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所打造的▢▢

130 隱形紅線 紙本月刊

文:林大香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大香嘟嘟客廳」主持人)

網址:https://aamacau.com/?p=108849

時間:2024年03月1日 10:10

我時常分享的是書店裡新到書,又或是讀來愛不釋手的作品。造訪一座圖書館、進到空間、館藏裡「晃晃」,又會有另外一番狂喜。

1. 《HAVE YOU EVER SEEN A FLOWER?》(by Shawn Harris, Chronicle Books)@澳門公共圖書館 石排灣分館

一本書能有多少情緒在裡面?
一本書有多少情感細膩在跑?

《HAVE YOU EVER SEEN A FLOWER?》 by Shawn Harris, Chronicle Books

《HAVE YOU EVER SEEN A FLOWER?》
by Shawn Harris, Chronicle Books

我因為收藏了在井井三一繪本書屋買到的Everyone’s Awake(story by Colin Meloy, Chronicle Books),喜歡作者Shawn Harris 畫狂喜、畫憂鬱、畫逃離、畫期待、畫鬼、畫想像、畫死亡與別離,也喜歡他畫重生和再聚。

在他的網頁上寫下的宣言,「I MAKE BOOKS FOR KIDS」(我為孩子們做書),在澳門公共圖書館石排灣分館找到HAVE YOU EVER SEEN A FLOWER? 這本書可以讓你知曉作者的這種心情,如果你願與兒童「等高」,你會看到這些「狂想」。故事中小女孩,宛如逃亡,從黑暗的、層層壓迫感強烈的城市,「一頁一頁」衝到郊外。山野中花朵遍遍,人生中飽含的陰暗與狂喜,原來都來自同一個世界。最後的綻開的花朵,作者選了蒲公英。蒲公英破碎、蒲公英遠離、蒲公英變成它們自己,每一株,都變成一個個新故事篇章。

2. 《Mou》(by Naffy. Gakken 出版) @桃園市兒少圖書館

在桃園市兒少圖書館新書區遇到這本《Mou》。詭異而溫暖的畫風,讓我不禁一直翻下去。《Mou》的故事說一日,一隻小怪物來女孩家拜訪,第二天,女孩就隨著小怪物的腳步,進到森林裡。在森林裡,她遇到了從未見過的生物。整個場景發生在冬雪之中,女孩的紅帽子、與小怪物相依的動作都十分可愛,就像有光照一樣,讓我想起莫里斯桑達克的《野獸國》。在故事的最後,原來女孩的家人遭受病痛之苦。這整場「冒險」,就像是帶著她稍微離開家庭困境,再回頭時,面對任何事物,都更誠實,也有了救贖。

《Mou》by Naffy. Gakken 出版@桃園市兒少圖書館

《Mou》by Naffy. Gakken 出版@桃園市兒少圖書館

作者Naffy是一位自由插畫家,她平常的工作多半是繪製童書封面,《Mou》最早是她自資出版的繪本,現在出了日韓兩個版本,桃園市立兒少圖書館的空間很大,但現場書量並不是太多,因為讀了這本,有種「這趟來訪都值了」的感覺。

位於六樓,是桃園市兒童美術館。現場正進行的展覽是「外掛學校 Wide Open School」,以「美術館」作為「臨時學校」的概念,將空間視為「教室」的想像實踐。邀請不同的藝術家根據城市地景聲景等,製作成與兒童參觀者互動的作品。

桃園市兒童美術館正進行的展覽是「外掛學校 Wide Open School」。

桃園市兒童美術館正進行的展覽是「外掛學校 Wide Open School」。

3. 《雨》(作者:劉旭恭。水滴出版) @國立臺灣圖書館

為了去看一個繪本原畫展,我遇到一座圖書館。國立臺灣圖書館位於新北市中和永和交界,這裡應是我從來就不會去造訪的社區。因為在網上看到臺灣原創繪本作者劉旭恭他新書《雨》的原畫展覽就在這裡,獨自背個背包(裡頭還都是剛剛在龍山寺菜市場買的年菜)就飛奔過去。

 《雨》(作者:劉旭恭)。

《雨》(作者:劉旭恭)。

「親子資訊中心」入口處的視覺也是劉旭恭的畫。

「親子資訊中心」入口處的視覺也是劉旭恭的畫。

因為誤走進了圖書館的展覽中心,被正在進行的書畫展那宏大的氣勢嚇到逃跑,才發現繪本展的位置在一棟「親子資訊中心」裡。和被設計成「展覽中心」的樓層比起來,《雨》原畫放在這樣與讀者「自然互動」的空間真是再好不過了!

到了現場,一位爸爸正在這些畫作旁給孩子說故事。到處都是此起彼落的天籟(兒童之聲),令我非常感動,畢竟每個孩子都在起步,而且十分努力在克制自己的聲音,各種哭笑生氣與打滾,都是「正常發揮」的十分之三以下。真令我佩服!

我在無論是書店、專欄或是個人頻道「大香嘟嘟客廳」都十分推薦劉旭恭老師這本《雨》字。故事說一個孤兒被寺院撿了扶養,他這一輩子唯一會寫的字就是「雨」字。有一天,世界遭逢旱災,他和和尚們一同前往到皇帝所在的地方去求雨。一位不會讀佛經的和尚,該怎麼去祈求上天?

