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家村的「古樹.老廟.村落」:上天給澳門街的真財富

108 古樹故事 論盡紙本

文:葫蘆

時間:2022年05月1日 11:11

卓家村廟是獨特的媽祖與關帝「連體廟」。

工務局以開路為由要「遷移」卓家村十棵百年古樹的計劃,引發網上及坊間議論紛紛,隨即成為街坊食店下午茶時間開的「時事論壇」大件事。當然是被老街坊鬧爆:「遷移?咪即係斬樹啦。一郁動棵老樹(離開其過百年生存的水土和環境),實情已經不再是原來這棵樹了。」老街坊指,「啲官唔守法(法定保護古樹),口輕輕就話為開路要斬樹,仲有更大件事係,古樹係福蔭澳門街,而且更罕見有十棵成林——非常珍貴,係上天賜給澳門呀。你班官唔保護好古樹,會累咗澳門街!」

老街坊又說,以前鄉下村口都有茂盛老榕樹——這古老大榕樹就是庇護這條村福安,但現時澳門街的官員不為民謀福祉,更破壞文遺財產,「舊時嘅人罵之係敗家仔!而在內地,斬古樹的官員係被問責處分的。」

訂閱每月紙本

翻查資料顯示,卓家村是氹仔最古老的村落,位於氹仔北部、北澳山的南面。其後山的「天后宮」「關帝殿」廟宇有一重修碑記,記載此廟始建於清康熙年間(1662—1722),可見卓家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以前。

獨特媽祖與關帝「連體廟」
卓家村廟講開有段古

據資料介紹,卓家村廟是一座媽祖與關帝的合廟,又稱關帝天后廟,不僅是離島唯一一座連體廟宇,也是當地最古老的廟宇。

卓家村廟的關帝殿。

ad

筆者之前入廟拜神,跟廟祝聊天說到卓家村廟的來由。廟祝說他的阿爺已在此「連體廟」做廟祝了。據一代傳一代的說法是:當年,卓家村對開是海,漁船商船經過,有碼頭上落。與此同時,在水道搵食的還有海盜(路環山有張保仔洞)。由此,漁民與海盜自是有衝突,打打殺殺。

然後,有鄉紳父老出面,跟各方傾下,不如大家和氣生財。於是,在卓家村選址在當時已過百年歷史的大榕樹前建一座「連體廟」:一邊門是「天后宮」、一邊門是「關帝殿」,廟內則是連通的。這樣,拜奉天后的漁民、與拜關公的黑白兩道英雄,大家都和睦共處、和氣生財。

古樹、村與廟形成澳門獨有的文化內涵。

文獻資料亦是這樣推論,該廟創建於康熙年間。 有學者分析認為,康熙二十二年(1683)是收復了臺灣,隨後開放海禁,中國沿海地區商業頓時繁榮起來,福建、廣東的商人來澳門經商的也越來越多,商民逐漸在這裏定居下來,於是創建關帝天后廟以保佑財源滾滾,福氣安康。

綜上顯見,卓家村的「古樹.老廟.村落」,是具有非常深厚的人文內涵,實在太有必要保護這片珍貴文遺區;再者,從歷史層面,這片文遺區正是彰顯澳門跟祖國的血肉相連——由廣東與福建之間的關連,有一個細小的澳門。

當博彩業之道漸窄
上天又賜給澳門街出路

老街坊責罵官員唔知甚至唔理澳門街本身已有寶,不盡力保護好更不會發掘以尋求更多出路。常常看微信的他動氣地說,「上網都睇到內地依家點樣開拓舊建築、文物,甚至成條村發展文創、休憩空間。以前文革時要拆哂文物,依家係將成個工廠區保留唔拆,然後改做展覽場地、文創店、咖啡⋯⋯;又有係成條村保留以前嘅樣貌,村口老榕樹、石板街、小河涌、祠堂、生產隊嗰座屋還有以前嘅口號⋯⋯等城市啲人放假時去行吓,又飲又食農產品,亦等後生知道以前嘅農村樣貌。」

顯然,以博彩為主要產業的澳門,預料經濟在相當一段時間都難以樂觀。當中,世紀大瘟疫下,澳門的主要三大塊客源(內地及港台和外國)都甚受影響;更大的問題是,國際政治風雲翻動對內地以至對港澳的影響程度目前尚未完全清楚;還有,「屋漏偏逢連夜雨」,中央指揮整頓澳門博彩業,澳門街的博彩業的未來如何,答案也已經寫在牆上矣。如此這般,所謂外向型經濟的澳門街出路在哪?

現時,特區政府提出了所謂發展新的四大產業。然而,常識告訴我們,一個產業能夠成長起來,起碼的要素是有市場,才可以做到生意以至到生存空間,而且需時間發展起來。因此,現實而言,這四大新的產業先不說能否發展起來,即使有齊所具備的成功要素,都需要時間經營逐漸邁向目標。

卓家村為澳門古老的村落之一,現時已被四周的高樓所包圍。

保護卓家村這片文遺區是最大公眾利益

然則,澳門街現仍有優勢的是歷史上的東西文化融和之城,這個「融和」特色在現今國際政治走向意識形態對立的勢態下尤其明顯,這亦是更加強化「澳門世遺城區」的內涵,繼而有利推動澳門真正走向「世界旅遊休閒城市」的高質層次。這當中,我們的澳門街到處都是寶,譬如,既有南灣湖與主教山的這片南歐小城風情,亦有卓家村這片中國舊時的「古樹.老廟.村落」文遺風貌⋯⋯。

更重要的是,把卓家村和古樹保護下來,將整個地段進行自然式保育,包括將古樹周圍大範圍變成大草地(有利古樹生存),這樣,一個綠色文遺地段,給市民休閒空間,亦可有助提升澳門的生活質素。

人們要求特區政府腳踏實地籌劃/拓展澳門可持續發展空間,實情,卓家村及古樹與老廟本身就是塊寶了。至於,政府在當年趕在《城規法》和《文遺法》正式生效前六十日就「偷步」公佈「氹仔北區都市化整治計劃修訂」,當中涉及當局與一些發展商的土地/樓宇放高「利益」問題,相信應該有方法處理的,關鍵在於政府有沒有以公眾利益為大前提的施政考量。

正如老街坊講,「政府官員做正經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