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各種小議論

雨傘運動佔領區──烏托邦社會的理想國度

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4年11月12日 14:14

「嗰班簡直係暴民嚟㗎,霸住條街,阻住我返工!」

「有書唔讀剩係識得霸住條街,正一垃圾廢青!」

「肯定收咗美國佬錢啦,如果唔係點會無端白事瞓街,正一賣國賊!」

「成班廢青冇腦㗎,比啲政黨利用咗都唔知,垃圾!」

「終於有人睇唔過眼,打鑊嗰班佔中垃圾啦,我一邊剝花生一邊睇住班廢青比人打到爆缸,都唔知幾開心,wakakaka !」

「最好派解放軍射死班垃圾廢青!殺殺殺!」

以上言論,相信大家近來應該聽不少了,我最覺得反感的,是最後那兩段,而說此話的,竟不乏一些認識的「朋友」和舊同學。我開始對他們感到陌生,原來,他們的心是這麼惡毒的。你可以反對雨傘運動,但在你說「最好派解放軍射死他們、看到他們被打到頭破血流我很開心」之前,請用你的腦袋想清楚,他們為甚麼要走上街頭抗爭?他們爭取的,是要有真正公民提名的真普選,而不是由1200個特權份子預先篩選再挑兩件爛橙出來給市民投票。每個人,是應該有權提名和投票選特首的,這是人的基本權利,他們上街爭取基本權利,是很罪大惡極嗎?大罪到要被解放軍處死嗎?還是原來我們仍然活在封建的帝皇時代,皇帝(政府)有權隨時拉某人出午門斬首嗎?真奇怪,澳門是全球GDP最高的地方,更被很多「愛國愛澳」人士形容為經濟富裕的「國際」城市,但為甚麼很多人的思想,仍然這麼保守、這麼奴性呢?

或許有人會說:「我支持他們爭取真普選,但他們霸佔街道,確是在阻塞交通,搞垮經濟,擾亂社會秩序,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香港會很快玩完!」

為了證實這場雨傘運動是否真的導致阻塞交通、搞垮經濟、擾亂社會秩序,也順道體驗那些佔領街道的「暴民」如何「暴力」,我剛剛從歐洲回來澳門不久,時差還沒有調好、行李箱內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便急急的坐船到香港的金鐘和旺角兩大佔領現場親身感受一下。因為今時今日的主流媒體,絕大部份早已被中共收買,立場也完全偏向政府,而政府和那些親中建制派擁有的龐大資源,是絕對足以把鹿說成是馬甚至是狗的,唯有親身到現場體驗和觀察,才能了解事情的真相。

我於1029日星期三晚上抵達香港金鐘,其實之前一個月,在歐洲一直也有留意雨傘運動的消息,對金鐘和旺角兩個佔領區也有大概了解,但只限於理解這是個和平抗爭、大家守望相助的「自治區」。但當真正踏進金鐘佔領區時,頓時覺得這不單是一個抗爭的地方,而更像一個大同社會的藝術村。留守在佔領區的人,有些會擺攤替人畫肖像畫,有些會製作跟這場運動有關的手作紀念品,好像是黃色摺紙雨傘、黃絲帶造型的飾物、畫了公仔的頭盔,近來更有雨傘朱古力,若市民對這些紀念品有興趣的話,大可跟他們免費索取。是的,你沒有聽錯,我也沒有說錯,是免費,因為在佔領區內是不講錢的,如果你想付出一點點作為支持他們的創作,又或是支持這場運動,可以捐贈食物、日用品、帳幕、圖書給他們。此外在現場也有很多具政治嘲諷意味的藝術作品,其中一件由很多四方木塊堆砌而成的撐傘人,就像意味著香港人一向以來都像木頭一樣政治冷感,但因為這次運動,大家也漸漸覺醒,紛紛撐起雨傘抵擋極權政府的打壓。此外,還有掛了直幡「我要真普選」的獅子山雕塑,和用很多黃色摺紙雨傘造成的「雨傘日曆」⋯⋯傾刻間,香港人潛在的創意也因為這場民主運動而爆發出來。另外,不可不提的是——撐著黃傘的一比一紙板習總。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撐著黃色雨傘,且更散佈在佔領區不同角落,像是在守護著留守的市民和學生,保衛這場民主運動,剎那間習總就好像化身為孫中山、甘地、曼德拉、馬丁路德金……(希望真的是這樣吧!)

