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迫爆來論論盡紙本
號稱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澳門,去年迎來了3,580萬人次的入境旅客,旅客量較2017年同期上升達9.8%,當中大中華市場旅客就佔超過9成,達到3,260多萬人次,升幅達11%。當中內地旅客超過2,500萬人次,升13.8%,當中約一半為內地個人遊旅客。但國際旅客量就微跌1.1%,僅310多萬人次。對於一個旅遊城市來說,旅客量連年增加,若僅從「發展」角度看,或許可提升城市形象、帶動經濟增長外,以及為當地的居民提供就業機會等好處。然則,一個城市是否只著重於旅遊發展,卻忽略甚至犧牲當地居民的福祉及權益,這樣的發展又有什麼意義呢?

【來論】藝術教師招聘費時失事 文化發展應從根本做起

#070 迫爆來論論盡紙本

文:思明

時間:2019年01月22日 9:09

有關早前報導澳門演藝學院(下稱演藝)戲劇學校(下稱戲校)僅餘兩位老師授課,筆者作為戲校舊生,除了深感痛心外,更應讓公眾了解一個相對小型部門的事件,卻反映出整個政府嚴重的招聘制度繁複,落後等問題。

教師職程規定 冇一級才可請二級

根據《第12/2010號法律非高等教育公立學校教師及教學助理員職程制度》第五條所載,作為公立學校的一級教師必須(一)具有包含師範培訓在內的屬中學教育範疇且與主要任教學科領域相關的學士學位;(二)具有與主要任教學科領域相關的學士學位,同時具有中學教育範疇的師範培訓。簡單來說,以澳門大學的課程為例,教育學士(中學教育 – 中文)就符合以上的規定。

如在上述階段公開招聘不到合適的一級教師,根據第十四條規定,方可招聘中學教育二級教師,教授科技、藝術等特殊科目。換句話說,沒有教育學士但有專業藝術學士學歷的人士,在這個階段方可報考。

如在一般學校有此規定,為莘莘學子的學習質量把關,實屬正常不過,但以演藝三校所提供的藝術項目來區分,戲劇卻因法例的局限,引起師資不足的問題。音樂方面,澳門理工學院提供音樂學士學位課程 (教育或表演專業),舞蹈教育學士學位課程亦可到發展相對成熟的國內深造,兩校多年來培育的學生亦相繼從海內外學成歸來,因此,符合相關法例要求的師資亦較為穩定。

戲劇師範」如緣木求魚

那為何單單只有戲劇卻會一波三折呢?因必需先進行的第一次招聘(編按:即2017年11月的開考)所要求的「具有包含師範培訓在內的屬中學教育範疇且與主要任教學科領域相關的學士學位」。個人理解即為戲劇師範的中學教師,是不存在的。

翻查香港及國內大專院校的資料,以香港最主要的表演藝術高等院校香港演藝學院為例,學院網站資料顯示,目前只有「戲劇藝術碩士學位課程」可以主修戲劇教育,而全國知名的中央戲劇學院則於2016年才設立「戲劇教育系」並開辦相關本科(學士學位)課程,由此可見戲劇教育科系還在起步階段,而當中所教授的戲劇教育,實為現今戲劇專業的學系之一。根據中央戲劇學院2019年本科招生簡章,還設有表演系、導演系、劇場美術系和戲劇管理系等,雖然同樣是「教育」,但根本與法例要求的學歷,是完全兩碼子的事情。

按照該法例要求,就算在全國上述最頂尖的中央戲劇學院修畢以上課程,如不是教育專業均不能報考中學教育一級教師,所以,第一次公告聘請的,是本澳或全國根本沒有的戲劇中學教育學士學位人士(從社會文化司司長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的批示,對招聘相關人員卻因沒有投考人報考而予以消滅可以得知)。該次因法例要求而「必要」的招聘,無疑是緣木求魚,造成一輪又一輪的行政程序,才能安全又合法地開始第二次招聘,讓有相關專業藝術學歷的人士,報考中學教育二級教師,如此一來一回,動輒已需時最少一年,費時失事。

碩士學歷不承認 有違教育興澳

另外,更可惜的是為數不少進修戲劇相關碩士學位,縱使在該領域已有豐富經驗的人士,卻一直被同一條已近九年沒有更新過的的法例所限,一個個被拒於門外,無法將所學及實踐中所得傳授開去,實有違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於2019年施政報告提及的「特區政府將遵照國家領導人對澳門高等教育的重要指示,繼續貫徹『教育興澳』的施政理念」。

誠然,法例乃維持一個地方穩定的重要基石,每位市民均有責任維護及遵守。隨著社會發展,科技進步,法律亦應與時並進,而不應因過時而變成落入時代巨輪的砂石,阻礙發展。當香港因西九文化區落成而穩步發展,每月上演過百場不同類型演出的同時,看著培育出無數本地戲劇人材的戲劇學校卻因法例滯後而只餘下兩名老師及行政人員繼續堅守,課程凋零,何其唏噓。

還望有關多位司長能適時檢討法例,澳門從來不缺人才,更不缺錢,只缺能踏實工作、聆聽市民所需及有遠見的領導官員。

 

*來論照登,不代表本媒立場。本文小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