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場換宿之旅

2012-10-12 城市人的鄉村快樂假期 移動書 藝文爛鬼樓

文:小綠(圖、文)

時間:2012年10月12日 8:08

毎年都努力想趁暑假帶小朋友去旅行,但這種出門並不容易,常苦惱於各種考慮,什麼樣的旅行才適合小朋友,才值得去。當遇上WWOOF,心裡馬上知道—對了,就是這種旅行!不是只有遊景點、住酒店、吃喝玩樂,這種有機農場的換宿之旅,既符合讓小朋友親近大自然、深入當地生活的想法,還符合我的經濟狀況-不用花很多錢,就能在喜歡的國家待上一段日子,而且還能一起做點平常沒有機會做的事,獲取不一樣的生活體驗!

計劃了一段時間,今年夏天終於成行。在日本WWOOF上與離東京不遠靜崗縣的一個農場主取得聯絡,確定好行程。農場主在網上為我們查好了要出發當天的火車時刻表,把沿途轉車的站名和時間都計劃好給我們。我們一早從東京出發,按著他的指示轉乘各種普通火車,手上只拿著一張寫著站名的路線圖,一個地址與電話,探險之旅開始了。路途上忐忑不安,盤算著各種「萬一」的應對方法。

訂閱每月紙本

幸好沿路碰到的熱心日本人逐一把我們的擔心掃走。在我們下車的小站外,只碰到一個人,這位先生在完全不懂我們說什麼的情況下,陪我們等公車還細心向公車司機核實方向,幸而司機一看到地址即說-你們是要去GokaSan的農場吧?滿腹恐懼流落野外荒地(這裡沒有旅館連人都見不到半個!)的我們總算放心,一轉頭,女兒已把兩個行李箱迅速搬上公車了。下車時便看到一位健碩美麗的婦女抱著嬰兒在車站等我們,到此時我們才真正鬆一口氣!

這是農場主的太太敦子小姐,抱著今年出生的小女兒小雪(Koyuki)來接我們。他們的大女兒小楓(Kaede)今年讀小學三年級。

兩小時後,這三個語言完全不通的小人兒加一個只能在地上爬的,已經在垂掛自製鞦韆的榻榻米房間內,玩作一團了。Koyuki成了大家的洋娃娃,在三個小人的手上傳來傳去地抱著,她在大家揉搓之下也只稍微哼哼兩聲,傳到我手上時,不到五分鐘,在我褲子上撒了一泡尿,看來她對我特別放鬆、特別喜歡。

ad

農場是山坡上一間傳統日式老房子,沿坡有幾塊不大的田,種了蕃茄、玉米、南瓜、洋蔥、馬鈴薯等,種稻米的田則要在腳踏車十分鐘的地方。我們放下行李後,農場主GokaSan已把心急的我們帶去山上摘玉米和蕃茄,準備晚餐食用,他用簡單英語說,如果不毎天摘走,猴子會來偷吃的(真有一次,午餐後看到猴子來了,我們大喊著跑上山追趕)。用有機種植的方法,就是不用農藥,可想而知,蟲子也跟著來,第一次摘玉米,我要半閉著眼才能下手-好肥的蟲!女兒們則站一旁動不了手,直到GokaSan遞給她們一人一個小桶分頭採摘,她們才無奈散去,我暗自得意-給城市蛀米大蟲的鄉村生活第一課,正式開始。接下來多天,我們多次到田裡採摘和除草,她們終於放鬆戒備開始與蟲子和其他微小生物和諧共處。

晨光中的早飯

晨光中的早飯

第二課,吃

摘完玉米回來準備做晩餐-Pizza,乍聽之下女兒好興奮,但過不了多久她們就呆住了,敦子小姐教大家用攤好的面團做成Pizza餅底,然後自己放上玉米、蕃茄、南瓜塊和茄子等,還有他們自家調製的橄欖油醬汁,我們都興奮地用蔬菜裝飾著自己的Pizza,只有女兒不來勁—對著連芝士也沒有的全素Pizza乾瞪眼。接下去一星期裡的毎一頓飯,對這兩隻吃慣城市食物的小獸來說都是關乎生存的大課題。她們雖然總在飯桌上磨到最後,不過都會乖乖把自己那份吃光,碗裡一點不剩,因為敦子跟她們說:「你們知道嗎?毎一粒米都有七個神明在照看著啊。」