香港的政府官員、親中建制派議員和那些反佔中人士都把佔領區形容為一個混亂無序的九反之地,然而我在現場觀察了兩天,卻感到很平和。整個佔領區運作得井井有條,人多聚集的地方自然會製造很多垃圾,而現場的垃圾收集處會先把垃圾分類為紙料、塑膠、鋁罐,再把這三類的垃圾再細分。例如義工們會把收集的膠水瓶細分為瓶蓋、包裝膠紙、瓶身,再把細分好的垃圾送去回收。此外,義工們每天都會定時清潔公厠和公共浴室,又會清洗現場的街道,而他們清潔用的,不是在超級市場買的清潔劑,而是用廢物重生的方式自製環保酵素清潔液,這樣一來既可省錢,又可推行環保。

由於佔領區內有不少學生留守,為了不影響他們的學業成績,在金鐘和旺角兩個佔領區都設有自修室,你可能會問,自修室何來有電力提供照明?曾經有人懷疑他們偷取附近燈柱的電,但實情是最初他們以俗稱「尿袋」的流動發電器供電,後來有熱心市民送來發電機,而近來因為天氣轉涼風開始大,有市民製造了風力發電裝置來供電,另外還有單車發電機。留守人士既可一邊原地踏著單車做帶氧運動健身,又可以好好運用天然環保方式供電,讓早已被嚴重污染的香港減少繼續被污染的機會。

既然有自修室,當然也要有圖書館。雖然這個在金鐘佔領區的社區圖書館不是佔地數萬尺的大型政府圖書館,甚至不能說是「館」,只是用幾個書架堆砌而成,有點像六、七十年代的街坊式租書攤,但你會在現場見到今天香港難得一見的昔日景象。不少留守人士拿著書本在靜心閱讀,使平日「滿城盡是低頭族」的慣常景象變得遜色起來。

除了有大量的公共藝術、自修室、社區圖書館,金鐘佔領區還有一奇觀景點,那就是有機菜田。有留守人士把現場其中一塊草圃用作種植有機疏菜,讓人想到昔日新界的田園景色,但因為經濟發展大過天,往日的菜田已變成商界權貴掘金的石屎森林,在金鐘這金融商業中心種田,實是在向富豪權貴進行無聲抗議。

金鐘佔領區較為文藝感性,而另一佔領區旺角,感覺則完全不同。旺角較濃草根階層味道,較濃街坊人情味,聽說一旦有反佔領人士來搞事,附近一帶的街坊便會即時趕來阻止他們。這兒同樣有公共藝術、自修室、急救站,然而規模明顯沒有金鐘這麼大,雖然現場有關公和耶穌坐陣守護抗爭的學生和市民,但似乎仍然危機四伏,因為這邊比較多反佔中藍絲帶人士挑釁和衝擊留守學生,早前更出現有糞便甚至玻璃瓶從旁邊的大廈高處拋擲下來。留守人士都把旺角形容為戰場,我在那兒逗留了不到一會,便已相繼見到有三數個疑似維園阿伯的長者前來高聲喝駡留守人士「漢奸」、「賣國賊」,也不時見有人用粗言穢語問候留守市民的家人及祖宗十八代。現場一位留守人士跟我說,他們早已習慣了,起初會對挑釁者唱生日歌來回應,後來唱得多唱到累了,現在乾脆不去理睬他們。因為大家都知道,大部份挑釁者都是收了錢來搞事,他們駡到夠鐘了,便會自行收工離去。再者,如果回嗆他們,引起衝突,便會被親政府的主流傳媒、建制派和反佔中人士大造文章,說他們搞事,且警方也有藉口乘機清場。所以他們要盡量保持冷靜克制,有留守人士跟我說,在旺角留守數天,EQ已變得高了很多。

