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6 垃圾從何來,歸何處
澳門年產多少垃圾?而所有被稱為「垃圾」的物體,無論可回收與否,最後歸處是否都是已經爆滿的堆填區?又或為垃圾焚化中心增添工作量?  有關去年(2020年)的相關環境數據尚未公佈,以2019年的數據為例作說明。統計局資料顯示,垃圾焚化中心於2019年全年處理55.02萬公噸城市固體廢物, 按年增加5.3%。2017年為51.07萬公噸,2018年為52.25萬公噸。廢料回收方面,2019年,環保局及市政署全年共回收1,141.8公噸玻璃、 441.8公噸廚餘及304.5公噸塑膠類廢料,按年分別增加173.5%、24.5%21.7%;紙類(2,589.2公噸)則減少4.0%。環保局於2019年的「澳門環境狀況報告」中稱,廢物資源回收方面,於 2019 年受內地收緊廢物進口政策及金屬類及紙類出口下降的影響,回收率跌幅較大至16.8%,此前十年回收率皆維持在19%22%之間。  2017年至2019年的「澳門環境狀況報告」澳門的「棄置的城市固體廢物量」以及「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整體呈上升趨勢,前者更在十年間增長接近 1.8 倍。對比新加坡、香港、北京、廣州、上海等地,澳門「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最多,但澳門是其中人口最少、面積最小的地區。這三年間,有機物、塑膠、紙張/卡紙都佔據「城市固體廢物的物理成分」的首三位。  除生活垃圾外,山林垃圾及海洋垃圾同樣值得關注。透過本期專題受訪者的分享,期望能為小城減少可能被「製造」的垃圾思考如何源頭減廢。 

垃圾回收率提升?陳俊明:或因垃圾多咗

2021-02-26 垃圾從何來,歸何處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2月27日 0:00

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表示,近年來澳門垃圾總的回收率似有所上升,或可能是垃圾量增加之故,而非真正回收率提高。他又批評政府在制定環保政策後知後覺,「唔踢都唔郁⋯⋯環保政策方面永遠都係落後一步,冇一樣嘢感到驕傲嘅」。但當這城市的垃圾多到無法處理時就乞求內地幫手,「幾咁被動、幾咁不負責任」。「我哋係垃圾生產者,都唔檢討垃圾生產嘅問題,我哋去乞求人哋(內地),睇吓人哋可唔可以幫手⋯⋯處理下。」

他認為,整個社會必須從源頭減廢,政府亦須考慮法規、政策配合包括垃圾分類立法以及對生活垃圾進行徵費。「(政府)你若講明呢五年之後立會立法分類或者強行生活垃圾要徵費,市民(會)有個意識準備」。

回收率上升?或因混淆

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

陳俊明稱,過去幾年澳門的垃圾回收率似乎有所上升。若回收率只是計去年的回收量比前年升高了多少,是一個不科學的數字。「回收率係升緊⋯⋯可能係因為垃圾量多咗,唔係講緊整體回收嘅率提升。例如,我舊年100件垃圾,我回收10件,10%,第二年,15件回收左,係唔係高左5%?但係入左200件垃圾。」

他又指,近幾年淘寶、網購蔚藍成風,所產生的垃圾可以「災難」來形容。整體黎講,澳門產生的垃圾量增加了,「所以千祈唔好confused(混淆),回收率高咗⋯⋯因回收的總量多咗,基數大咗」。

陳俊明分析澳門回收困難有其原因,一來再買的成本低;二來倉存的成本高,難發展二手市場。他希望澳門做到源頭減廢,垃圾總量下降同時回收量上升;建議市民盡可能延長物品的使用時間,最簡單就是學習節約、自備袋、餐具;選擇購買少包裝的東西或使用可循環再用的物質。

