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有種學校叫遊戲論盡紙本
近年來,澳門的規劃團隊在遊具的設計上,似乎開始改變了風格,引入了探索式遊具、也增加了功能較為靈活的遊具。不過在整體的觀念上,我們仍然缺乏對自然素材的重視,而且幾乎沒有自然遊戲的空間。 我們仍需要在這個重要的問題上,持續地討論和反思,以期為兒童帶來更多福祉。畢竟,兒童是城市的未來主人。

小朋友夠唔夠嘢玩? 議員籲多元設施回應不同年齡兒童需求

098 有種學校叫遊戲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6月30日 10:10

澳門現有的兒童休憩區或玩樂設施規劃如何?兩名直選議員林玉鳳和黃潔貞表示,還存有很大進步空間。兩人受訪時都不約而同談到,現有的設施無法滿足不同年齡層段小朋友的需求,還望在未來具體的城市規劃中回應訴求。林玉鳳亦表示,政府應以具體指標例如人口分佈規劃兒童玩樂設施,或更切合居民需要,

對於兒童休憩區的規劃,林玉鳳表示其一直主張城市規劃要有指標,例如幾多人口要有間學校、幾多人口要有藝術館、多新生家庭居住的區域需有兒童相關設施等。「全世界都講呢啲指標,講來講去政府都拒絕用指標……(認為)澳門太細,用呢啲(指標)冇用。」於是就會出現某些區份公園逼爆,而某些就無人問津的現象。

其次,在設施的規劃上,林玉鳳認為需多元化。長時間玩固有化設施或會令小朋友生厭,又或無法符合不同年齡段兒童的需求等,「其實唔夠玩……好難試多啲嘢」。長遠地看,親子共融及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共融方面也未見有改進。

直選議員林玉鳳

林玉鳳表示,過去澳門人或不算太重視社區設施、娛樂設施,但隨著社會進步及疫情催化,市民更聚焦在如何在澳門本地將工作、返學、休息、旅行、休閒都做到,「在澳門有個唞唞氣(喘息)嘅地方」。故當局需思考公園設施如何親子共融,從「一家大細一齊玩」再做得更多。另外,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共融方面,林玉鳳稱隨著社會觀念慢慢轉變,SEN兒童的家長近年才較為敢於發聲、表達訴求,否則還會像以往般擔憂接受異樣眼光,因而相關設施未能照顧SEN兒童需要或是政府疏忽,又或是社會未進步至此。她指,現時是一個好時機提出該類規劃,亦是政府未來改進相關設施的方向。

年紀漸長 
小孩對玩樂要求更高

黃潔貞育有一名現年12歲的兒子,她表示隨著小孩年齡增大以及知識漸長,其求知探索意欲增多,一些普通的玩樂設施或已難以滿足需求,將目標轉移至刺激、實用甚至室內型場所。這讓她意識到,澳門的兒童玩樂設施在滿足不同年齡層段的需求還尚有不足,但她也表示當局今年在改善及優化相關設施上有明顯進展。

黃潔貞認為,氹仔中央公園、燒灰爐公園、白鴿巢公園,乃至規劃優化的鴨涌河公園都顯示當局重視兒童的玩樂權,為不同年齡段的兒童增添適合設施。同時也在優化中加入不同元素,如啟發性、親子共融、體能協調等等。她稱,內地甚至台灣都有標誌性的公園建設,若澳門能建成類似的地標式公園,不僅能體現城市對兒童的重視程度,亦彰顯城市吸引力和形象,甚或能為作為旅遊城市的澳門開拓「親子旅遊」 這一板塊。

直選議員黃潔貞

市民發聲推動公園建設

過去無論社團還是市民都常常反映公園維修時間長,一旦進入維修階段,相關區份又無其他玩樂設施時,或將失去附近僅有休憩空間。身兼婦聯副理事長的黃潔貞指出,經社團及市民的反映,近年有關部門維修速度已經加快,聽取市民意見的渠道也較多,不限於議員及諮詢委員提意見,相信未來在落實片區規劃時也會積極聽取市民訴求。

她又以自己居住的林茂塘區為例,該區新樓多或多新生父母居住,婦聯在該區的托兒所收生亦逐年增加,明顯見到小朋友對休憩空間存很大訴求。但原本該區並無公園,後當局也利用臨時用地增加遊樂設施。有在內街「見縫插針」 地加設健身設施,認為當局是因應該區發展而滿足大人及小孩的需求。

要設施還是空地?
黃:各有功能

有意見認為,兒童休憩區未必需要遊戲設施,或留有足夠大的空地予以玩樂亦可,還可豐富想象力。黃潔貞認為澳門現有的運動場又或其他開放的土地都能提供同樣的功能,而相關設施則是設有兒童發展、啟蒙所需的元素,同時也在訓練想象力和體能適應,要視乎該休憩區的定位及作用再設置何種設施。

對於新開的觀音像休憩區逼爆問題,林玉鳳及黃潔貞皆認為源於疫情和新鮮感。疫情下,大人小孩都無法出外,有新的「放電」地方當然雀躍;另一方面,澳門本身的兒童遊樂設施已經固有化,而觀音像休憩區終揭開神秘面紗,大人小孩都對其充滿好奇。林玉鳳亦認為另一層面來看,澳門少有如此大型的玩樂設施,市民逼爆觀音像休憩區也反映著市民對於休憩空間的渴求和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