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醫療事故後續的故事

021 我們病不起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5年01月19日 12:12

事隔一年多,一說起山頂醫院的態度,陳先生還是氣憤難平「沒想過會這樣無賴,他們自以為是專業人士,高高在上,根本不當你是人!」

陳先生的細女前年出生不久,因山頂醫院誤把抗生素當成甲狀腺藥物,服後女兒出現肚臍突出、身體無力、四肢腫脹、排便異常等不良反應。幸好陳先生本身也是醫生,發覺有問題自行將藥量減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為知道女兒為何出現異常狀況,陳先生試過苦苦哀求主診醫生翻查病歷和藥物紀錄。即使證實是開錯藥,事後院方也只是敷衍了事,強調無問題、藥對小朋友是安全的。怕有後遺症,為了請求將女兒送到香港檢查,陳先生一度向醫生下跪,對方才肯為他申請轉介。

ad

事件去年曝光後引發社會很大迴響,衛生局承諾會調查事件。又半年後,陳先生說衛生局由此至終無提過有人要受到內部處分,但他的細女因為腦內壓一度升高,還未知會否有後遺症。這段時間,陳先生一直有帶女兒到香港定期做檢查和評估,現時女兒一歲五個月大,但語言能力只得九個月的程度。

陳先生深怕開錯藥事件令細女有永久性的後遺症(資料圖片)

陳先生深怕開錯藥事件令細女有永久性的後遺症(資料圖片)

「個女係自己的,做父母的一定要儘力補救,智商、記憶力等等都驚會受到影響,要一直觀察。」來往港澳醫院之間,後續治療還要不停跟山頂醫院交涉,開錯藥事件令陳先生一家差點崩潰,連唸小學的二女都感受到家中巨變,差點無法升班。

「當時我太太剛生完不久,我也不敢對她說太多,也不告訴父母。佢地知唔知傷害一個小朋友,等於傷害一個家庭,一個小朋友喺跟足我哋一世,真係好驚佢會有咩事。」

陳先生說,不會接受山頂醫院冰冷的道歉,他們的態度根本沒變過。「之後香港瑪麗醫院發訊息過來,要幫個女做B超,但山頂兒科竟然無通知我地。」又一次,懷疑細女手腳發育有異常的跡象,陳先生致電專科醫生希望安排做物理治療,對方沒有理會,只是冷冷的問他們有無家族遺傳病史,陳先生直言覺得很侮辱。作為苦主受盡白眼,後來他連去香港的十幾萬治療費也索性自己出,不要山頂的一分一毫。

「你善良,他們踩多你兩腳!點解佢地讀咁多書,可以咁漠視人的生存權?如果我們不是有點醫學知識,他們真的可以蒙混過關。行政上,開錯藥已經是很嚴重,受害的還是一個小朋友。無錢的話,真的不知怎算好,不是人人都有能力一下子拿十幾萬出來醫病。」

曾經想過透過法律討回公道,但不少律師一聽是山頂醫院都不敢接,敢接的只是問一句「你想賠幾多?我最多可以幫你爭取賠20萬。」陳先生聽罷只是失笑,「20萬?我頭家差點散晒,俾人玩咗成年,為何只可要求賠償?我只想問對方是否不需要負任何責任?我覺得生在澳門真是一個很悲的事!我們無辦法再深究落去,再搞只有自己損失越大。」

諷刺的是,之後山頂醫院的實習醫生培訓課程開考也有打電話叫陳先生報名。曾經在深圳和廣州的大醫院實習,剛回澳時陳先生都想進醫院工作,提升自己的醫術、接觸更多病例,有學以致用的機會,但如今他不會再存有任何幻想,「你看陳寶裕事件,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只係因為醫生無見過病例就當無事,為咗自己顏面,就說他是精神病。點解當初不肯多花些錢去醫好一個人?至少將來佢可以自力更生!」

「以前想進大醫院做醫生,除非你真係好有本事,有超高實力,否則不靠人事關係無辦法進去。如果不隨波逐流,很容易會被打壓,有能力的做餐死,無能力的閒死,大醫院就是這樣。」

即使本身也有私人執業,陳先生完全贊成將來要提高醫生專業資格認證的門檻,否則結構性問題根本無法解決,類似的事故還是會一再發生「澳門醫療真的很落後,比我15年前做過的深圳醫院還要差。做醫生,不但要有醫術更要有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