觀賞原畫的心情,和出版物非常不一樣。例如我可以看到創作構想最初的樣貌,繪本作家的草圖與Story Book有很多閃閃發亮的石礫。很多時候,因為尚未配上任何文字,感覺就好像跟著進入另一個世界。《雨》這本書,有很多悲傷紛擾的時刻,跟著主人翁進入一種「無法預測」、「無法控制」的人生悲喜,並保持寧靜。在原畫中,可以直觀去感知到最純粹的情感。得到一種說不出的富足感。

4. 公共藝術@新北市立圖書館‧樹林分館

在樹林圖書館,遇到「公共藝術開幕導覽」,聽城鎮的在地故事。

鄰近大台北的樹林,是個繁華與靜謐並存的小鎮。新落成的圖書館,兒童圖書館就佔了一整層。

新北市立圖書館‧樹林分館內東南亞各語種的繪本選書。

新北市立圖書館‧樹林分館內東南亞各語種的繪本選書。

看到外語區有英日文作品,還有大量東南亞少數語種的繪本作品,孩子呢則是不分語種閱讀。

小孩的哭聲、讀書聲、說故事給絨毛公仔的哺乳聲⋯⋯
孩子們甚至還交換身邊小讀者手上的書籍,而他們原先互不認識。
志工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不動聲色地」收好散落在網子和沙發四處的書籍

公共藝術是對應館旁的兩棵登記在冊的百歲老榕樹。地上,是長長的「樹影」上,上面有許多台灣原生昆蟲的浮雕,還有小鎮居民的手掌。有最年長的人瑞爺爺,還有小寶寶的手掌,排成蝴蝶倚靠在一起。

新北市立圖書館‧樹林分館整個空間是為了老樹而做出的設計與回應。

新北市立圖書館‧樹林分館整個空間是為了老樹而做出的設計與回應。

5.自然教育圖書 @大阪兒童博物館(Kids Plaza Osaka)

大阪兒童圖書館(Kids Plaza Osaka),有幾個閱讀區:兒童圖書館,裡頭有大量自然科學繪本/圖鑑;用紙皮打造的「幼兒閱讀區」,選擇適合幼兒閱讀的自然繪本,例如文字少、開數大的圖書,還有空間設計上活潑,書架高度不高,也可以有比較大的變動。不同的主題展區,有相應的繪本,每個自然知識點,館方亦都能選到相關繪本:土壤中的昆蟲、河海魚種、動物骨頭⋯⋯看到書籍被翻閱的程度,看來使用者(小朋友)不只是玩/觀察展區而已,是真的有一本一本去翻閱。

在大阪兒童博物館的幼兒閱讀空間內,每個小帳篷裡都有一對親子或爺孫在共讀。

在大阪兒童博物館的幼兒閱讀空間內,每個小帳篷裡都有一對親子或爺孫在共讀。

大阪兒童博物館主題書區。繪本角落的知識選書(有大量被參觀者閱讀過的使用痕跡)。

大阪兒童博物館主題書區。繪本角落的知識選書(有大量被參觀者閱讀過的使用痕跡)。

因為是兒童博物館,所以圖書館空間擺設都按「讓兒童看得懂的方式」,即係不用文字跟兒童讀者「溝通」啦,盡可能地,將指引圖像化,讓孩子們都能看懂。這部分的思考是非常貼心的(要孩子們貼心,生活空間就要先體貼、同理孩子呀)。

大阪兒童博物館的書和一般圖書館的書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的書本越是東倒西歪,使用率就越高!繪本每一區的書都倒得非常非常厲害,成年人看的書區卻都非常整齊呢!

6.《圖書館裡的秘密》@大阪中之島童書森林

因為閱讀了《圖書館裡的秘密》(文/安藤忠雄;圖/秦好史郎。三采文化出版),去年三月第一站造訪的,就是位於大阪中之島童書森林。

正如書名日文原名,建築物充滿建築師安藤忠雄的「惡作劇」:向外可以看見中之島沙洲周邊風景;向內,每個孩子都能找到用自己方法閱讀的「秘密空間」。真的如書中所言,建築師在開筆之前,就預設到之後這個空間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建築容納了讀者的各種閱讀之聲與姿態。在階梯上,讀者自由閱讀,甚至在現場,還能聽到陌生人之間的交談,非常有趣!

《圖書館裡的秘密》(文/安藤忠雄;圖/秦好史郎)。

《圖書館裡的秘密》(文/安藤忠雄;圖/秦好史郎)。

大阪中之島童書森林。

大阪中之島童書森林。

「選書」十分靈動,是大阪本地住民、選書師(Book Director)BACH有限公司的幅允孝與館方合作完成。而這些選書,提供了現在與未來的十二種觀點(「和大自然一起玩!」「身體的運動」「親愛的動物愛好者」「食」「每日的生活」「所有美麗的事物」「大阪→日本→世界」「故事與辭語」「未來是什麼模樣?」「思考不久的未來」「生,死」「給和孩子同在的人們」),從大阪回應日本社會,以至這個世界的人類。

我在散步時,期待一座圖書館,由住民共建參與的圖書館。能讀到珍貴的紙本書籍、期刊雜誌、文獻資料。能看到與書有關的各種展覽、結合社群與館際溝通,能有社區無論是小書店/作者/出版人/團體/商家合作的活動,能和各種讀者相遇,無論他們是住民或遊客,閱讀的觀點在此交換。看見建築與城市環境,獲得書以外的閱讀:硬體的建築、公共藝術。城市故事過去的人、現在的人,古樹⋯⋯

最後,提供一個小小尋寶:這是在澳門東方葡萄牙學會(IPOR)庇山耶圖書館讀到的寶物古地圖,你能去找到它嗎?

donation-ad
 在IPOR庇山耶圖書館讀到的寶物古地圖。

在IPOR庇山耶圖書館讀到的寶物古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