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
我在描述墓園時並不是在談論墓園──《天國之園》手繪地圖的設計筆記 2017年05月23日|文:思崎井(《天國之園》手繪地圖設計及插畫)

一個城市生存的蛛絲馬跡可以從她的墓園裡找到。 澳門之所以獨特,並不是她有不會打烊的賭場、所謂中西交融的人文風情、日

大三巴旅遊交通規劃急需整改 黃東︰特首有責任統籌處理 2016年08月18日|文:論盡採訪組

大三巴附近的同安街早前有旅遊巴發生嚴重車禍,社會要求限制旅遊巴進入該區的呼聲漸高。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成員、城規會委

【被消失的文件】文化局玩掩眼法 林翊捷:藐視文遺會! 2016年04月15日|文:論盡採訪組

【被消失的文件】一次決定愛都及新花園泳池命運的重要表決,文化局竟然私自扣起民間要求保育的申述文件,並無交上文遺會,

愛都非拆不可?鄭明軒:政府不應一邊賣家當一邊說無地 2015年09月13日|文:論盡採訪組

由「我城」發起的愛都聯署行動 ( 詳情見下) 今日開跑,中午過後陸續有市民到「邊度有書」參與聯署,有市民希望政府不

聯署保愛都  吳衛鳴︰好事! 2015年08月9日|文:論盡採訪組

保育愛都的呼聲日益高漲,「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昨日在社交網站發起聯署,要求當局暫緩舊愛都再利用計劃,並啟動文物評定

為下一代留點文化遺產 李凱欣倡愛都列入文物清單 2015年08月3日|文:論盡採訪組

政府一直強調愛都酒店的歷史短,沒有保存價值。「我城」城規工作者李凱欣認為,文化遺產好比石油,需要時間沉淀才會有新的

【來論】愛都諮詢:十個你不能不知道的愛都邏輯誤區 2015年07月29日|文: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

採取甚麼保護措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保護對象的價值及性質。簡單而言,你買一隻普通玻璃杯,就是用普通盒裝;你買一隻水晶杯

世遺成功申請十週年討論拆舊愛都 市民︰諷刺! 2015年07月29日|文:論盡採訪組

舊愛都酒店立面是否保留,社會有不同意見。今早有多名市民致電《澳門講場》反映,愛都酒店是本澳很有特色的歷史建築物,支

新城B區規劃大倒退! 我城︰保主教山限高不能超25米 2015年07月5日|文:論盡採訪組

新城B區被爆出限高百米,超高樓比主教山高出近40米,昨日首場公聽會上被左中右陣營齊齊炮轟。「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成

漁人碼頭放高 背後大有文章 林翊捷:公眾沉默等於認同 2015年04月3日|文:論盡採訪組

工務局長李燦烽一上場,漁人碼頭A地段的建築高度即時放高1/3,連同地積比、覆蓋率齊齊「賣大包」,原來背後大有文章。

撤秘書處 工務局坐大 城規界警告:殺傷力不少於破壞環境 2015年02月27日|文:論盡採訪組

行政會昨日辯稱城規會秘書處只是「向球員遞水」的輔助角色,撤銷不會影響城規會的獨立性。「我城城市規劃合作社」成員李凱

「我城」︰南灣CD區不應建百米高樓及高密度開發 2014年01月22日|文:論盡採訪組

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認為,南灣湖CD區與西望洋山距離極近,是保護西望洋山一帶的歷史景觀的敏感地段。因此,CD區日後的

我城︰氹北規劃打開缺口 建議政府收回 2014年01月5日|文:論盡採訪組

政府在距離城規法生效還有約六十日,就公佈了《氹仔北區都市化整治計劃》,有規避城規法,趕「尾班車」之嫌,引起社會關注

趕尾班車規避三大法? 我城︰危城六十日 2013年12月31日|文:論盡採訪組

工務局接納文化局建議保留的渡船街一號舊式建築卻又批准拆卸,然後又再要求施工單位立即暫停拆卸工程。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

有關土地批給公開旁聽會-路環熙篤會修道院公眾論壇(意見書) 2013年08月21日|文: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

日前,土地工務運輸局就鄰近竹灣馬路一土地上興建修道院的土地利用方案召開土地批給公開旁聽會,申請類別屬於「租賃制度、

我城:文化工業遺產定義不符國際憲章 暫緩拆卸「有彎轉」 2013年08月1日|文:假霉士

停一停,先傾傾 近日位處世遺緩衝區的下環街均益炮竹庄三層樓址面臨拆卸的消息傳出,文化局局長吳衛鳴於昨日(7月30日

專訪我城規劃合作社有關《創‧見西灣湖:西灣湖社區規劃想創坊》籌辦理念 2013年03月8日|文:小花(訪問)

「不是已經倒了菠蘿和雞粒落鑊,然後才問你吃不吃菠蘿雞粒炒飯……」──諮詢邏輯難叫人信服! 專訪我城規劃合作社有關《

西灣湖工作坊小組構想總覽 2013年03月8日|文:論盡

《創‧見西灣湖:西灣湖社區規劃想創坊》是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策劃的一項公眾參與活動,為進一步了解普羅大眾對於西灣湖未

與會者意見 2013年03月8日|文:論盡

William(本澳居民,與會者): 工作坊──是一次完全沒有前設的工作坊,感覺氣氛很放鬆和自由。 政府的諮詢──

桃花崗上
人面桃花-從桃花崗開始的保育省思 2012年10月5日|文: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

近日的桃花崗事件,引發了社會對於舊區的空間肌理以及本土文化的關注,作為規劃工作者,我們嘗試從規劃師的視角分享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