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互選、直選或一人一票非討論選項 潘志明:「推薦甄選」產生五委員是社專會決議

2022-04-14 當前線社工也成為弱勢…… 即時報道 每週專題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2年04月8日 22:22

澳門社會工作者工會早前發起聯署反對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公佈的公佈《第二屆五名註冊社工委員產生辦法》。(來源:澳門社會工作者工會)

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下稱社專會)主席潘志明表示,社專會曾幾輪討論有關第二屆五名註冊社工委員如何產生,而由「社工互選」、「直選或一人一票」的方式並非社專會討論的選項,最後社專會決議以「推薦甄選」方式產生這五名委員。

潘志明又表示,據社專會所做的網上問卷所得,普遍認同該產生辦法。問卷有讓受訪者自行回答的問題,受訪者可以填寫「我就係唔同意,我就寫一人一票,251份問卷都可以寫晒,寫埋互選,得唔得呢?係得㗎,無人會改問卷」,但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出現。問及這「甄選」方法會否下屆沿用,潘志明則表示,自己只會思考如何做好今屆的工作。

訂閱每月紙本

11人組成的社專會為公共行政當局的合議機關,其主要職責包括制定、核准並命令公佈專業資格認可準則、評審和議決專業資格認可申請以及統籌認可考試。社專會主席為一人,五人為社工局建議的委員,另五名社工委員則由社專會經聽取註冊社工意見後訂定的辦法產生。社專會的主席及委員均由社會文化司司長委任,任期三年。

社專會於四月四日公佈《第二屆五名註冊社工委員產生辦法》(下稱辦法)。根據辦法,有意報名參與甄選的註冊社工,須同時取得二十五名註冊社工或具有社工專業資格認可之人的推薦,以及一個社會工作範疇實體的推薦,由社專會甄選並透過議決出最多十人的建議名單讓政府再委任。社專會在甄選時的考慮因素包括從事社會服務範疇相關工作的資歷及經驗、以「社會工作者」 職銜實際執行工作的年期。

該辦法一公佈,以前線社工為主的「澳門社會工作者工會 MSWU(下稱工會) 便發起聯署反對。工會認為這與過去十年業界一直爭取的社工互選機制,以及政府當年在立法時承諾「民間代表可以由社工互選」背道而馳。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互選、直選或一人一票非社專會討論選項

對於該聯署,潘志明認為每個社工團體有自己立場、有不同聲音、不同角度表達是正常,但不認同社專會對前線社工意見「掌握唔夠」,社專會經座談會、問卷、專業團體收集意見,社專會委員多次討論如何產生這五名社工委員。

問及社專會在討論辦法時是否無委員提出一人一票或直選,潘志明則回應指,「唔係無人提出過意見,而係主要講到推薦(方式),(委員)都係支持⋯⋯過去幾次社專會的討論主要的意見唔係講緊直選或者一人一票,如果講一人一票、直選,咁(辦法)草案又係另外一樣嘢」。大部分社專會委員都認同「推薦甄選」方法,但問題是如何執行。

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下稱社專會)主席潘志明受訪。

再問及是否無委員認為應要以「社工互選」、一人一票或直選這五委員,他則稱,社專會是合議機關,故在聽完各委員的意見後最後作出決議。

有決議再收意見 產生辦法難有修改空間?潘志明:會以現時辦法產生五委員

對於社專會在有決議後才收集意見做法,似有「強行上馬」之勢,亦難有修改的空間,潘志明並不認同,「又唔可以咁講⋯⋯大家去講要講嘅嘢,其他嘅會、團體亦有其心聲、社專會要考慮整體意見。」他又強調,社專會持以開放態度收集意見,目前社專會則會以此辦法產生五委員。

問及為何「不能」或「做不到」前線社工工會所期望的「社工互選」,潘志明則回應指,「我首先唔講互選好唔好⋯⋯在該(辦法)機制下,經過四輪討論,作為主席在得到決議後公佈該辦法。」又指,該辦法兼顧不同專業團體的意見,社專會「儘可能」綜觀不同意見,產生結論。

「一人一票」沒有在問卷反映

為了收集社工對「產生辦法」的意見,社專會曾向全澳共1,400多名註冊社工發出問卷,收回問卷有251份。潘志明認為,該問卷只是其中一個收集意見的方式,有其代表性。

他又指出,問卷設有自行回答的欄目,詢問受訪者對該辦法有無「其他意見」,但只有小部分受訪者「有其他意見」,這或由於有部分社工可能關注不同事項。問卷雖不會出現「社工互選」或「直選或一人一票」的選項,但受訪者可表達不同意見。「問卷係向一千四百多名社工發出,作為社工睇到可以自己答嘅問題,可以自己做選擇。若果係我想一人一票,251份問卷都可以寫晒,我就係唔同意,我就寫一人一票,寫埋互選,得唔得呢?係得㗎,無人會改問卷。」而這問卷以及專業團體意見所得,「普遍認同辦法都是現實」

「社工互選」只是虛假政治承諾?潘志明:現時法律沒有列明

當年政府在立法時承諾「民間代表可以由社工互選,問及這或變成虛假的承諾,潘志明回應指,如何選出委員已由立法程序確立,但現時法律沒有「互選」程序,「咁無擺係唔係都可以做?社專會委員就現時的狀況都有自己的看法,綜合了意見,再結合返問卷結果(得出辦法)。」

社工無分前線管理層之分

社專會曾舉辦的兩場座談會收集意見,工會批評相關資訊不夠,社專會只事前只發信通知社服機構,社專會的網站亦無相關資訊,故很多前線社工根本完全不知情,兩場座談會只有160人出席,被形容是「社專會VIP座談會」。對此,潘志明並不認同,指出問卷所得意見及兩場座談會主要都是前線社工,自己在座談會上亦向出席的社工問及對該辦法有沒有不同意見。

 潘志明表示,就該座談會社專會已通知有一名註冊的社服機構?,而不少小型社服機構不存在無前線社工或管理層之分。「社工,大家都係社工⋯⋯你分前線社工、管理層社工,其實我又覺得無必要咁樣去分⋯⋯中心主任亦可以是前線社工,在小機構管理層都係前線社工」。

社專會重點工作:讓有心有抱負的社工們參與

潘志明不認同是次辦法是「不想讓前線社工參與」,辦法「是可行嘅,有些人或認為好難」。但相信現時推薦的制度可以促使社工界在專業提升方面互相鞭策過程、相互認識過程,讓社工在今次甄選氛圍中參與、「即使無意願被甄選,亦可做推薦人。」

他又指,辦法雖不是完全回應單一團體訴求,但希望透過該辦法發掘到不同類型社工,再由11名委員去甄選、政府委任,而社專會的重點的工作則是如何讓有心有抱負的社工們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