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議員籲填補停工保障空白 為外賣車手行業訂安全指引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疫情下令僱員束手無策的無薪假遍佈各行各業,其中以旅遊、餐飲、零售、貴賓廳較為突出,即使這些均是疫前最為得益的行業。

受訪個案中亦突顯目前本地就業市場中勞動權益的重要議題如外賣車手保障、外僱尤其家傭的合理權益等等。僱員面對各種自願、非自願無薪假甚至不合理待遇時,有的為保住份工選擇啞忍,有的反抗則遭遇無理解僱。政府是否真的無能為力呢?合理勞權如何得以保障?來自勞工界的直選議員梁孫旭表示,要視乎政府能否從已浮現的問題中找出不足的原因,適時制定政策及保障。

僱員被迫長期放無薪假 停工保障空白

梁孫旭表示訂立《僱員的最低工資》之時廢除了43/95/M號法令,導致現時對於僱員的停工保障處於空白狀態。「立(最低工資)法當時勞工界別已經提出將存在問題,政府亦承諾會有保障,但疫情下發生的無薪假現象是見到政府無做到保障。」認為政府需藉此次疫情浮現的無薪假問題,有關停工保障缺失等對症下藥。

至於是否需要修法填補漏洞,如僱主放僱員無薪假需通知勞工當局之類。梁孫旭認為若任何無薪假都需知會當局或會帶來繁瑣的行政手續,他以43/95/M號法令為例,當時規定倘僱員停工超過16日須知會當局,或參考此規定,無薪假達至某規定時長須向勞工局報備,以便保障勞工權益。

今年3月,有大批建築工人到勞工局求助還一度阻塞馬路表達訴求。該批工人向傳媒表示本地人被外僱搶飯碗。

就業數據須增加 與無薪假相關指標

局方一直以現時勞工法無規定僱主必須申報無薪假的情況為由作推搪,似乎對收集無薪假的具體數據避得就避,然而梁孫旭亦坦言作為勞工社團也無法做更多。「之前工聯做過有關無薪假的調查,但抽樣有限難以反映實際情況。」他提到現時就業相關的數據如「就業不足」,其定義並無包括「無薪假」,而是「僱員非自願工作時數低於35小時」。他建議政府可以在這些就業統計中加入與無薪假相關的指標從而了解社會的整體狀況。另外,相關數據並無包括在澳門工作但居住於境外的群體,他認為數據更全面才能更加準確反映居民的就業狀況。

梁孫旭在訪問中亦提到,政府可透過財政局所登記的僱員收入等顯示的薪酬變化,統計哪些行業在此次疫情中受影響最嚴重又或看出開工不足、無薪假的現象;又謂這類數據對於日後再發生同類情況,以及政策和保障的制定都有重要參考價值。「關鍵在於政府對於現存問題是否願意進一步了解?了解之後有否想過有何解決措施?」

記者反問是否因為政府想不出對策才對無薪假等放任不管?梁回應道很難揣測政府的想法,但強調面對現時空白的停工保障板塊,政府有必要推動政策保障僱員權利。

疫情下聘用大量兼職以規避應有福利?梁:現象應該少有

經濟低迷之時不時傳出解僱員工以減少經營成本的現象,問及有否僱主為規避在全職員工保障上的付出而聘請大量兼職的現象,梁孫旭表示按勞工法規定,全職及兼職員工在勞動權益的保增長上基本相同,當然也有不少僱主透過聘請兼職工作者令營運更具靈活性,但用兼職規避保障的現象應該少有。

不過,他又提及曾收到投訴,有一名本地員工在某公司做兼職員工,該本地人很想做全職但發現相關職位正由外僱擔任。他認為,在此事件中該名兼職的本地人或也只是獲得外僱額的工具,政府須查核擁有外僱額的公司是否都存有這種情況,讓本地人優先就業的原則得以落實。

