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物換星移的佔有 2013年10月22日|文:川細間代

夜晚,一名男子拿著一疊又一疊的窗框,出現在家門口。 他說他是住了近三十年的前屋主 他來歸還木製窗框 無法深究為何當

內容與身體,自由與制約 2013年10月8日|文:黑黑

剛過去的兩個周末,都看了戲,便想着要來記錄一下。 接連兩個周末上演的,是足跡一年一度「小劇場演書節」的兩個作品。

與土生活 2013年09月26日|文:川細間代

1.飛行過的天空依舊 
大雨時開扇大門跟流浪的所有動物昆蟲蝸牛說: 
今晚你們就暫住在這吧 
請別害怕
 
一直在

搖錢樹 2013年09月18日|文:何老篤(文) 張嬰(插畫)

M村不大,只有三十戶,村長的父親也曾當過村長,很受人尊敬。生活的村民都無憂無慮,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相安無事。

無翼麻雀 2013年09月18日|文:川井深一

和動物學家參加四年一度的煙花盛會,國歌播放的時間段,一隻麻雀站在擴音器旁,大聲地鳴叫。我說太不可思議了,牠唱得比廣

【瀨戶內紀行】 藝術是其次,自然和生活更重要 2013年08月28日|文:黑黑

位於四國和日本本島之間的瀨戶內海,美麗平靜的海域上散落了三千多個島嶼,由於都市經濟高速發展,人口向城市流動,勞動力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2013年08月14日|文:小鳥

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不得了不得了,前幾天看完《狂舞

以「本土」作賭注:《大世界娛樂場》 2013年06月26日|文:鄧正健(香港劇評人)

「足跡」的《大世界娛樂場》以賭場開題,直指澳門城市當下命運。本來,這應該是人皆共知的事:澳門以賭立城,「賭」就是澳

2049
參與,與公民無異 2013年06月19日|文:黑黑

剛過去的周六下午(15/06),在論盡辦公室有一場座談,圍繞近期三個觸碰社會議題的影像及劇場作品而展開,分別是:澳

攝影:許斌(紀實攝影工作者)
被時間留下的是人,活在記憶的是鬼 2013年05月28日|文:川井深一


尤金•奧尼爾在晚年才開始寫作《長夜漫漫路迢迢》這一劇本。奧尼爾夫人的說到當時劇作家的寫作情況:「我總忘不了他在寫作

攝影:許斌(紀實攝影工作者)
長夜 2013年05月28日|文:詹米

某日我去戲臺看戲,看著看著,要緊處,整個人凝住了,喝一口茶解解心中鬱悶。 旁邊突然出現一個老道士走過來,搭了我一下

澳門製造 Macao Indies
澳門人的電影 ──「澳門製造」觀後感 2013年05月14日|文:小鳥

澳門文化中心主辦的「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當中的重頭環節「澳門製造」剛剛在幾天前完結,從5月8日至11日一連四天,

積存已久,由身體記憶牽動而迸發出來的爆發力
強烈的生命凝視-《旱.雨》 2013年05月7日|文:黑黑

外面好像又下雨了。 劇場內寂靜無聲。開場的微弱光影中,只見舞台上人影綽綽,彷如遠處山巒移動,黑暗中層層叠叠地緩慢移

夢 豬 書 2013年02月26日|文:黑黑

這幾年吃過年夜飯後我們形成了一個互寫揮春的項目,通常由嘻皮笑臉吳大吳細的大人們來主持。今年情況比較失控,在大學生連

這個所謂的「澳門國際電影節」由籌辦、組成到舉辦地點,無一跟澳門有關,叫人莫名其妙
被騎劫的澳門「國際」電影節 2013年02月20日|文:小鳥

早前論盡媒體談到「城市的節」,那我也來湊湊熱鬧,跟大家聊一個本地的電影節。 這個在本地舉行的電影節,叫「澳門國際電

不談作品,先談人,好嗎? 2013年01月29日|文:俞若玫(香港獨立評論人、第1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藝評人)

容我把鏡頭稍稍拉開,先不談「澳門城市藝穗節」2012個別作品水準,不論作品有沒有跟演出地方/環境發生有意思的關係,

Almada藝術節2
讓我心動的Almada(上) 2013年01月22日|文:大鳥

近年因工作及個人興趣關係,常接觸到不同的文化藝術節慶,它們或熱鬧狂歡、或名家雲集,有些是遊客如雲,有些是耗資千萬,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2012我最喜愛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2013年01月22日|文:小鳥

2012年就這般過去了,那毀滅性的末日最終也沒有到來,地球仍然存在,人們還要繼續活著,並要為去年還未完成的一年計劃

時間終結之書 2013年01月16日|文:黑黑

2012是瑪雅曆法中時間終結的一年。雖然大家所熱烈討論着的末日沒有到來,但這是古老文明中被命定的一年,也許就像村上

荒木經惟《東京日和》
壞掉稀釋工程──2012薦書單 2013年01月9日|文:川井深一

閱讀這件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讓誰的思想儼然成一教派。必須要有眾多信仰,這樣才能稀釋掉個人的單一偏好/偏見。可能要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