旺角佔領區的和平抗爭進行的同時,兩旁的金舖仍然照常營業,遊客照常進去光顧。如果佔領人士真的是十惡不赦的暴民,這些金舖早就被搶掠一空了,那會有現在這麼和平?或許在雨傘運動開始時因為又催淚彈又胡椒噴霧而嚇怕了一些大陸遊客,但現在他們又回來了,且若無其事的在挑選金飾,有些大陸遊客更走進佔領區跟一比一紙板撐傘習總合照,佔領區頓時像成了「旅遊景點」。或許對一些大陸遊客來說,佔領區確是值得一看的觀光景點,因為在大陸根本不可能出現這大規模的和平抗爭景象。對於政府官員說雨傘運動嚴重影響旅遊業及搞垮經濟,我頗感懷疑,因為在旺角一帶,我仍然見有不少大陸遊客觀光購物。此外也有不少人批評雨傘運動導致交通擠塞,阻礙出入,但聽很多人說自從雨傘運動開始後,平時經常塞車的紅磡海底隧道卻出奇的交通暢順。而因為車輛少了,金鐘、銅鑼灣、旺角這三個佔領區附近一帶的空氣質量明顯都變好了。

親政府建制派人士經常說,佔領區有這麼多物資,一定是有外國勢力資助。或許這些建制派心底裡確實認為,香港人利益掛帥,沒有金錢回報是不可能有人出錢出力幫忙的,但他們似乎忘記了,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華東水災、華南水災、以至零八年的汶川大地震,香港人都大力捐輸援助大陸災民,香港人的本性其實也善良愛助人。只是整個社會太物質太商業化,以致在太平日子時,我們只會見到他們市儈講錢的一面。其實有不少中小企的老闆都支持這場運動,只是因為他們有不少跟大陸往來的生意而不能高調參與,於是便暗地裡購買帳篷、樽裝水、食物、藥物等物資捐給佔領區的留守人士。其實這些物資不是甚麼昂貴的東西,現場的樓梯級、自修室的桌椅、風力發電裝置等等設施都是用很便宜很土炮的方法製造,市民和中小企老闆每人拿少少錢出來,便能足以讓佔領區的資源和設施豐富起來。

佔領區內滿佈創意公共藝術,又有圖書館、自修室、環保風力發電裝置、垃圾分類站、有機菜田,人人互助互愛守望相助,裡面沒有金錢交易,付出的,是每個人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心。這裡就像真正接近烏托邦的大同社會,也像回到還有濃厚人情味的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家家戶戶經常打開門,跟街坊鄰居打成一片,互不相識的人也會互相幫助。這個接近大同社會的佔領區,是留守的市民和學生從佔領的第一天開始,一點一滴建構而成。他們沒有刻意把佔領區打造成大同社會,只是每個人的心也似乎傾向烏托邦的理想國度,希望香港社會能有多點愛、多點無私助人的心、多點不計較金錢的生活態度,這樣才能達致真正的和諧,而不是政府要你噤聲便噤聲的中國式「河蟹」。那麼,你還會認為雨傘運動的參與者是暴民、垃圾廢青嗎?還是你早已迷失在金錢和權力掛帥的社會裡,每天只會埋首搵錢,放工後不想再用腦,只想觀看無聊的TVB師奶劇傻笑一番,不知不覺早已離了地。

有人說學生和市民佔領街道是犯法,是在衝擊法治社會,但如果這法治不能彰顯公平與正義,只是在保護某位僭建、撒謊、收受澳洲大財團五千萬的特首,那應該怎樣?當年孫中山和其他革命義士發起多次的武裝起義,肯定是觸犯了當時的大清律例,並即時要抓去午門斬首,如果他們也乖乖的守法,跟掌握大權的慈禧太后「理性商量」,相信中國早已被八國聯軍瓜分成八分了。

那些反對這場運動、覺得參與的年青人都是暴民垃圾廢青的大人們,如果你們希望香港有個公平公義的將來,不會再出現局長劏房囤地、不會再出現特首撒謊且還收受大財團大筆利益、不會再出現魔警暗角打鑊和旺角打鑊等事情,請你們踏出第一步,走進佔領現場觀察一下、了解一下現時的年青人對社會的想法,畢竟香港的未來是屬於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