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守在瘟疫蔓延時來論論盡紙本
2021年8月,本澳有一家四口被確診感染Delta變種病毒,小城疫情的「精準防控」也迎來前所未見的考驗。在決定今期封面專題時,本地一家四口的個案仍未發生,故主旨是想讓各地讀書的澳門學生、澳門居民分享如何在過去一年多的「疫」境下盡可能「如常」生活 ,與病毒共存。後來澳門出現該四例境外輸入以及輸入相關個案,政府啟動全民核檢,期間出現的種種不足,也不得不讓小城的每一位再次警惕。

有關延誤本人與家人們到隔離酒店的情況 引起防疫漏洞

100 守在瘟疫蔓延時來論論盡紙本

文:T先生

時間:2021年08月8日 16:16

喜來酒為其中一隔離酒店(官方相片)。

在閱讀本人經歷前,本人有以下三個總結的質疑:

  1. 我已於8月3日嘗試打防疫熱線28700800打不到,然後發電郵,到8月6日下午才收到跟進隔離通知;
  2. 如果不是我發了電郵通知衛生局,衛生局才找回我們,如果沒有主動通報的話,是否仍有漏網之魚;
  3. 由7月27日至8月3日知道那一家四口染疫,到8月6日才收到通知去隔離,中間已經歷多天,在未有任何通知下大家仍如常生活,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防疫漏洞。

本人T先生,於2021年8月3日下午知道一家四口染疫,到稍後知道該家庭曾到過雅佳茶餐廳後,就詢問家人曾否於這段期間去過?我父親表示於7月27日,黃昏18:30至19:30到過雅佳茶餐廳,儘管父親表示未曾見過該家人,但也十分憂心。因為知道有特別情況的話,會被當局通知需要到山頂檢驗核酸,而本人當時和我未婚妻先到山頂核酸站了解並獲得檢驗,而現場的工作人員亦稱可以到山頂核酸站進行核酸檢查,故於晚上先曾多次致電防疫熱線28700800,但完全未能接通,所以就發電郵至疾防預防控制中心,而當時因未有全民核酸計劃,故特別詢問是否可以進行一次核酸檢驗,然後再看看下一步如何進行。

同意/拒絕接受醫學觀察和醫學檢查證明書(作者提供)

由於當晚仍未收到通知,故兩小時後本人父母曾到山頂核酸站尋求核酸檢驗,但不得要領,現場的工作人員著他們回家。稍後就知道政府推出全民核酸計劃,故希望家人儘快進行檢驗。但因為第一日的人流情況,故父親於8月5日凌晨就排隊進行,8月6日中午我父親出了陰性結果,心裡稍為定一定。

但本人仍然有擔心,因為曾有一段新聞,該家人的兒子曾於山頂醫院求診,8月4日凌晨就請該80多人進行隔離,他們在急診看醫生時,理應全程戴上口罩,為何在餐廳食飯,除掉口罩就不用即時去隔離呢?因此我都有擔心。終於到8月6日下午,我父親收到通知,他因屬於密切接觸者,故需要進行隔離,而我也收到通知,我父親的次密切接觸者都需要隔離,即包括我、我母親和我弟。我當時也向致電我們的職員求證,第一個聯絡我們的衛生局職員說是8月6日起陸續找回相關的密切接觸者,有些人是像我主動通報,亦有些是透過資料庫尋回;但晚上又有另一個衛生局的職員竟然說8月6日下午才收到電郵,當下我在電話跟職員連呼荒謬。後來我也覺得無必要再爭拗,於是我們執好行李,等待治安警察局通知。

接下來是下一個荒謬事情,我們於當晚11點左右,收到第一個治安警察局職員通知,竟然跟我們說去北安做個快速核酸測試,等1至2小時,有結果就可以回去,若有其他情況就再安排回去取行李,之後接我們的警員也是這樣通知,於是我們沒有帶上行李,上治安警察局安排的車輛載到北安客運碼頭。到達北安客運碼頭,又是另一個惡夢開始,北安的衛生局職員安排我們做核酸,然後職員就跟我們和同到現場的各位人員是去酒店進行隔離,並且不能再回家取行李過去。我們連呼荒謬,我們其實一早已準備好心情及行李到酒店隔離,後來治安警察局說不用帶上行李,到北安又是說需要,答案前後不一。

其次,除了我們,現場亦有十多名市民亦被治安警察局的通知誤導,以為做完核酸就可以回家,或可以回家取行李,故未有帶上行李前往北安。但現場亦有幾十名市民,他們就是通知要來驗核酸後安排去隔離,故已帶上行李,那為何治安警察局擺這樣大的烏龍?因此,未有取行李的我們,連同十多名同樣的市民,先向現場衛生局職員表達願意隔離,但可否先回家取回行李,但不得要領。其後我們眾人曾致電防疫熱線28700800,打了兩次,衛生局職員都是說要通報上級,要待上級回覆才給我們回覆,但心想,當時已經夜深,可以作決定的高層都呼呼大睡了,那會有答案呢?同場亦有人聯絡治安警察局,但起初情況都是著我們遵從衛生局指示,到酒店進行隔離,不准回家取行李。我們心想是你們溝通安排錯誤,而引致我們未作好準備。

最後,現場維持秩序的海關,答應跟治安警察局溝通。同時有人報了司法警察局,人員也來向衛生局了解。那時已接近早上7點。而現場隨了我們10多名沒有帶行李的市民,還有30多名市民,有老有嫩,都在現場等安排。結果半小時後,送隔離酒店車輛到達。然後司法警察局及海關人員與現場衛生局職員溝通後,亦於8點多陸續回家取行李,然後送隔離酒店。因此由治安警察局通知我們,是8月6日,晚上10點多,然後接近12點上車,到北安完成撩鼻是8月7日2點多,到8點多才回到家取行李,早上10點多才到達隔離酒店,歷時10多小時才可完成。

跟大家報告這個事情,不是說埋沒防疫團隊的辛勞,而是更需要更好的溝通,研判各密切接觸者的形勢,及時及精準安排合適的防疫措施,以免病毒漫延。同時,各部門之間亦需有一致的答案,不應讓準備到酒店隔離的市民完全準備好,不要再回社區走動。

PS: 當我寫完此文章(8月8日下午),再向家人了解身體狀況,及健康碼情況,我這個次密切接觸者已轉為黃碼,但我父是密切接觸者,竟然仍為綠碼!好在現在我們已在隔離,所以說綠碼都不一定是安全。

 

 

(來論照登 文章僅代表來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