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社區文化設施未有承諾 總規如何實現「文化永續之城」?2020年總規及輕軌東線諮詢 新聞檔案築城危言
「澳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自公開諮詢以來,質疑不斷。爭議之一是其中並未有提出每區的公共設施覆蓋率,難以為之後的詳規訂定標準。 工務局於10月23日的新聞稿提到,澳門的公用設施分為全澳性及社區性:全澳性公用設施為一些需要獨立佔地且服務全澳居民的公用設施(例如大學及運動綜合體),社區性公用設施則以服務當區居民為主,而社區性的公用設施,「主要考慮當區的人口數量及實際服務需要,將根據總體規劃提出的指導性要求,參考各權限部門的相關標準,於詳細規劃階段作具體設置」。新聞稿又提到,在詳細規劃階段,新城區的規劃將根據人口或服務半徑等標準設置各類社區性公用設施以及其比例。 然而,當中提及的設施有衛生中心、教育設施、街市、公共圖書館、社區家庭服務中心等,未有明確包括表演場地、展覽場地等設施。誠然,《城規法》中並未要求要設立有關設施,但如總規欠缺文化願景而未有相關配備,澳門未來要發展文化事業顯然會容易受限,要成為「文化永續之城」是否只會成為口號?各區居民的文化權利又可如何得到保障?值得我們共同思考。  

在未來城市發展藍圖中,「文化」位置何在?

2020-10-30 社區文化設施未有承諾 總規如何實現「文化永續之城」?2020年總規及輕軌東線諮詢 新聞檔案築城危言

文:黑黑

時間:2020年10月14日 11:11

自九月四日開始,澳門市民苦等多年的首份城市總體規劃草案終於出台,並向公眾進行六十日公開諮詢。然而,細閱整份草案諮詢文本,卻只有更多疑慮,尤其是有關文化的部份。

有關未來的城市規劃,不管從經濟發展的角度、旅遊產業的角度、兒童青少年教育的角度、生活質素提升的角度,文化不只有其一席之位,而且皆起著重要作用。試想想任何施政範疇中如沒有了「文化」,我們的城市會變成怎樣?正因其如此重要,文化需要建立制度來維護、來規劃,才得以與其他範疇並駕齊驅,相互起作用。文化的持份者,並不是只有藝術從業人員,更是每一位澳門市民,而推動文化發展、保障每位市民的文化權利,正是政府的責任,然而為何,在這總體規劃文本中,有關「文化」的規劃卻影蹤難尋?!

文化規劃只停留在「遺產保護」?

在規劃草案的「策略性指引」中(P.8/37) ,提及「文化」的只有三條:
第(三)條:提高城市發展與環境、文化及海域利用之間的協調及相容性;

第(五)條:劃定不可都市化地區及相關土地用途,對具自然價值及資源、景觀、考古、歷史或文化價值而在一般情況下不可發展的空間設定限制;

第(九)條:透過合適的城市規劃,保護文化遺產,延續歷史人文氛圍及景觀特色;

以及在「總體規劃的目的」(P. 65)中也有數點內容相似的,然而這些地方所提及的「文化」均欠缺實質的指向,唯一具體提及的是「文化遺產」( 第六章「指引性原則」/P.79) 。雖然文本中也有這樣一句「打造澳門成為文化之城」(P.76),但文本中卻對未來文化發展沒有任何具體的「指引」,不清楚當局要如何「打造」。雖然保護文化建築和資源很重要,然而文化不只有「遺產」,還要有未來的發展,城市才有希望。

事實上文化所牽連的施政範疇很廣,實質內容也很多,更是深入生活的每一個環節,環環相扣,有著千絲萬縷的細節,因此十分需要在全盤的規劃中去思考、去落實,才免於出現成本高昂、冗長而無實質成效的施政。就如中央圖書館的選址問題,拖沓了兩屆特區政府都搞不定,從2002年政府提出興建藍圖,2007年敲定舊法院作為新中圖選址,2016年政府公佈建造費用預估高達九億,再次引來社會議論紛紛,批評其浪費社會資源並有利益輸送之嫌。然而即使如此,不管社會的各種質疑,中標的建築公司設計費用仍然高達一千八百六十八萬。今年新一屆特區政府決心一錘定音,終結這十多年的紛擾,重新定址在塔石愛都,同時亦以此活化這具歷史價值的建築,推翻上任司長一意孤行要拆毀的決定,本來這是對社會爭議的積極回應,但特區政府在這十多年間花費其上的資源如此高昂,猶如倒錢落海,對這些重大施政失誤,政府又有何檢討?對市民又作過何種交代?