澳門辦公室產生大量廢紙  雖高質但只能燒

在陳俊明看來,城市有大量由辦公室產生的廢紙,雖然質量高,但由於沒有「出路」變成再造紙故只能燒掉,造成浪費而且影響空氣,甚感可惜。「澳門嘅廢紙的質素係好靚㗎⋯⋯只係當垃圾嚟燒。澳門係冇好好地處理,就當左最低層嘅垃圾⋯⋯同啲紙皮擺埋一齊,回收到就回收,回收唔到都係燒。」

他認為利用廢紙生產再造紙在澳門可以商機,再造紙在內地及外國漸受歡迎。但澳門政府在方面的意識仍好薄弱,「(政府)好多時都買啲靚紙啊,仲係原生木材嗰啲紙張」,本地居民亦不太關心如何減少用紙。或成本太平,但若回收的話則「需要嗰啲人力資源、要儲存起、不如燒左算。」陳俊明亦認為二手傢俬市場面對同樣狀況,難以承擔經營成本,而且買新又不貴。

澳門無能力處理自己製造的垃圾

陳俊明指澳門的環保政策比其他地方落後十年。如香港建築廢料徵費已實施幾年,澳門今年先開始行;而且還在建築業高峰已過才實行,「最需要嘅時候佢(政府)唔立法,依家都冇乜大型嘅基建⋯⋯依家先來話收建築廢料,所以係後知後覺。」

內地近年來一直收緊可回收的資源垃圾的入口,很多澳門原可以入口內地的資源垃圾被拒。陳俊明表示,自從內地2018年開始閂閘澳門的回收行業「喊哂」,「閂(拒收)塑膠、紙,2019年、2020我哋喊曬,我哋嘅回收業啲嘢擺喺邊呀?咪見到荔枝碗一大堆垃圾囉。」

「澳門政府一直都冇要求大家減少垃圾,但係佢又自己做唔到(處理),唯有靠內地。依家內地閂閘,咁你就自己諗辦法啦。」又指,見到都是一個困局,但未見到一個解決辦法。

沒有引以為傲的環保政策

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早前在立法會表示,今年無意立法強制垃圾分類。然而,台灣、上海等地都已實行強制立法分類。陳俊明指,台灣、新加坡等都已有垃圾分類的法例。一開始當地的市民一定投訴不方便,但慢慢就會適應。以台灣定時、定點收垃圾的措施為例證明市民可以適應。「澳門政府敢唔敢做?佢就唔敢啦,連諗都唔想諗,呢個就係我覺得好令人失望嘅地方。」他批評政府對此態度不夠明確,認為若無市民壓力,強制垃圾分類並非當局願意碰的事。

唔好賴遊客 「掩蓋左我哋應盡嘅責任」

不少本地人認為,大量旅客來澳或令本城垃圾總量上升。陳俊明則表示若以酒店的垃圾量為例,大約佔澳門總垃圾量三成,不能歸咎於遊客令澳門垃圾變多。當然,若有些旅客在街上扔垃圾則未能追蹤。

街邊的垃圾桶

陳俊明認為,更重要是身為主人家的澳門有沒有設立規矩,讓客人跟隨。「我覺得好多時候人嚟到你嘅城市,遵唔遵守你個規矩,係睇你冇呢個規矩,政府冇定規矩我點樣遵守啊?」如其台灣朋友想來澳都想實行垃圾分類,其他國家麥當勞或西餐店顧客食完之後要自己去分類。「呢度冇呢個文化⋯⋯政府有冇(製造)呢個氛圍?甚至用法規(去)罰款呢?」又以新加坡為例,為了使城市潔淨,「佢係所有嘢都要罰錢,香口膠連買都冇得買⋯⋯呢啲就係由政策開始令你減少垃圾」。

可能有些環保政策一開始會使市民不便,但若實施了,無論本地人或旅客會慢慢適應。「所以我覺得唔可以將呢個責任放喺遊客度,亦唔可以咁樣就掩蓋左我哋應盡嘅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