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4 讓社企看得見!每週專題
近年辦得有聲有色的扶康會「心悅洗衣房」突然被迫遷,明年中再找不到適合地點便要倒閉。早年社工局已針對性資助一些有潛力的社服機構開店,為修健人士就業培訓創造更多不同的實習環境。但如果說要支援他們就業,公職招聘並沒有傾斜措施,政府本身就無起到帶頭作用;如果以發展社企來說,無論是社企的「定位」還是扶助政策,至今都沒有一套明確的機制。我們今期走訪了「心明治」小食店和「虹光軒」超市,還有一些雖無社企之名,卻一直以此為己任的民間小店,從這些故事或許可以看到更多社企在澳門的存在價值和困境。

「我餐廳」不是社企:但蝕本生意唔怕做!

2014-11-14 讓社企看得見!每週專題

文:殷憂

時間:2014年11月14日 10:10

特區政府2009年曾推出支持社企發展計劃,但6年過去,社企數量至今依然寥寥無幾。然而,本澳有些中小企雖然沒有掛上「社企」之名,卻一直秉承「社企」的理念,默默為弱勢群體創造公平的就業環境。「我餐廳」負責人盧小姐在約訪時感到驚訝︰「我哋唔係社企黎架喎……」但這間開業八年的咖啡店,九個成員當中有四個都是聽障人士。

盧小姐笑言︰「開得呢間餐廳預咗蝕,唔出我份人工都應該可以收支平衡。」盧小姐笑言︰「開得呢間餐廳預咗蝕,唔出我份人工都應該可以收支平衡。」

盧小姐笑言︰「開得呢間餐廳預咗蝕,唔出我份人工都應該可以收支平衡。」

家人失聰 關愛推己及人

位於雅廉訪石獅子對面的「我餐廳」,無論是門面裝修還是室內佈置都如名字一般簡約,甚至在網上亦沒有多少相關資訊,相當低調。但是室內環境悠閒舒適,客座分佈闊落,閣樓還有兩個書架放滿各類書籍,有些家長放學後會帶小朋友到這裡飲下午茶,寫作業;亦有大學生來聊天、做報告,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盧小姐笑言︰「開得呢間咖啡室都預咗蝕」。幸好舖位是家族物業,沒有舖租壓力,經營成本不算太高,盧小姐自己亦有其他工作業務,「如果唔出我份人工應該都可以收支平衡,哈~

弟弟先天性失聰,從前工作經常被欺負,無法融入同事的圈子,令盧小姐一家對聽障人士的苦況更有多一份體會,「其實澳門歧視仲係好普遍,搵到一份理想工作又做得開心嘅聾啞人士,全澳門唔超過三分之一」。他們希望創造一個友善的工作環境,幫到同樣受歧視的弱勢人士,再加上一個開咖啡室的夢想,8年前便有了這樣一間「我餐廳」。

聽不到就「用心」來溝通

沒有了聲音的世界,有時心靈可能會被封閉起來,誤會、自卑、猜疑容易令聽障人士覺得自己被針對,「正常人都會有呢種心態,例如見到兩個同事有講有笑,就會好自然懷疑佢哋係咪講緊我呢?而聽障人士聽唔到嘢,佢哋呢種感覺會更重。」

作為老闆,盧小姐說的確要用更多時間跟聽障人士做好溝通,「人聽唔到嘢會有很多事情不理解,有些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亦需要多啲時間同佢哋講清楚才會明白。」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相處,建立工作默契後,聽障人士都會變得比較豁達開朗,工作亦比較順心。

「我餐廳」無論門面還是室內都如名字一般簡潔,隨時經過也沒發現。

「我餐廳」無論門面還是室內都如名字一般簡潔,隨時經過也沒發現。

友善環境 工作要求不放鬆

「我餐廳」雖然有關懷弱勢的理念,但是曾從事酒店服務業的盧小姐對員工的要求一點也不放鬆:要勤力、做得嘢、誠實、肯負責任。這幾個條件看似簡單,但很多曾在這里做兼職的年輕人都「頂唔住」離開,而事實也證明,除了聽力,聽障人士的工作能力一點也不比普通人差,看店內運作得井井有條就知道。「以前我哋靠兼職維持經營,但澳門經濟起飛後,無論高中生還是大學生,都不願意在餐廳打工,唔係打政府工就係去賭場。有時候唔係老闆揀人,而係年輕人揀老闆。」盧小姐有時也會帶員工去聚餐、燒烤、甚至去旅行,「員工做得開心,我哋壓力都少啲。」

除了關懷弱勢的理念得到一班熟客支持,「我餐廳」對食物要求亦相當講究,為了顧客食得健康,食材用料要天然新鮮,有些加工食品甚至是自家制。八個年頭的用心出品,「我餐廳」今年更獲得旅遊局頒發「一級餐廳」的優質服務證書。不少客人都話︰「出面開咗好多咖啡室,都係呢度嘅食物安心啲。」

_DSC0325 _DSC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