既已交了這麼貴的「學費」,應當明白文化規劃是牽一髮動全身之事,規劃不當後果可以非常嚴重,今屆政府在推出城市總體規劃這令市民大眾引頸期待之施政時,為何仍然缺乏周全的文化考量?這實在令人費解。

文化設施分佈不均的問題仍未正視

比起2015及2011年的新城規劃諮詢,這一次的諮詢文件提及「文化設施」的內容更少得可憐,只在P.76中第(一)中提及將「規劃於東區-2的新城A區南端建設城市級地標性文化設施」,「並於外港區-2的文化中心附近以及路環區的荔枝碗船廠片區規劃城市級文化設施,以優化及增添文化藝術場館、圖書館、博物館等」。雖然也提及在未來詳細規劃階段時會「合理檢視、規劃及優化現有文化設施」,但有關這些文化設施的規劃、優化的目標為何?針對什麼問題而有此規劃?有關當局是否認知到哪些文化設施最為迫切?哪些設施對未來發展較重要?現時又有哪些不足需要檢視?這些均隻字未提。

文本中提及將增設文化設施的地方為新城A區南端、文化中心附近等,但一直以來,對文化設施需求最大的,其實是人口密集居住,有著大量兒童及青少年的地區,如黑沙環、青洲、筷子基、台山,還有氹仔、石排灣等地,除了氹仔和石排灣有較具規模的圖書館,其他地區連像樣一點的文化設施都沒有,這些問題當局有否正視?在城市規劃中有否體現?

為何規劃中只強調要興建「城市級」、「地標性」的文化設施,卻對一直以來文化設施分佈不均的問題隻字不提?而且忽略基本的文化設施的建立?那些「城市級」、「地標性」的文化設施指的到底是什麼?是只有「文化藝術場館、圖書館、博物館」嗎?他們又是何種類型和內容?符合現時和未來的文化需求嗎?當局又是根據何種指標認為我們需要這些設施?增加的數量怎樣才算適合?與新增人口的比例為何?現時文本中在「文化設施」這一點上並沒有任何實質數據,公眾又如何能比較和評估這樣的規劃是否合理?

有關未來的文化發展指標、方向和願景等,文本中也是隻字未提。

原有文化區規劃變成「新商業區」

在2015年時,《論盡》曾報道當時那一輪的新城規劃諮詢中,政府已削減了原來2011年時所規劃的文化用地:新城A區南端「文化建築群」消失了,原本標示「旅遊文化設施」的土地,變成了「公用設施」; 原新城B區的「旅遊文化區」則被偷換成豪宅用地。

五年後,政府推出的城市總體規劃文本中,沒有獨立列出各項規劃的用地比例,只是以文字來「描述」該區規劃,使一切變得極為含糊、避重就輕,讓市民根本無從進行比較,難以發現問題。在這次文本中,新城A區南端仍然提及會「建設城市級地標性文化設施」,但同樣沒有比例,不知其比重為何,也沒有提及是哪些設施;而原新城B區,在今次總規中包進了「外區-2」 (P.53、P.92) 雖然當中沒有提及豪宅,但也沒有說不會興建新的住宅項目,而且還增加了一大片「新商業區」的建設,「與周邊旅遊娛樂區協同發展」,以及「沿海地區新發展項目」(P.92),構建「濱水歷史旅遊軸帶」,而在2011年規劃中的文化用地並沒有再提及,只提到了文化中心附近原有的設施,並沒有任何資料提及將有新的文化設施,相信從前規劃中文化用地的大幅削減已成事實。

文化的未來在哪裡?

益隆炮竹廠開展局部開放計劃(圖片來源:文化局)

荔枝碗概念設計 (圖片來源:文化局)

在城市總體規劃推出諮詢的同時,文化局也在九月十日公佈了多項新的文化規劃項目。在此當下,應可視為對城市未來文化發展的一些方向,尤其當中兩項:益隆炮竹廠舊址局部臨時開放計劃荔枝碗船廠片區局部活化利用

目前公佈的資料不多,但從中可以看到文化局對這兩處地點「打造」的用心:主要介紹將在內增建的文創市集、公園休憩區,昔日手工業展示館等,充份配合澳門旅遊城市的主旋律,以及政府主力推動的文創發展。在這些資料中,文化局稱將保留益隆炮竹廠內的建築物和原有佈局,但對於船廠片區卻未有提及在活化過程中將保留什麼,拆掉什麼,改建什麼,也沒有談及將如何展示歷史和地方價值,如何挖掘並深化其文化歷史意涵,與周邊地區的連結為何。使人擔憂的是,我們或許將增加了一兩個讓人「到此一遊」的旅遊景點,但卻永遠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和地方面貌——因為,我們就是這樣失去了福隆新街、大三巴周邊、關前街、瘋堂新街等地方的,還有南灣湖——這些地方長年在推的文創項目到底是什麼貨色,相信心水清的市民大眾早已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因此實在沒有理由不讓人感到擔憂。

然而,這就是這個城市文化發展的未來嗎?歷史場所只能主題公園化,文化只剩下觀光化的出路嗎?希望這個總體規劃草案,能帶出我們更多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