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明的澳門》的價值

戲游花間 藝文爛鬼樓

文:何志峰

網址:https://aamacau.com/?p=13702

時間:2014年12月24日 12:12

今天終於看了十八年前無緣看到的澳門本土電影《亞明的澳門》。

這是導演的故事,非常簡單。美國讀電影回來的青年,想在澳門拍片,到處找資金,一個人一個人問,每個機會都不放過。本片以夾敘夾議的手法描述了澳門1994~1996年這個時期的情況。

看完時大家詢問導演,這個作品究竟用了多少錢來拍攝。約二十萬。那個年代,二十萬可以買房子了。他就用了這些錢,拍了《亞明的澳門》。觀片過程中,我不停詰問自己,在澳門拍攝這個電影,值唔值?
最終,我的答案是︰簡直是太值了。

藉由這部影片的內容,我們回到那一個時空︰知道1999年將會回歸,關閘這一邊仍是掛著葡萄牙國旗,每個人都對可預見的將來有不同的心情。這部影片正是用故事去敘述、用訪問去紀錄,等候殖民即將完結的澳門華人的心情︰知道要回歸,但不知道將來會變得如何。他們對將來好像沒有希望,但又好像沒有去到絕望。每一個澳門人都知道澳門自身所處的位置,對於時代的進程,又好像很無力。

在座許多觀眾,當年是讀小學甚至是被父母手抱著的嬰孩,對於大家來說,這種感覺簡直是人生首次的衝擊。

《亞明的澳門》

《亞明的澳門》

小說如白先勇《臺北人》,亦描寫出人在政權更迭之後的心情,但通常都是政權更迭後方一一出現的作品。因為政權已經變更,創作者必然會受到變化後的時代的所影響。但《亞明的澳門》是知道政權快要更迭的人的心情,深深地鑄在底片裏。而政權更迭往往會使人措手不及,尤其都是武力征服,像澳門這種和平轉移政權的例子很少。所以,預知將來改變而又未知將來如何改變的心情,被朱佑人捕捉了,實屬難得。

為什麼難得?可能我們還沒有覺得可貴之處。我又問問,現在有沒有第一手資料,知道在1849年前,那位獨臂的阿馬留總督(銅馬總督)將澳門拓展到關閘之前,那些在城牆之外,關閘之內的人,例如龍田村和望廈村村民的心情?他們是驚慌還是無所謂?他們的想法到底是怎樣。

這種「澳門人一個時期的心情紀錄」的作品,在澳門流通,會成為澳門歷史長河裏的一個刻度。就好像飛歷奇小說的存在本身,就是這個城市的記憶,就是這個城市的味道。這些記憶和味道,構成了我們的澳門。

如果只是在意這種電影會不會賺錢,這實在是太傻的問題了。
這些文藝作品,極有價值,可能它本身不能自動產生價格。但價值必從此中產生。
日後的創作人,在這些片中看到有木屋的澳門、會在三樓將菜藍吊下騎樓買報紙的澳門、舊工人球場門口有賣唱者的澳門,將看到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態及內在情感。這些紀錄,日後創作相關題材的創作人必定可以作為重要參考。

題外,如《三國演義》是中國的小說,若看人物性格描寫、權謀運作,讀者當然會看原文小說,但其產值卻用在無數的電視、遊戲、漫畫中。
由此觀之,飛歷奇筆下的鴉片煙館、水手、挑水姑娘、土生對葡萄牙的態度等等等等,是上世紀中屬於澳門的一些元素。朱佑人底片中亞明的心情,又是回歸前澳門的一些元素。這些元素,有待被將來的創作人充份使用。

這些便是澳門的味道。今天,缺少了澳門味道的作品,市場上普通的男歡女愛的電影,多的是。劉德華、舒淇在澳門拍過《游龍戲鳳》,章子怡、王力宏在澳門拍過《非常幸運》。這些電影在澳門取景,皮肉有了,但終究不是澳門的精神筋骨。

飛歷奇的辦公室火災,一些手稿便沒有了。澳門的影像作品,應該要發行DVD,在民間廣為流傳。

十八年後,看到了《亞明的澳門》,非常感動。

donation-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