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
尋找自由探索的成長空間 2019年10月27日|文:川井深一

1.「騎單車騎到爆春袋都要繼續!」 帶著孩子們前往台灣全人實驗中學。大人參加「自由教師與民主教育工作坊」,而澳門小

守護山林 我有話說 2019年10月27日|文:論盡

澳門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 我是教師、父親、澳門巿民、地球公民。 澳門的自然保育工作大多只是在觀賞式綠化而未能改

結果天色一暗,全城愚公都在移山 2016年03月8日|文:思崎井

自有記憶以來,城市很慢。 那年代,時間對分解事物的化學作用不大,雖說不上綠草如茵,海邊也不太清可見底,但倒是沒什麼

兒童遊戲區多用泥沙地,孩子在草坪玩耍,家長只在旁邊看。
玩耍的孩子在日本 2016年03月4日|文:大蔥

剛到京都的青年旅舍,迎接我的便是一片大草坪,和在草坪上嬉戲的孩子。孩子們正圍著一棵大樹遊戲,大人們在一邊圍著邊看邊

原本是泥路的大潭山行山徑變成了瀝青路
哀莫大於「土」死 2016年03月4日|文:環境教育導師 陳俊明博士

還記得我小時候經常在山林及海邊玩耍,那時候海灘還有很多貝殼,山上仍可見到大蝸牛及各種蜥蝪,然而今天澳門的郊外感覺冷

消失的寂靜——讀《一平方英寸的寂靜》 2014年02月5日|文:大蔥

地球上什麼資源在最迅速的消失?不是石油,不是煤炭,也不是各種金屬,而是寂靜。雖然我一直重視靜謐,但若不是讀《一平方

失去山林的孩子:拯救「大自然缺失症」兒童
孤猿之笑──一位母親讀《失去山林的孩子》對澳門兒童自然教育的思考 2013年01月18日|文:川井深一

黑熊開始會說話。最近常自己對著圖鑑呼喚動物的名:「阿痾」、「頭鳥」、「屙蟻」 (老虎、鴕鳥、鱷魚)……週末,帶著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