營與共產主義陣營全球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政治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陣營的邊緣地帶爆發⋯⋯.」這一段開場白,過去多年都會在議事亭前地響起,以後或者,成為絕唱。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今年決定不舉辦任何公開的活動悼念六四,成員吳國昌以「全部躺平」來形容目前的狀況。

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三週年,過去三十多年,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下稱:民聯會)一直在議事亭前地舉辦「六四」燭光集會,過去兩年來,政府先後以防疫、違反《刑法典》為由而禁止集會,終審法院把集會的舉行視為「損害中央政府的信譽」,違反「公開及詆毀罪」,集會最後移師室內並以網上直播方式舉行。然而,民聯會今年決定不舉辦任何公開的悼念活動,包括公開宣傳、集會、設展覽版以及網上「公開活動」。

訂閱每月紙本
六月四日夜晚,議事亭前地。

六月四日夜晚,議事亭前地。

「資本主義陣營與共產主義陣營全球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政治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陣營的邊緣地帶爆發,菲律賓人民抗議政府貪污腐敗,發展到以血肉之軀阻擋軍車,最後達致以人民力量取締已獨裁統治超過二十年的馬可斯政權。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透過取締更換執政者,化解危機;然後,政治危機在共產主義陣營爆發⋯⋯」

以上一段似是歷史教科書的開場白,在過去多年來的六月四日夜晚,都在議事亭前地中回盪。然而這番話,自二〇一九年以後,就無法再在議事亭中響起,吳國昌就是這段文章的作者。

吳國昌受訪時表示,過去兩年,民聯會嘗試在議事亭前地繼續舉辦六四燭光集會,但都被禁止,今年民聯會亦沒有舉辦網上「公開活動」,「在過往一段時間當中,仍保持改進社會的希望,當時在有條件之下儘可能積極嘗試,包括抗爭或公開倡儀行動等,但現在很明顯是暫時一段時間改變了,讓人感到沒有希望,無論香港或澳門都是⋯⋯.唯有用『躺平』的姿態。」

對於不舉辦任何活動是否受到警告?吳國昌表示警告「不嬲都有」,但最近一段時間的壓力「更加嚴重」,民聯會綜合了大多數成員的意見後,今年決定用「躺平」的方式去處理。

他解釋,目前整個世界局勢都同以往不同,但仍會通過自己的行動,去反映當今時勢,自己會在臉書等平台發表有關六四事件的貼文,當作「自己(分享)的言論」,而並非「有組織的宣傳」。

過去兩年,民聯會未能在議事亭前地集會,吳國昌表示,當時的判斷是由於「國安問題」,但仍覺得要盡力而為去做,所以採用網上直播的活動方式推動,但他坦言,現在的局勢已經改變,不是中央擔心國家安全的問題,而是澳門亦處於「世界話語權的政治鬥爭」當中。他認為,目前澳門公民社會氣氛讓人失望,但同時相信此局面不會永續。

吳國昌以「全部躺平」形容目前狀況。

吳國昌以「全部躺平」形容目前狀況。

爭奪世界詮釋話語權

吳國昌以政治經濟學的角度解釋,現時中央不認為舉辦悼念六四的活動會危害安全,但現在國際形勢當中,中國要爭奪世界上的詮釋話語權,這方面就同六四直接相關。

「我們每一年六四燭光集會都是由世界大局反思六四。」吳國昌說,六四是共產主義陣營同資本主義陣營持續對抗的結束,一方面可以說中共做得不對,或者共產主義陣營本身已經沒有出路,故去利用「橫蠻無理」的手段,令自己的信念破產。後來,每年六四燭光集會都有重大變化,一方面,中共不想放棄永續統治的權利,尤其是「紅二代」永續執政的決心愈來愈強,加上經濟繁榮就更加要鞏固決心,故需要在經濟、資訊控制上,儘量將所有反對共產主義的力量消滅,確保中共永遠領導、讓中國保持「繁榮富強」走下去。

吳國昌表示,此舉引發西方國家愈來愈反感,但同時西方自己本身亦「唔掂」,暫時找不到出路,一方面開始恐懼中國、俄羅斯的威脅,另一方面,雙方運用互聯網互相滲入、對抗與指責,結果引發世界發展前途的政治鬥爭。

雖然中國的「人口紅利」(勞動人口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上升,引領經濟成長的效應)完結,吳國昌表示,但在累積大量資源的情況下,沒有理由要放棄上一輩的江山,於是,中央就要在萌芽階段進行政治上的重新論述、政治鬥爭,這一點與六四有關,並構成「致命傷害」。

「六四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傷痕,中共絕對有錯,學生也有錯,但這不是大家合謀造成的悲劇,而是在一連串的碰撞之下造成的悲劇,這悲劇各自有解釋的原因。如果願意,坦白、公開地,大家講清楚,亦不至於危害國家安全。」

六月四日夜晚,議事亭前地。

盡力維持理性立場分析

去年被立法會選管會取消參選立法議員資格的吳國昌說,目前澳門很不幸,處於被視為需要政治鬥爭的地方,「我切身體會清楚,如去年被(立法會選管會)DQ時查閱有關文件,我們的行動全部依法,並按照法定程序上法院,但問題是當中顯示了一種政治鬥爭式的論述,是文化大革命時將人歸類,歸類去判斷這些人是甚麼。」

「這種論述利用了現階段的政治鬥爭,我會認為,面對這個現實,我們不希望會持續,我們會儘量保留歷史的真相,我們亦不會因此而想『攬炒』去證實中共是『邪惡集團』,我個人習慣上不是『因為他傷害我,所以我要抹黑他』。我會儘可能維持更加理性的立場去進行分析,但目前進行理性分析就是在破壞他的政治鬥爭,是處於這種狀態,我用行為(躺平)去顯示我們現在處於這種狀態,希望大家知道。」

吳國昌表示,除了「人口紅利」消失,國際開始互相衝突,中國不再輕易吸引大量資金,反轉頭要壓縮資金外流,澳門的賭業亦遭受巨大打擊,雖然沒有「打死澳門」,但中國正限制資金外流,目前社會處於這個狀況。所以不止六四,今年「五一」本澳亦沒有遊行,在這情況下,除了政治打壓外,客觀的環境令人覺得暫時沒有希望,就算有希望,都要儲夠條件才能爭取。

對於有沒有信心將來能舉辦六四燭光集會?吳國昌表示,不期望中國經濟一塌到底,希望疫情最後能夠渡過,但政治鬥爭的需要屬世局的變化,難以預測,「作為政治經濟學的學生要客觀面對事實,認清事實,之後不斷去看每一項事實的發展、變化方向、程序。」

至去年DQ事件發生後,有份被DQ的人士,似乎亦不如以往般活躍「發聲」,公民社會氣氛大大減低。多年為澳門民主派領軍人物的吳國昌則說,如果在經濟及政治上想到好的發展策略,自己都會繼續「出聲」,但目前自己仍處於「學習的觀察期」,唯有期望自己「不要失去理性」,「自己還生存在世界上就去做記錄,然後根據自己理論上的知識,去發展數據,去看有甚麼去改善。澳門也好、人類也好,只能按照這個立場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