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6 再見 Uber每週專題
服務本澳超過10個月的手機叫車平台Uber將於9月9日退出本澳市場,Uber在本澳經營期間,獲得社會不少掌聲,但亦受到當局的抵制及打擊。政府至今仍未就叫車服務平台的合法化作出任何承諾,與Uber服務相類似的100部特別的士落地無期,今後本澳的公共交通會否又回到Uber登陸前的慘況?政府是否不應抗拒新科技所帶來的方便及舒適,透過立法賦予Uber等叫車服務平台合法地位?對於的士長年以來的亂象,政府應如何規管,還市民出行權利?

手機叫車服務應否合法化?Uber各地命運大比拼

2016-08-26 再見 Uber每週專題

文:論盡編輯組

時間:2016年08月26日 11:11

Uber將於9月9日退出本澳市場,再度引起社會對本澳叫車服務的關注。不少意見要求當局將叫車服務合法化及規範化,利用法律手段對服務進行規管,以保障乘客、司機、營運商及政府的權益。但政府除了不斷「依法執法」,嚴打Uber服務外,至今仍未對這個議題有任何正面回應。究竟其他國家地區如何看待手機叫車服務?

Uber搶攻世界各地市場,引起不少的士工會及運輸業團體連番抗議。(圖片來源:Aaron Parecki)

Uber搶攻世界各地市場,引起不少的士工會及運輸業團體連番抗議。(圖片來源:Aaron Parecki)

 

中國內地:

內地手機叫車服務於2012年開始盛行,並已迅速發展成一個大規模產業。除了Uber中國外,亦有滴滴出行、快的、神州出行等叫車平台亦十分流行。雖然手機叫車服務一直未有合法地位,但國務院上月底公佈《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並將於11月1日實施,變相令這些手機叫車服務平台合法化。

《暫行辦法》分別對營運者、車輛及司機、網約車經營行為、監督檢查、法律責任等方面內容作出明確規定,車輛的使用年限及里數必須報廢,並對司機的勞動權益及專業水平作出規範。

 

台灣:

Uber自2013年登陸台灣,至今爭議不斷。從Uber開始營運至今已被開出逾千萬元新台幣的罰單,亦因未有申請運輸業登記,被交通部公路總局裁定停業處分,即使Uber多次提出行政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被駁回。而本月Uber更被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以不符合實際經營業別為由,撤消公司投資許可。而Uber亦發起「讓Uber留在台灣」聯署,聯署人數至今超過8萬人。

而行政院長林全回應聯署事件時稱,Uber一方面是共同經濟的新趨勢,另一方面也必須有一個適當的管理方法,以及社會上要有一定的容納接受空間,「一個新的制度的引進,也確實有些地方需要去磨合,我們希望交通部在處理這個問題上,能夠更有積極的態度。」

 

香港:

Uber登陸香港後,就一直受到當局打擊。2015年8月,香港警方利用「放蛇」方式以Uber程式叫車,截獲5部車輛,並以涉嫌非法載客取酬及無第三者保險拘捕5名司機。同日下午,警方到Uber位於長沙灣的辦事處調查,有3名職員以涉嫌協助及教唆犯罪被拘捕。警方隨後再放蛇拘捕兩名Uber司機,連串行動令一眾Uber司機人心惶惶。

現時香港除了Uber以外,亦有不少客貸運叫車服務平台,如EasyTaxi、Cetah、Call4Van、GoGoVan等。民間一直要求政府將叫車服務合法化,但港府在落實合法化的工作仍然遙遙無期。

Uber澳門區總經理盧綺雯(圖中)聯同司機到運輸工務司司長辦公室遞信,促請政府將叫車服務合法化。

Uber澳門區總經理盧綺雯(圖中)聯同司機到運輸工務司司長辦公室遞信,促請政府將叫車服務合法化。

Uber6月發起一人一信行動,呼籲用家向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反映「愛上Uber的理由」。

Uber6月發起一人一信行動,呼籲用家向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反映「愛上Uber的理由」。

 

韓國:

Uber自2013年進入韓國市場,但隨即遭遇韓國當局、的士工會及當地的競爭對手抵制,令Uber在去年3月起停止提供UberX服務。韓國國會更於去年5月通過法案,禁止私家車車主提供的士服務。

 

新加坡:

Uber去年殺入新加坡市場,新加坡政府順勢修例,將手機叫車服務合法化及規範化,以舒緩的士供不應求、司機服務態度差等問題。法律規定,司機要自己註冊成立公司,購買保險和向政府繳付路稅,就能營運「白牌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