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繼2017年《論盡》紙本專題「安居難」,今期專題再次探討本市的住屋問題。當年的《論盡者言》提出何謂宜居的命題,明顯地直到今天,該命題對政府而言而非必答題。當年的問題仍然存在。最新一期經屋申請猶如幸運大抽獎,逾三萬多合資格申請者爭奪3,011單位,簡直杯水車薪。無論對公屋恆常供應以及用作公屋建設的儲備土地等,歷屆的政府交出的都是白卷一張。及至現屆,政府則以A區計劃中的兩萬四經屋單位以及四千社屋單位成為「免死金牌」,應對任何對公屋供應數量或房屋政策的質疑。

房屋供應政府「嘆慢板」 議員倡儘快做好長遠規劃

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2月18日 10:10

政府現時諮詢的「夾心階層住房」,是五個房屋階梯(社屋、經屋、夾心階層住房、長者公寓及私人樓宇)的組成部分。圖片來源:《夾心階層住房方案》

政府現時諮詢的「夾心階層住房」,是五個房屋階梯(社屋、經屋、夾心階層住房、長者公寓及私人樓宇)的組成部分。圖片來源:《夾心階層住房方案》

政府現時諮詢的「夾心階層住房」,是五個房屋階梯(社屋、經屋、夾心階層住房、長者公寓及私人樓宇)的組成部分,其基本特徵是,性質屬私人房屋,面積和配置優於經屋,定價高於經屋低於私樓,在設定年限後可於住宅市場出售。

立法議員李靜儀則認為,近年政府土地儲備有所增加的情況下,確實具條件探討更多支援居民置業安居的途徑,但「供應量才是最大問題,現時經屋供應量少而且進度緩慢,其實提出乜咩類型的房屋,市民都覺得樣樣都係有用的,但問題只是樣樣都未供應到。」她認為,政府應該先做好經屋供應,否則即使夾屋制度出台後,亦未必能夠真正幫到市民上樓。

立法議員吳國昌就批評,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於今年5月在立法會進行施政辯論時曾表示,政府將於今年8月至 9月展開夾心階層定義的公開諮詢,但有關諮詢最終拖延至10月中才開展。吳國昌說,若果夾屋諮詢如期在今年8月至 9月舉行,則明年度施政方針就要根據諮詢結果制訂政策回應社會訴求,但現時政府將夾屋諮詢押後,則無形中將政策制訂拖延至少一年時間。

立法議員李靜儀。

立法議員李靜儀。

李靜儀︰經屋供應 增量提速更重要

根據統計局數據顯示,2010年住宅單位每平方米平均成交價格為31,016元,2019年攀升近三倍至107,522元;但期間整體月入中位數僅由9,000元升至17,000元,澳門居民月收入追不上樓價的升幅,置業安居的希望只能投放在經屋上。繼2013年的1,900個經屋開放申請後,特區政府事隔六年,於2020年底再開隊,提供3,011個經屋單位(760個一房廳、998個兩房廳及1,253個三房廳),卻有37,487宗申請。

立法議員李靜儀指出,經屋供應量既少又慢,大部分申請者都只能「陪跑」,導致經屋無法發揮調控私樓價格的槓桿作用,澳門亦走入樓價節節攀升、經屋需求越積越多的惡性循環。房屋局於2017年公佈《公共房屋需求研究最終報告》,報告結論指,2023年前可滿足所有公屋需求,到2026年公共房屋更會「供多於求」。

李靜儀質疑,按現時公屋的興建進度,這份公屋需求報告是否還具有參考價值,「問題係政府每次開放申請經屋都只有一兩千或兩三千個單位,仲要起到幾時先滿足到社會需求呢?」事實上,政府亦多次表明,未來五年的經屋供應只有新城A區的3,011個單位,好明顯這與滿足社會需求仍有好大差距。

李靜儀表示,夾屋政策若能有效推行,可讓居民因應自身條件有多一個住屋選擇,但社會憂慮政府加多一層置業階梯的同時,若供應量有限的話,亦會產生更多的矛盾。若同時開展太多房屋計劃,又可能令興建進度更加緩慢。

她認為,政府提出的五個房屋階梯(社屋、經屋、夾屋、長者公寓、私樓)之間,一定要有互動作用。政府必須對症下藥,做好公屋以至將來夾屋的總體供應量及每年興建規劃,訂定輪候年期,讓居民上樓有期,同時亦要規劃和預留合適作為長者公寓等不同住屋計劃的土地以落實興建,才能緩解樓價高企,更好地解決居民住屋難的問題。

至於夾屋的申請條件方面,李靜儀認為,現時經屋計分排序較後的申請者都只能「陪跑」,仍然是上樓無期,因此,將來的夾屋制度除了要滿足超出經屋申請收入上限的本地居民之外,也應該要照顧到經屋申請排序較後的「陪跑者」,讓他們能夠有一個住屋選擇。而現時經屋單位面積等方面限制都相對較大,夾屋的性質屬私人房屋,因此,各方面的限制未必需要像經屋一樣嚴謹。另外,李靜儀認為,雖然夾屋的售價肯定會高於經屋,但亦不宜訂價太昂貴,否則反而會催谷私人市場。

立法議員吳國昌。

立法議員吳國昌。

吳國昌:夾屋諮詢被押後,即政策制訂被拖一年

事實上,社會不少意見批評政府今次的夾屋諮詢,未有具體的土地規劃,更沒有預計供應數量。立法議員吳國昌批評,當局的態度消極,「有少少拖延性質」。他認為,現屆政府有足夠土地資源,已宣告批給失效的閒置土地的面積達70萬平方公尺,再加上填海新城的土地,絕對有足夠土地儲備滿足社會對不同類型房屋的需求,故不存在公屋與夾屋爭奪土地資源的情況。

他指出,政府最初規劃填海新城有5.4萬個住屋單位,其中,新城A區將興建2.8萬個公屋單位,「仲有2.6萬個單位,最低限度在中短期之內,肯定可以滿足夾屋,甚至長者公寓的需求。」吳國昌又形容政府對於收回閒置地的態度「好飄忽」,一方面聲稱會優先尋找合適的土地興建公屋,另一方面卻又完全無規劃。再者,近期政府又表示,新城D區有可能不填海。吳國昌說︰「這會否少咗萬幾兩萬個單位?如果政府不填D區,就要立即規劃收回的土地興建公屋及夾屋。」

他又憂慮今次夾屋方案或會步2014年諮詢的「置安居」後塵。由於諮詢方案過於開放,每項建議的限制由寬到緊,各有利弊,亦可能各有支持者,因此,諮詢結果可能會過於模糊,以致未能形成社會共識。他說,政府當年以爭奪土地資源作為藉口推翻「置安居計劃」,日後亦可以用「民意唔集中」作為藉口擱置「夾屋」計劃。

房屋局︰公屋與夾屋不存爭地

對於社會關注「夾屋」會否對本地私樓有何影響,以及有不少意見批評政府今次的夾屋諮詢,未有具體的土地規劃,更沒有預計供應數量。房屋局局長山禮度表示,目前A區有2.8萬個公屋單位,偉龍項目有6,500個,連同其他預留建興公屋的土地,有近4萬個公屋單位「一個都不會少」,公屋與夾屋不會出現爭地的情況。政府亦會平衡「夾屋」對私樓的影響,不希望夾屋對私樓造成衝擊。至於將來的「夾屋」選址問題,山禮度表示,現時未有決定,但政府會預留足夠土地。而將來興建「夾屋」時會考慮設計與建設一併開標,以加快興建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