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7 橫琴,你有幾好?
中央政府9月初公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其後澳門當局不遺餘力地宣傳方案。究竟這個横琴合作區有幾好,恐怕現時難有確切答案。澳門人會否如政府所願,發現其好而視其為安身立命之所,這也需要時間去證明。    

橫琴合作區是澳門投資的場地 吳國昌:「發展」或「陷阱」考當權者的智慧

2021-09-17 橫琴,你有幾好?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9月19日 13:13

 

不少巴士上常播放橫琴宣發展的宣傳片。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一公佈,澳門當局隨即鋪天滿地的宣傳方案,似乎只有當局「一頭熱」而不少市民則冷眼看待,未見有沸沸揚揚討論的場面。直選議員吳國昌認為,這顯示當局試圖塑造橫琴合作區為DQ事件後中央給予的「甜頭」。而這名遭DQ的民主派元老亦坦言,該方案對澳門的發展有利有弊, 能否推動發展或只是投資「陷阱」則要考驗當權者的智慧。「從方案來看,(對澳門)橫琴是投資場地⋯⋯提供一個投資機會,可蝕可賺。扔錢落去蝕咗本咪係『陷阱』,成功了咪叫發展」。

吳國昌:DQ事件打了澳門「一巴」 當局努力塑造「總體方案」成中央補償

對於政府大灑公帑吹捧「總體方案」,吳國昌表示,看到當局努力宣傳橫琴合作區,並試圖將其當作DQ事件後中央給予澳門的補償。「DQ事件澳門似係被中央『打一巴』,當局亦努力宣傳,將橫琴合作區視為中央送給澳門的甜頭,以宣示中央對澳門係好嘅、關心、有利」。

至於中央如何表現出其關心、「總體方案」又如何體現出對澳門發展有利,吳國昌則指,「今次總體方案的設計就係話明讓澳門官員首先制定(橫琴發展)方案」。又指,橫琴合作區是一個甞試,「(中央)係俾(土地)資源你(澳門)、制度發展的空間你,呢個制度可以好靈活⋯⋯俾晒機會」。

直選議員吳國昌

為何再推橫琴發展?吳國昌:除了給澳門「甜頭」外 實為促內循環招數

發展橫琴已提出多年,仍發展平平。吳國昌認為,中央再推橫琴發展除了故意「俾啲甜頭」澳門外,橫琴方案實為內地促進內循環的其中一招。

他又指,中央欲藉發展橫琴促進內需,但不想投入。「咪叫澳門去做⋯⋯中央放咗咁多血,澳門的賭業發展得咁好,(澳門)政府咁有錢,(中央)要澳門的資源feedback(回饋)上去,指定喺橫琴度。所謂feedback唔等於喺澳門口袋內攞哂啲錢。你(澳門)啲錢倒一部分橫琴,如果賺到錢大家有得分,至於分幾多遲啲先算」。發展橫琴的口號逾10年,吳國昌說,過往橫琴定位以發展居住為主,主要吸引澳門人去買樓而非工業或商業。為「總體方案」修改了土地規劃,重新劃分工業及商業用地。

吳國昌:總體方案為大框架 不穩定但具彈性

吳國昌認為,目前的「總體方案」的不穩定性很高、架構好「鬆動」,只提出體制大框架,存在很多不明朗的地方。「沒有事先制定體制⋯⋯甚麼層面的事務跟從澳門法律?或由澳門政府去處理?都無制定」。雖有指澳門可分橫琴經濟成果,「但分幾多?如何分?無講」。又指,在此框架下澳門方可彈性地按現況充實具體內容。「由執行委員會去提出具體內容,當中有多少涉及計劃經濟或市場經濟或兩者皆非、另類壟斷式模式都由委員會去處理,若行唔通可更靈活地調整⋯⋯可靈活地調整各種規矩至最有利投資為止」。又認為,政府將在未來四年內落實「總體方案」的具體內容,再由下屆政府執行。

吳國昌又認為,將來橫琴合作區的運作將參照澳門與內地的法律,「若兩地法律都不適合可以創新一些法侓條文,(橫琴)可視為『新特區』經濟模式」。

吳國昌:橫琴為澳門投資地 成功與否考當權者智慧

從「總體方案」來看,吳國昌認為,橫琴對澳門而言是投資場地,能否投資成功視乎當權者的智慧以及是否適當投入資源,「(方案)係一個投資機會,投資可以係『陷阱』,扔錢落去蝕咗本咪係『陷阱』,成功了則叫發展」。

吳國昌認為,據該方案本地統治階層有權優先提出具體的發展方案、方向或制度。若當權者夠智慧的話,「最低限度先為自己謀利益先及首先惠及與政府有密切關係的資產階級⋯⋯統治階層除了自己有得著外,令到整個澳門有得著」。

「總體方案」列出橫琴將來著重發展科技研發、中醫藥,文旅會展商貿以及現代金融對於橫琴的發展,吳國昌認為當局少不免會諮詢本地商界的意見,但質疑澳門商界未必能提供實質的建議。「澳門的商界對中醫藥有咩認識?唔知道。喺科技發展、現代金融上有咩認識?呢幾瓣都唔係好強」。又指,雖中醫藥唯一是澳門方持續投入的產業,該產業投入大但多年仍未見喜訊。其認為,目前研究中醫藥對新冠肺炎的作用應有可為,但未見有相關的研究成果。「而家都未有公開的成功的研發,暫時睇唔到樂觀的因素」。

澳門在橫琴發展的中醫藥產業園,攝於去年12月。JPG

吳國昌又認為,橫琴發展除看實質方案外,亦受內外的客觀經濟環境影響,非橫琴可決定。又指,雖然大灣區是促內循環重要招數,而內循環是否成功仍難料。內地現時發展「唔係好樂觀」,有很多危機如恒大事件暴露出部分問題包括過量借貸、人力資源亦正在萎縮;同時,亦須面對西方國家某程度的圍堵。

吳國昌:橫琴或實行第三次經濟分配

問及「總體方案」所承諾保障會否隨時被中央收回時,吳國昌的答案是肯定的。但稱,「只要中共的政權是非常穩定,而該政策又有利則穩固(政權)的」則應該該持久些。

他亦關注第三次經濟分配將來會否在橫琴甚至澳門推行。「在『新時代』的社會主義的第三次分配由黨國機制進行,由黨叫你捐錢。用黨組織滲透民間資本或大資家所在的集團內,要求(企業)黨委。唔係政府要求你捐錢,而係黨要求你捐錢,是否會在橫琴進行?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