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未來,自求多福論盡紙本
  近期,本澳兩宗重大事件,不僅在澳門街內引起「高溫式」的熱議,更成為國際社會關注及評論的事項,包括:「9.12」的2021年第七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以及澳門政府公佈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諮詢文本。這兩件事都對澳門影響深遠,當中,前者牽涉到澳門人的政治權利及自由表達的重要問題,後者則是關乎到澳門經濟命脈能否得以保存的重大議題。

澳門,須理性、低調

101 未來,自求多福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21年10月6日 10:10

近期,本澳兩宗重大事件,不僅在澳門街內引起「高溫式」的熱議,更成為國際社會關注及評論的事項,包括:「9.12」的2021年第七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以及澳門政府公佈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諮詢文本。這兩件事都對澳門影響深遠,當中,前者牽涉到澳門人的政治權利及自由表達的重要問題,後者則是關乎到澳門經濟命脈能否得以保存的重大議題。

關於「9.12選舉」,相信歷史會記載著這些資料:2021年第七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澳門回歸以來直接選舉的投票率最低、白票量最多及廢票上反對聲浪最大的一次選舉!

導致這「三個最」的狀況,不必諱言,根由是權力者製造全面封殺民主派參選的DQ案,令到認同民主自由價值及強調公道傳統文化的選民,以選票作出了無聲的抗議。

選管會刻意迴避投票率低真正原因

可是,作為執行DQ行動的選管會,在「9.12」投票日,面對投票率低的狀況,卻完全迥避DQ案的主因,本身是中級法院法官的選管會主席唐曉峰辯稱,投票率高低受多項因素影響,選管會初步認為主因是防疫管控措施,部分在內地、香港或台灣的選民不便回澳;加上天氣酷熱,亦曾出現雷雨,亦會影響選民投票意欲,「其他的都不是主因」。

然則,就以數據顯示,在2017年第六屆立法會直選,選民總數為305,615人,投票人數174,872名,投票率57.22%。而在今年直選,選民總數為323,907人(增加了18,000多),但投票人數及投票率都不升反降:投票人數為137,279名、投票率42.38%。據此,相對於四年前,投票選民是減少了37,593名。

選管會指投票率低的主因是防疫管控措施,部分在內地、香港或台灣的選民不便回澳。可是,人們疑問的是,是否有逾37,000選民在這三個地方呢?而實際情況而言,在內地居住的澳門選民,在「9.12」前夕理應大部分都可以自由出入境,而事實上是不少人都返到澳門投票;至於在台灣和香港的選民,相信數量不足以影響到投票率大減。

但相反的透過數據,當中以邏輯推論則顯示,不少本身支持民主派的選民可能沒投票外,還有不滿DQ舉措的選民(也就是強調公道傳統文化的居民)。據外媒引述學者余永逸表示,在2017年選舉,4張民主派候選名單所得的票數合計為33,800票;今年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比上次少了37,500多票,人數超過以往支持民主派的選民。這反映了一些非民主派支持者都不出來投票。

2021年第七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澳門回歸以來直接選舉的投票率最低、白票量最多及廢票上反對聲浪最大的一次選舉。

至於選管會的影響選民投票意欲的「天氣論」,即日已備受網上及坊間的反駁。網上流傳一間新開張的日本跨國零售連鎖店,吸引到眾多市民不理下雨天而排長龍的圖片,這與投票站門口的清冷狀況可謂是大相逕庭。

還有,於八月初的澳門全民核檢,在首日就有成千成萬的市民先頂住太陽暴曬然後又冒雨下排長龍輪候核檢,由早上到深夜的卻秩序井然,這樣的市民質素實在值得贊賞。但怎麼,基本上同一班人,在一個月後,卻因為天氣酷熱及曾出現雷雨,就不去投票?當中的邏輯何在呢?

不必諱言,DQ事件對本澳門政治生態環境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元素,同時亦頗大程度上影響到澳門特區在國際社會形象。這當中,歐洲議會通過的《新歐中戰略報告》首次提及澳門,批評澳門人權受損,包括禁止公開悼念六四及止阻民主派參選立法會。當然,中方及澳門特區政府分別作出了反駁,然而,在現今複雜的國際政治環境之大時局裡,當對外形象受負面的影響,那麼,澳門理應努力以作為「一國兩制」而尋求對外的小小窗口發展之空間將會愈加收窄,若是,澳門應有的作用也就更加幾等於無了。

中產及年輕人不滿DQ 須政治智慧化解矛盾

另一方面,在「9.12」直選,回歸以來投票率最低外,更白票量最多,達2.29%(2017年選舉0.54%),廢票率高達1.51%(2017年0.74%)且以選票表達反對聲浪最大的一次選舉。再者,從選舉資料亦顯示,在澳門半島、氹仔區及路環區,較多中產及年輕人的氹仔區,白票率和廢票率在三個地區中最高,分別是3.21%及1.86%。

毫無疑問,「9.12」直選所反映出不利澳門的態勢,包括民心尤其中產和年輕人對政府的不滿狀態,權力者需重視處理/化解矛盾,須有政治智慧盡力避免民怨繼續深化,不要再令社會進一步撕裂而影響安穩。

博彩業為經濟命脈 須理性探討

另外,近期還有熱議的正在諮詢修改博彩法,由於諮詢文本不清晰及官員解說不力,令到市場感到澳門博彩業未來前景不明朗,而市場也即時作出了很負面的反應。

對於澳門博彩業未來如何相對地逐步走向健康發展,這是個很重大課題,必須理性探討。也不必諱言,澳門博彩業的新方案,最終拍板的是中央政府,希望在諮詢期間,特區政府真正做好諮詢各方持分者(包括市民和業界)意見的工作(而非走過場式),以至中央政府能夠充分聽取意見後始作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