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無薪假之苦 連續十三個月人工打五折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6:16

疫情下經濟低迷,博彩、旅遊業亦未因遊客量創新高而有明顯起色,員工仍人心惶惶。


若有年度熱度詞語的評比,相信「無薪假」定能在就業範疇的詞彙中名列前茅。疫情下,無論是報紙網絡還是議員質詢等,都屢屢提及僱員被放無薪假的慘況,然而勞工局多次回應指勞工法並無規定僱主需向當局申報無薪假的情況,因此根本無從得知「無薪假」的具體數據及實況。本文受訪者的遭遇或僅是疫下行業悲歌的冰山一角,法規之外還藏著更多「不能說的秘密」。

阿明(化名)原本任職某賭廳的七人車司機,於今年三月離職,現時在某社團任職司機,薪酬較過往在賭廳工作是減少約三成。疫情下人心惶惶,失業率不斷攀升,為何阿明還要選擇離職而投身一份薪酬更少的工作呢?原來與前公司強迫員工放無薪假有關。

阿明受訪表示,離職前他每月應月入約兩萬,但公司強迫員工放無薪假,每月十五日,他人工因此打了五折每月只有九千元左右。連續十三個月都放無薪假,阿明坦言月入九千實在無法撐起生活重擔,兩個女兒仍在求學,家中亦有老小需要照顧,眼見疫情漸緩多了就業機會,他就離開了前公司。問及現時薪酬是否能應付生活開支所需,阿明只淡然一句「都好過留喺前公司收九千蚊」。

踏入五月,旅遊區客流明顯增多。

「空白」的假紙 疑似鬼祟手段迫放無薪假

回想起前公司的鬼祟行為,阿明語氣都有些激動。他稱,員工需先在公司的內部程式上申請年假、補假等,然後由直屬上司給予相應假紙簽署,但他發現其中夾雜一張空白的假紙,沒有寫明該員工申請的是什麼假期,後經證實這是公司強迫員工放無薪假的手段。阿明表示疫情下經濟困難,同事都有苦難言,即使知道不妥都不敢反映,亦投訴無門。據悉從去年二月中至今該公司都是這樣操作,阿明引述在職同事的說法稱,目前還增加了更過份的條款,要求員工要簽署有關聲明,內容包括是該員工自願申請無薪假並放棄日後追究權利等等,若不簽則需離職。

阿明提到前公司曾發聲明回應指從來沒有強迫員工放無薪假,他絕對不認同有關回應的內容,認為牽強之餘是「大石砸死蟹」。「車務部每月都有例會,會談及工作上遇到的問題和其他相關事項,但公司從未在每月例會或任何公開場合諮詢過員工對無薪假的意見,沒有獲得員工同意就放員工無薪假還不算強迫嗎?從來冇攤出來講。」

疫情下前公司「胡亂」安排放假申請

除了被安排放無薪假,阿明指出疫情下公司的假期安排也非常糟糕。他表示,在前公司內部程式上申請年假、補假後會顯示「收到,已記錄」的狀態,意味著假期已被批准。但疫情以來他曾三次被胡亂安排放假,申請的假期或是不獲批准,或是申請十日只得四日等,問及上司原因也未得到合理解釋,上司只道更表若更改會影響其他同事,阿明形容猶如被上司「擺上枱」,但也只能選擇啞忍。

目前,阿明已在社團協助下到勞工局投訴前公司強迫無薪假的相關行為,據悉亦有幾位相同遭遇的同事已作投訴,但暫未有最新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