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演員,舞者Sunon Wachirawarakarn,並記泰國傳統面具舞工作坊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蔣禎耘、何志峰

時間:2015年09月2日 10:10

 

Sunon Wachirawarakarn

Sunon Wachirawarakarn

泰國是甚麼?四面佛、人妖SHOW、舒適的旅館、冬陰公、泰皇,一切資訊來源於同事朋友的旅遊經驗。正如別人眼中看澳門只有大三巴、噴水池、威尼斯賭場一樣。

浮光掠影,只能算是臉書打卡。我沒有去過泰國,卻又有幸與泰國結緣,因為我參加了由點象藝術協會舉辦,邀請來自泰國的Sunon Wachirawarakarn指導,以泰國傳統舞蹈「Khon」的基礎訓練。

初學外國的傳統舞蹈,很難與其文化底蘊有深層連結。Sunon著我們蹲下,大腿與地面平衡,雙膝與腳打開盡量成為一張紙般的平面,小腿垂直於地面,整個下盤與地面盡量成為長方形,雙臂向兩邊打開,微微往上弧,雙掌伸長外向朝天。這個形態,我馬上想到泰國的國徽,國徽上金翅鳥的形態。

基本架式,與神話、國家徽號共通。自神明至皇室及舞者,一脈相承。

Sunon本是一個舞台劇演員,也有在電視、電影、廣告演出。跳舞原來的目的,只是為了身體更加健康,結識老師 Pichet Klunchun的舞蹈後,便好像受到召喚一樣,情不自禁地加入了。

Sunon向我們介紹說,Khon的動作與皮影、壁畫有關,所以身體要保持平整,宛如一張紙。最基本的就是要將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開運動並且必須掌控自如,幾乎無時無刻都要保持膝蓋彎曲,目的是為了把能量充分連結至地面上。胸膛的中心處是上半身力量的源頭,傳至肩膀、手臂、手指、頭,進而連結全身的能量曲線。手腳有時候是同時運行的,有時候又會分開以不同的速度推進,但是結束的時間點要一致,回到一樣的姿態。最重要的是,一直維持垂直平穩的力道,不然就會顯得很虛弱,而故事中的巨人、神猴、魔怪等,正是必須展現強大能量的角色。傳統「故事」取材源自印度史詩《羅摩衍那》(Ramayana),後經過泰國風俗民情的派生為《拉馬堅》(Ramakien),最後也是不可取代的「動作」本身。

在工作坊練習時,他著我們每一步都要盡量向兩邊提起膝關節,然後想像能量要從一邊的膝關節,經過身體旁邊的弧度,經過頭頂,再經過另一邊身體,接到另一邊膝蓋。這個弧線我覺得好像佛敎畫像裏,圍著神明上半身的圈圈。每天三小時的工作坊裏,沒二十分鐘便開始腰馬疼痛,我們這些城市人彷彿泰國稻田裏耕作了一個早上,轉眼看Sunon,腳跟杵地,腳掌前後靈活彷彿撫摸著耕稼裏的泥土。由於無法長期與Sunon相處,但是他帶來的不只是舞蹈,對我來說,他給我們帶來了泰國,帶來了泰國的傳統和在傳統之上的現代。

Sunon

Sunon

這種傳統舞蹈在泰國現在還是很受歡迎,全泰國共有十多所學習Khon的舞蹈學校,每年,政府定期出資舉辦大型Khon製作,由老師、學生輪番上陣,表演給來自世界各地來的觀眾。也就因為傳統的Khon都是表演史詩舞蹈,政府用來推銷泰國文化時,都會帶上Khon的舞團出外表演。Sunon說︰「想看還是要來泰國,政府帶出外的舞團很多都是學生,學一學便出國表演」。

私人經營的餐廳也會以商業取向來包裝泰國不同的藝術形式,以此綜合性的表演節目獲利。當然,有些人視其為國寶級的藝術形式,深深喜愛也備感榮耀。創作者也分兩類,一些人覺得這是過去的藝術,而也有一些嘗試從中再創作,就像是他的舞團一樣。

我們當中有劇場工作者,問Sunon︰如果我們將一些Khon的肢體動作,運用在舞台上,你會介意嗎?你會否覺得我們破壞了你們的傳統?

「Please,做你們想做的。」Sunon說,「這個傳統,我們已經破壞了。」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話語之前,我們剛跟隨Sunon從傳統的舞步解放身體,逐步靈活舒展。

Sunon說, 他們很少去涉及傳統的題材而去接近現代的題材。引領Sunon從劇場跨界的Pichet Klunchun老師,總是思考在泰國傳統文化紮根,更要求揉合現代藝術,自由創造與時並進的當代作品。所以,和傳統的其他流派的之間,總是格格不入,不太往來。

訪談的過程之中,Sunon提到更多舞團的創作。每天早上十點至一點僅僅是他們暖身的時間,除了紮穩Khon的技巧,也要針對創作的需要而以不同的方式開發肢體。下午兩點到六點則是創作的時段,晚上七點之後則是為了舊作巡演的複習與排練。他謙遜地說(每每提及他的老師,總是肅然起敬),Pichet Klunchun 舞團是少數,也或許是唯一的泰國全職專業舞團。

最近,所有的團員都在思考編舞家為新作的拋問:「如何不用特定的舞蹈語言來表現泰國傳統舞的感覺」,這個課題讓Sunon傷透了腦筋,不過他緩緩地道出,我們都不想為了表現預設的立場,而反推論出一種觀看的結果,現在我們都不知道答案,可能最後編排出來的作品裡面也沒有答案,但這是面對創作的真誠態度。

他們的藝團也正在為投入資金建立專業的舞團劇場而努力,預計於後年完工,從此不會有租借、搬遷或是演出場地難求的情況。也可能在五年或十年之後,成立一所舞蹈學校,Khon不只有從宮廷走向民間,更希望從傳統走向現代。

作為舞者的Sunon,也不時會在劇場、電影、和電視連續劇裏出現,他十分享受現在的生活。

————————————————-

Sunon 隨團出演的作品 <黑與白>

Pichet Klunchun老師示範

2012年的作品<Ganesh 象神>,<Ganesh>將一個空間分割為三,從戶外、劇場,最後於停車場結束,分別以泰國傳統舞、當代舞和現代舞,以及多元流行文化來呈現象神的故事。最後,觀眾可以看到舞台上充斥着各種神明,而一個無法動彈的人始終沒有人送他去醫院,反而被象神故事中的 Mae-pra-u-ma 獲救。當時有人經過看到這個場面,還以為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