近年外賣行業興起,街上常見頂著烈日忙碌的車手。

社會上經常聽到建築業僱主聲稱本地員工技能不過關而轉聘用外僱,導致本地工友埋怨本地人優先就業保障如虛設。有意見認為若外僱與本地員工「同工同酬」可確切保障本地人就業機會,僱主不因外僱「便宜好用」而放棄請本地人。

「同工同酬」非萬能藥 關鍵在落實本地人優先聘用及培養

梁孫旭亦承認薪酬較低是僱主多選擇外僱的原因之一,但並非「同工同酬」就能解決,「本身外僱是用來填補不足,不應該因為薪酬較低導致本地僱員不被聘用甚至被解僱,關鍵是如何落實本地人優先的制度」。

梁孫旭以博企為例,需符合中高層員工有超過八成半為本地人,認為當有這種要求時僱主會很積極聘用及培養本地人;反之,一些外判的公共服務多是外僱從事,他歸因於政府沒有作出明確要求,而僱主在希望成本降低的情況下當然會先選擇外僱。

他又指出,過去由於僱主忽視本地人的培養,很多時將本地人淪為輸入外僱的工具,導致聘用之後其未必可在行業內發揮所長,繼而逐漸被行業淘汰,這或是外僱政策出現的後遺症。他強調,提升技能僱員、僱主、政府三方皆有責任,關鍵在於有機會和平台展示所長,僱主真正重視培養本地人。

盡快為外賣行業定安全規範及行業指引

談及新興的外賣平台的車手這一行,梁孫旭表示據目前了解僱員基本都有勞工法所規定的最低保障,或部分自僱人士未必「做得咁足」,但面對該行業的興起,有關的安全規範及行業指引等需到位,認為政府需參考其他地區的做法完善行業保障。否則對於僱員自身、途人、顧客的利益都是損害。

據悉,不同平台計算薪酬方式不同,區別最大或在於有無底薪及加班津貼等等,梁孫旭指出無論何種計算方式,僱主必須確保僱員達最低工資和工時標準,否則將有違法之嫌。面對不少人因疫情投身這行業,疫情過後會否就此衰落?他認為目前此行業年輕人居多,隨著電商發展人力需求只會越來越大,而目前重點是如何做好各項保障令行業健康發展。

在該行業高速發展的同時也引來不少公眾微言,例如在馬路上左穿右插極其危險云云,梁孫旭表示這是該行業其中一個隱患,故顯得安全指引的重要性。車手需於限定時間內送餐,又或想做多幾單而快馬加鞭,梁強調需保障職業安全,因而雖然該行業在澳門仍處於萌芽階段,政府也應作出相應規範及要求,讓服務質素提升之餘僱員權益得到保障。

梁:家傭設最低工資保障不實際

另外,有團體反映家傭超時工作情況日漸嚴重,其不被納入最低工資規管範疇,應如何確保權益不受損呢?梁孫旭表示,家傭僱主並非經濟實體,而世界各地針對家傭的工資制度都是另外一套保障,澳門現行制度符合世界各地狀況,而且假期方面與一般僱員都得到同樣保障。

來自勞工界的直選議員梁孫旭。

他坦言,若家傭亦有最低工資保障不實際,社會暫未對這議題有訴求或共識,難以推動。若家傭能實現最低工資,或有更多本地人想從事?梁稱,「佢冇閂你門,關鍵看有無人願意做,有人願請有人願做」。又稱澳門雙職家庭較多,打工仔生活壓力大,目前家傭薪酬的標準或已屬較重負擔,但認同家傭是輔助家庭環境的重要角色。

遊客增多 經濟回暖有望?

五一假期遊客人數突破疫情下新高,不過梁孫旭指出就業數據似乎未見復甦跡象。他引述國際勞工組織有關新冠肺炎和就業狀況的報告指出,若單純看失業率會低估疫情對社會造成的影響,認為澳門或正處於這種狀況。據統計局新一期 (2021年1-3月)的就業數據顯示, 本地居民失業率為 4%,上升 0.1個百分點,就業不足率亦上升 0.3個百分點至 4.8%。因此他認為政府須密切關注疫情下就業市場的動態發展,收集具體數據等制定適合政策支援就業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