洗碗時GokaSan問我,要不要做一些她們喜歡吃的東西,我請他千萬不要,跟大家吃一樣的就好。我們常常聊有關食物的話題,GokaSan和敦子極注重飲食,強調吃自家地裡的,毎頓飯除了疏果,還有各種醃漬物,當中許多都沒見過。女兒曾指著其中一種悄悄對我說:「媽,他們連樹葉都吃。」而我始終不知道那是什麼。 GokaSan告訴我,很多日本家庭都不這樣吃了,而他們希望保持傳統的食物和吃法。他在家後園儲藏了很多自製醃漬物,還釀製味噌和醬油,每頓必備,味道極鮮美,可惜不能帶回家。這裡煮食燒柴,用柴火和瓦煲燒出來的飯特別入味,毎頓都吃上大碗,加上五顏六色適時採摘的蔬果,我對GokaSan說,我每頓都好像在吃防癌排毒餐—糙米飯、沒有過度烹調、飽含地氣的新鮮蔬菜、自製味噌湯、日常飲的是麥茶和自製果汁,沒有防腐劑,沒有急凍和垃圾食物,這是城裡不可能得到的飲食質素!

採摘南瓜

採摘南瓜

第三課,簡單生活

GokaSan和敦子都很年輕,現在很多日本年青人都開始過這種『半農半x』的農耕生活。6年前結婚後就在這裡買下房子,在附近租了小農地,自耕自足,以簡樸自然的方法撫養孩子。比起其他現代農夫,他們走得更前,幾乎完全捨棄生活中各種電器設施,連電燈也沒裝,生活一切最簡。我們飲用的是山裡純淨的河水,為了不污染河水,這裡不用肥皂或洗髮水等化合物,一切只能用清水洗。由於沒有電燈,所以一切作息極規律,到下午五點,敦子就叫我們去洗澡(用柴生火的澡盆)洗衣服,然後舖床、掛蚊帳,六點吃晚飯,等洗完碗時,天已全黑了。七點,我們鑽進蚊帳,在電筒下玩撲克,八點睡下時,女兒跟我說—平常這時我們連飯都還沒吃。

早上五時半起床,先跟黑松(沖繩人,在這裡住了一年不願走的wwoofer,已成農場一份子,期望有一天也可以有自己的農場)做瑜伽,六時半,全體一起打掃房子、擦地板,七時吃早飯,八時開始工作,十二時午飯,下午二至五時再工作,或出去玩—GokaSan很體諒小孩,總叫我們去玩,他說:玩就是體驗的一部分。於是我們踩腳踏車到處去,和小楓還有鄰居的小孩一起到河裡游泳,或者去澡堂泡溫泉,毎天都玩得很開心。聽著笑聲,想到我的初衷—希望小孩能快樂地融入簡樸自然的環境裡,看來是達到了。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雖然不捨也終於要回到現實的日常生活中。

我發現其實小孩蠻能適應規律和簡單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電視電腦,沒有遊戲機的生活,對她們來說並非不可能,小孩子的需要其實很少、很基本,她們需要陪伴、需要玩、需要空間,但大人却常常忽略這些最基本的需要,或只以物質填塞之。我還發現只要大人主動而認真地做,小孩就會跟隨,像我們在這星期裡毎天做的農務工作、拆洗門窗、大掃除等,她們已做了能力以外的工作了,雖然也會有小小的撒嬌和耍賴,但還是乖乖跟大隊堅持到最後,我在一邊不動聲色地看著,心裡是非常感動的。問題是我們的生活裡是否有這樣的大人,在身邊給孩子們努力的環境和榜樣,給她們成長的磨練。

我想起有一次和GokaSan說到小孩的成長時,他說小楓很快也會到城裡唸書(村裡的學校只有小學),以後她可能也未必會回到山裡來,未必成為農夫,但無論如何,她是在自然裡長大的,小楓在這裡學會了生存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如何靠自己的勞動、努力付出來換取生活,和感受自然簡樸生活中的快樂,而這些,正正就是現在城市小孩最缺乏、和最需要的—生活,不需要多,而快樂,本來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有機農場換宿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