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徹底處理「歐文龍案」 區錦新:「李燦烽案」是延續 或只現「冰山一角」

105 高官與地產黨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2月16日 11:11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澳門爆出世紀貪污案,廉政公署揭時任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受賄,經審訊後被判囚廿七年。時隔十五年,剛好又是十二月,歐文龍當年下屬、工務局前局長李燦烽被廉署以涉嫌受賄、洗黑錢送交檢察院偵辦。對此,前直選議員、社區發展新動力理事長區錦新批評當年「歐文龍案」的處理並不徹底,而「李燦烽案」只是其延續。目前只看到李燦烽涉受賄被揭發,與建築、土地相關的弊案或只是現冰山一角。

由當年「歐文龍案」到「李燦烽案」,區錦新表示,這凸顯了與土地及建築有關方面「幾時都係重災區」,除了個人因素,皆因整個公共行政效率都好低,尤其與建築、土地相關方面的申請全部程序處理得非常慢及低透明度。「特別建築批則、批地等問題,全部程序都非常之慢、透明度低,有這情況一定是貪污溫床,走唔甩」。

訂閱每月紙本

區錦新又指,澳門現在形象很差,而且事件已影響整個社會、經濟運作。土地、建築等問題一直是「重災區」,當局不能任由「貪腐不斷地叢生,得過且過,不能捉到一個就懲罰一個」。無論幾艱難都好,政府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經提升公共行政效率、透明度去解決相關問題。至於能否真正解決問題則視乎政府是否下定決心且徹實去推動。

從大炮臺遠眺,內港一帶多為低層樓宇,但回歸後亦出現超高樓,甚至影響到主教山教堂的後面景觀。

「歐文龍案」未徹底處理 埋下禍根

區錦新認為以何厚鏵為首的特區政府沒有徹底處理該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並以此埋下禍根。

ad

他憶述當年「歐案」一揭發,歐文龍已被拘捕。事發當晚時任特首何厚鏵就召集文武百官開會,但開會的目的似是為「安定官心」,傳達「其他官員不會被牽連」訊息。「當局查未徹查又如何得知沒有其他官員涉案?當時只不過叫做止血,即只得他(歐文龍)一個人有事,他被揭發便由他承擔所有」。然而,出現如此大的貪污案是整個制度出現了問題,「難道司長可以通天?所有事情都可以一人做到?⋯⋯連歐文龍的爸爸及弟弟都拘捕,但都無其他官員有問題?」以這種結果結束,當中的處理難以讓人信服已經徹底調查過。

當然,「歐文龍案」亦成推動《土地法》修改,城規法訂立的助力,從中減少與土地相關的既有問題。《土地法》一修改就煞止土地原有的問題,但工務範疇有關建築方面如批則程序緩慢則未見有改善。而這部分好重要,若未能有根本上改善,貪腐問題始終會不斷發生。

只捉老鼠或根除鼠患?政府需下定決心

區錦新認為,「李燦烽案」是由舊有問題衍生出來的。李燦烽被指如何在土地到期時加快進度,「好明顯,這是舊有問題。」區錦新又指,曾有發展商不滿前工務運輸司司長劉仕堯拖延項目,最後連項目也告吹了。這說法亦表示「主事官員在審批項目過程,拖又得,快又得,中間咪有很多可以玩嘅嘢」。對於本地好活躍商人當然知道門路、如何打通關卡加快速度,「於是大家咪如魚得水」。

區錦新又表示,在涉及建築方面,透明度一直低。曾有建築商想重建舊屋,但相關程序幾年都未能完。「去到某些地方耽誤幾年,或另有地方又耽誤幾年,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你(發展商)若是乖的唯有等。但若有辦法自不然一定走後門,程序的緩慢問題就構成貪污溫床」。

前直選議員區錦新。

他續稱,若批則等制度沒有改善的話,貪污官員只會捉完一個又一個。「除了李燦烽,仲有前任局長(賈利安),大家都知他走都走唔切」。正如前廉政專員、法官馮文莊曾講過:捉老鼠重要,但清除老鼠的隱患更重要。正如有貪污案,捉犯案人好重要,「但若一地方有很多老鼠一直走來走去,捉得幾多?故重點是清除溫床」。

工務、經濟兩範疇 刪減不必要、科層式審批程序

區錦新指出,整個公共行政需要改革,但難以一蹴而就。但起碼政府須從工務、經濟兩範疇刪減不必要科層式審批。目前工務、建築方面是貪污溫床,需要率先處理。「工務、建築、土地處理的程序若能夠大幅度減少行政程序,減少層層疊疊、增加批給的透明度嘅時候才可以真正改善問題」。又指,從立法會討論修改《都市建築總章程》時已得知相關程序非常繁複,但改善不多。

他又笑稱,曾在立法會小組會的討論得知原來藥房牌照的申請均須經衛生局有權限副局長簽名才能交由相關委員會再審批。即一收到申請須經科、處、廳、交至有權限的副局長,得到簽名再去相關委員會。這種科層式、不必要的行政程序則浪費了申請人不少時間。然而,主事官員則回應一定要跟法律這樣做。這例子可能只反映申請藥房牌照而已,但亦說明當局必須考慮如何刪減一些不必要程序,加快速度。「當然,同時必須增加透明度。當市民提出某項申請,應該知道進度、幾時完成」。

另一個就是要減少對投資者妨礙,澳門最大弊端就是行政效率低下,官僚體制僵化,好難吸引到投資者。 這兩方面必須改善,推動公共行政效率的提高,減省一些無必要科層式審批才是最重要。

賀一誠有心改革公共行政 但巧婦亦難為無米炊

特首賀一誠早前在回應「李燦烽案」時表示,若發現有官員涉案,無論更高級或低級,檢察院都會進行有關調查。又指,司法獨立及公正處理該案。

區錦新表示,看不見賀一誠的回應「有咩特別」。無論誰做特首,遇到這樣的事情必定嚴肅處理,但問題是當局究竟只是想捉老鼠或清除溫床。賀一誠是否想從體制上根除問題,這才是最重要。「(保安司司長)黃少澤都常講,嚴肅處理絕不姑息(違規)。當然要絕不姑息,但為何不斷(強調)絕不姑息仍不斷產生?即本身體制或制度上有問題⋯⋯捉老鼠係要咬實牙關⋯⋯若只捉老鼠,捉了之後?作為特首,不單是捉老鼠的層面,捉老鼠由廉政做,但公共行政改革應該由特首推動」。然而,根除體制弊端,推動公共行政改革是大工作,並非由特首一個人可以做到,「一定需下面一班人好配合先得⋯⋯若下面官僚不配合亦難促成。特首始終要靠司長做,司長又要靠下面官員去推動,但有時特首施壓未必觸動到司局以下的官員」。

區錦新又坦言,以賀一誠「獨立獨行」、「離本地某些部分商人遠少少」的背景, 自己在其上任特首時亦有期望。「他雖然來自商界,大家都知他一向好獨立獨行,離本地商界遠少少,這可能是被中央看中的原因。(若)利益上無太多(轇轕)時會相對能夠在處理上獨立、有力些」。又稱,到今時今日一而再出現貪腐情況,當局必須下決心。「社會不能夠容許這樣狀況,因為不單止是貪污問題,而是本身政府行政程序緩慢,阻礙了社會建設,一定要改,無論幾困難都須去做」。

受訪之日「賈利安案」未曝光,這似乎亦應驗了區錦新所講與工務範疇有關的弊案只現了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