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選規範扼殺獨立參選人

2013-09-27 是哪裡出了錯 每週專題

文:葫蘆

時間:2013年09月27日 11:11

在澳門,一個奇怪狀況是,一方面年輕代被指政治冷感,沒有參與社會的意識;但另一方面則有不少年青人有心投入參政,譬如公民力量林玉鳳、新澳門學社周庭希,以及三十行動的小伙子,在今年參選立法會直選,但卻都毫無例外地落選。這對於再選再敗的林玉鳳,被問及會否覺得年輕人在沒有特別背景支持下,參選是特別辛苦?「 一定會」。

「不過我已經比他們好一點,因為始終我比他們年長一輩,而且有在媒體的工作,知名度本身就比較高。就算如此,仍然是困難的。首先是宣傳期短,然後你背後沒有一個團體──例如公民力量到現在才二十多人!原來背後沒有組織──例如我上一屆是不明白的,我到現在就明白了,原來背後沒有大的組織,我動員來動員去也就只能在臉書上動員,那是我最大的基礎。但在臉書上被看到的機會是不確定的。例如我臉書上有五千個朋友,還有一千多個追蹤者,但有多少人看到的你一個帖子?卻是沒人知道的。」

再是,對於何為競選宣傳的概念,在今年選舉也被收窄理解,這令到參選者在前期爭取提名支持者的工作困難重重。林玉鳳指出,因為不可以說政綱,只能說會關心什麼議題。「這根本就是鼓勵人們不要比拼政綱,而是人際關係!我朋友多,我不需說什麼你就會投我一票了。我朋友少、會員少,事情就很難處理了。三月就開始提名到六月,但又不准談政綱……陌生人你就更不敢接觸了,怕人家會舉報你。事情就變得十分奇怪了。」到交了報名表以後,更是動不得也,因為容易被指責所謂偷步宣傳。「今年澳廣視更不允許你上論壇了吧——有一種社會控制,因為法律說了,有人說你要遵守法律,變成這事不准、那事不准,做任何事都視為偷步。例如我們每個月都舉辦「公民圓桌」,都沒人理會。」一件事被高度關注,大家都很敏感。

林玉鳳認為,今年選管會的功能是在淡化選舉氣氛。這除了許多的「不准」外,還有當局維持不寄候選組別政綱概要到戶的舉措,令到許多人不方便接觸到選舉資訊。「為什麼現在很多青年人、中產不投票?因為你要他們跑到不名的地方去索取(概要)。想想現在電視、網上如何宣傳都沒人理,更何況要人走去取?」她指出,現行選舉制度對新人、弱勢組別一定有壓抑的現實,「整件事一開始就不是公平競爭:選舉經費訂得太高之餘,又不幫組別寄發政綱。」

顯然,這次三支年輕參選隊伍都無法進入議會,那麼沒有大社團或財勢背景下,青年人未來可有政治發展的空間?林玉鳳認為現實狀況不是一個很有鼓勵意義,「因為宋碧琪在陳明金團隊中出線,而黃潔貞在群力出線, 這會更鼓勵青年人要出線就要加入傳統社團或建制派。想獨立的路很困難。當不鼓勵大家獨立,我覺得這不是很健康:你加入建制派不是錯的,只要是政治上信仰就行。但我始終覺得澳門社會需要有多元力量。」「如果我們的立法會選舉不能容納不同的力量,要麼你加入商界、傳統社團,或現有的派別中, 那就永遠都不會有現新的聲音或力量。」

她指出,現實狀態「一切是為了延續澳門的超穩定政治結構,新人沒法獨立出線。你要出線就要加入傳統社團或者商團。有人問我為什麼要獨立參選,我想我可以加入傳統社團的,但我加入了,很多事情就得妥協。但我的價值在於有獨立判斷,而不是談好了的。」

然則,新人難出線,那就永遠要循舊路走,卻很難有所突破。 「要說改變並不是說誰勝出後就可以改變,而是連一個最基本的社會制度,或者一個議政人才出來都路都改變不了,只能走老路。因為走舊路都走得通的話,走舊路的人就不會想去改革,這樣澳門就會繼續穩定。」 林玉鳳強調,但是明明我們有很多問題,包括有錢後,這麽多基建跟不上,除了管治水平有問題之外,其實是整個社會的思維都有問題。「這些是需要有新的思想去激蕩。」

IMG_6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