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閉環工作 酒店員工:外賣酸菜魚送得最多

2022-08-13 疫下.閉環(二)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2年08月13日 22:22

新濠影匯曾是其一間隔離酒。(相中酒店是示意圖)

Annie(化名)為一間酒店的前檯,因酒店曾於今輪疫情中用作隔離酒店,故在實施閉環管理的酒店內工作了約一個月,於7月下旬結束,8月頭才正式「出環」。Annie表示,初時自己及家人都曾擔心閉環工作的安全問題。而在了解整個工作流程後,在物資支援充足的情況下,整個工作環境「都算可以」。若不幸本地再爆發疫情,而公司又要求放無薪假時,如再次有閉環工作的機會,自己亦選擇再「入環」。

在講述閉環工作時,Annie坦言,難忘的是送外賣酸菜魚。「太二的外賣,酸菜魚應該係我哋送得最多嘅嘢。」然而,太頻繁外賣及其他物資的運送或對工作人員及隔離人士安全形成風險,應儘可能減少。

訂閱每月紙本

疫下無客人 不想放無薪假

在酒店工作3年多的Annie表示,疫下酒店無客人,或選放無薪假或等機會被安排到酒店其部門工作。在與家人商量後,自己選了後者,且在環內工作了約一個月。原定在7月下旬完成工作後可選居家隔離,但Annie及同事最後都被安排在同一酒店內完成隔離,「雖然無得居家隔離,無得提前出去,某程度覺得咁樣更能保障到屋企人。」

問及閉環的工作環境如何時,Annie表示,各方面安排都算「可以」,自己亦是第一次在閉環下工作。「開始前,唔太清楚實際閉環係點⋯⋯但係,整體嚟講,(防疫物資)都算係充足,(住宿)分配得都算可以,最起碼我哋同客人(住的樓層)分開咗一個距離,大家都沒有咁擔心。」

ad

Annie表示,自己及家人初時「確有少許擔心」, 以為閉環員工的宿舍與在酒店隔離的人士同一樓層,擔心有風險。「返工前,公司有教我哋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標準作業程序),如何消毒等,整體嚟講,我哋(工作上)唔太亂,」閉環初時,酒店有再與同衛生部門溝通,總結整個流程,「(當時)大家都知道點做⋯⋯(初時)已經唔算擔心。」

巴黎人酒店的走廊,該酒店曾為成為隔離酒店。(相中酒店為示意圖)

入環前做足準備 帶藥物、零食、消毒用品

她又稱,「入環」前自己已有心理準備,以當時社會情況,估計起碼要閉環工作半個月或一個月,故亦準備了一些藥物、少量干糧如杯麵、零食以及「多少少」消毒用品。即使換下防疫裝備,「都擔心可能帶咗咩返房間,所以準備多啲消毒用品。」

Annie表示,自己所帶的藥物以腸胃為主,感冒藥、發燒藥則沒有帶,怕服食了有假中招的反應,「 Touch wood(最後)都冇用到(藥物)」。

Runner工作分三更 派三餐、 送外賣等物資給隔離人士

Annie的前檯職位需輪三更,分別為早上7時至下午3時、3時至晚上11時、11時至翌日早上7時。在閉環時,Annie變成「runner ,同樣需輪三更,但主要工作則派餐及派送其他物資以及「睇樓層」。

而所謂「睇樓層」,據Annie所指,因有些客人會突然要求,甚至自行離房,故需runner作出協助。一個樓層通常兩至三個同事「駐守」,彼此必須保持距離,主要以手機溝通,「大家各自一個方位,用手機溝通工作」 。

在閉環時,Annie認為輪班的時間同平時差不多,最辛苦為中更,「下午3時至晚上11時這個更最辛苦,除了送餐之外,比較多係送物資(給隔離人士),還要負責派由家人送給的隔離人士的物資。」

由於時時走來走去,即使在冷氣充足的酒店內,「全副武裝」的工作人亦常流汗。Annie亦表示自己則經常因流汗濕透而須更換防疫裝備,曾試過一日更換三次套防疫裝備,「多多少少都有瘦。」她又稱,工作人員一旦換新的,如去食飯時要去餐廳,「大家先要做消費再除裝備先可去餐食飯,食完飯再on duty 就換新的;若有損壞或弄髒都會換新的。」

