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是生活的必需品藝文爛鬼樓
一切關於書。

閱讀療傷-讀《黑日》

書是生活的必需品藝文爛鬼樓

文:Mandy

時間:2020年02月26日 23:23

《黑日》插畫:Mandy

香港作家韓麗珠以日記體形式,書寫2019年4月到11月這個島上所經歷的浩刧,她觀察、參與、書寫、思考,雖然無法給出任何一個結論,但在過程中慢慢療癒自己,使內心更加堅強,或逼近生命的核心。

其實重溫這個過程是痛苦的,心情難免受到影響,就像心裏下著一場沒法停止的雨,既悲傷又憤怒。不過在慢慢細讀的過程中,讀者如我,想必也得到了一點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共感和連結。當我們在勇敢對抗著什麼的時候,我們定必團結在一起,而團結使我們強大。

雖然這場暴風雨已稍為平息,但是我們都深深明白,一切尚在起始階段。這個城市的人不會放棄,因為他/她們擁有記憶的自由,擁有脆弱的身軀卻最勇敢的靈魂。

書中有很多文字都很值得分享。

如果心裏有所愛,就必然有所恨,社會狀況並沒有讓人與人割裂,只是,我們都活得比以往任何一刻更認真,才不由自主地作了一場關係斷捨離。那些在生命裏不再適合的、不再需要的或早已外強中乾的,都會自然剝落,就像新陳代謝那樣,如此,才會有新的空間,容納更適切的新人和新事。我感到悲傷,同時又感到,更靠近真實而得來的一點輕省。

 

我城仍被稱作我城,只是當中的『我』已從單數變成了眾數。

 

抗爭看似是一種激進的行動,但起源卻是熱情和愛。有人說,愛一個人就是不帶任何期望地暸解他/她。愛一個人或許可以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愛一個城市卻會被許多不穩定的因素所影響。每個曾經深深地愛過的人都會知道,不夠深的愛難免會帶來多於快樂的傷害,而最深的愛,並不期望改變對方,只是自己必會脫胎換骨。沒有一種愛是徒勞無功,只要曾經不顧一切地愛過,就會更接近生命的核心。我想,這也是每一種抗爭最終的意義。

 

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體制,才會把一個社會裏的人規訓成把同類看作是蟑螂,並不是客觀地指出那人已成為蟑螂,而是說出自己的心裏有蟑螂。就像附魔的人,眼中所見全是自己的心魔。這兩個月以來,很多人都在問:『一切何時才會恢復正常?』或許,就在這裏的人不會再把人稱作蟑螂的時候。

 

以往,人們總是說,這是個無根的城市。這個夏天,城市終於長出了根,由眾多傷口盤結而成的根部,成了我們共同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