有客人當「staycation」酸菜魚外賣送得最多

問及閉環工作難忘事,Annie坦言是「送外賣」,而送得最多則是「太二」的酸菜魚。

她又表示,客人閉環多時有其他食物或其他物資的需求好正常,但有時客人的物資要求「有啲誇張」,如遊器機或行李箱都有送過。「見得最多就係太二外賣,酸菜魚應該係我哋送得最多嘅嘢。」

新濠影匯的走廊,該酒店曾為隔離酒店。(相中酒店是示意圖)

Annie又稱,可能客人食厭酒店提供的食物,「可以理解住得耐想叫外賣,唔係話ban外賣或外來物資呢樣嘢,但儘量唔好日日daily咁樣。」自己亦曾見過有客人同一開房門數次,亦見過有客人沒有戴口罩開門,甚至自行離房。

「有時我哋送外來物資畀客人時,有時(客人)唔戴口罩就開門,有時同一間房送過四、五次。來往咁開房門。有時覺得啲客人當自己嚟酒店 staycation咁樣,又要呢樣又要果樣,可能一日就睇住客人開幾次門,甚至有啲客人誇張到自己走咗出嚟。」

Annie及同事見有此狀況亦感「會好驚」、常疑問「點解啲客人要咁樣衝出嚟。」

另一個好困擾Annie的問題便是有客人電召救護車後自行離開房間,客人及消防都沒有通知酒店,希望日後若再閉環情況時,各部門與酒店之間溝通應再完善。「有時客人打去前檯要求白車,通常消防同我哋溝通好;若客人自行叫白車,消防自己叫客人出門口,而我哋酒店係唔知情,有啲(客人)走咗出嚟同我哋講話叫咗白車,話消防叫自己出嚟。客人出咗門,但酒店係未收通知話客人可以出嚟。」對這種情況,Annie則希望各部門同酒店的溝通可以再完善。

間中與家人FaceTime

Annie又表示,自己在閉環其間並沒有甚麼特別感受,但亦曾聽聞有同事感到少許憂慮。「我嘅話無乜影響,即使留在房內時間多咗,但無乜太受影響。但聽其他同事話留耐咗無得出去,呼吸唔到新鮮空氣,可能有少少抑鬱,或因太耐無見家人」。

她又稱,做得閉環,最好要樂觀,「若悲觀,個人更好抑鬱」。

Annie的酒店初閉環時,同事仍可在餐廳中共餐,仍可有少許社交。後為安全起見,員工只能各自在房間內進餐。

閉環工作時,Annie主要以FaceTime同家人溝通,但非日日,「主要向家人講返工作狀況,若得知有新聞講自己酒店時就向家人重點提及。」

巴黎人曾是其一間隔離酒。(相中酒店是示意圖)

若無得揀 再「入環」可以是選擇

 Annie又認為,閉環是唯一方法將大量人員集中在同空間內,而酒店隔離是「好嘅方法」,「因為大家都驚社區爆發,當然亦有客人更擔心在酒店惹到(病毒)。大家要理解,隔離酒店或社區爆發,前者的影響沒有後者來得嚴重,這是我自己的理解。」

經過第一次閉環工作,Annie表示,自己了解到整個酒店在閉環時如何做運作, 公司亦清楚須為參與員工準備甚麼。若再有疫情,在無其他更好選擇下,自己亦會再次選擇「入環」「(現時)無乜呢方面擔心,當然要考慮病毒是否厲害,若連防護裝備都不能protect的話,當然唔會選擇返閉環工作⋯⋯若無工返,都會做返閉環」

Annie又指,公司送了很多物資給參與閉環工作人員,包括鈣片、眼藥水等。公司比較全方面,「幫我哋訂咗很多嘢,有同事需要某些藥物, 如有降火需要的公司都有特別去準備。」她又指,閉環時自己未曾需要超時工作,與平時返工時間差不多。

問及公司有否對閉環員工提供「補償」時,她則回應未見有。「當然若有補償梗係好,如多返幾日假之類,當然係好。閉環同其他工作不同,大家當然希望公司有其他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