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回歸十五年專題〉 人生有不同軌跡。當有人拼命想出逃,逃離這個充滿異化感的小城,卻有人揮別台灣生活的小確幸,舉家遷回澳門。沒想到遠觀的燈火璀燦、繁華盛世,置身其中卻只是夢一場。 〈大換班〉 第四屆特區政府領導班子大換血,是回歸十五年來首次、也是最大規模的換班。十名主要官員僅審計長留任,其餘均是新人。如此大刀闊斧的人事調動,帶來的將是施政新氣息還是「一蟹不如一蟹」的困局? 【藝文爛鬼樓】澳門獨立電影發展,不止十五年。要觀察回歸至今的文化環境,要選一種藝術類型作檢視的話,首推自是電影。電影最能讓人對一個地方產生想像,有如城市的一面鏡子,尤其在急速變化的地方。 【人物專訪】十一月初澳門球壇發生一樁喜事:尚未滿廿二歲的梁嘉恆,成為澳門首名加盟香港超級聯賽的職業球員,這不光是他足球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也標誌了澳門足球界新的一頁。 【歲月留情】新的土地陸續開發。地的名字是「和諧大馬路」、「樂居大馬路」;新的大學城開學了,學生踏着的,是「大學大馬路」、「中央大道」、「強身大馬路」……當官方力以「中葡交流平台」為目標,以「中西文化交融」作賣點,小城的街巷之名實浮露出對官方方向的淡淡叛逆。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百年「義順」見證 新馬路那些年

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12月18日 12:12

還記得那些年的新馬路可樂樽霓虹燈嗎?議事亭前地的「義順」牛牛招牌,永存在《花樣年華》光影片段之中的「龍記酒家」,港客食佛跳牆必到的「寶石酒家」……這些澳門人的集體回憶已不經不覺走進歷史塵跡,九十後可能已沒有多少印象。在這個中心區取而代之的是,化妝品、杏仁餅手信、大型連鎖集團、藥房和名店。走在新馬路,遊人如鯽,寸步難行,如非必要,澳門人已少有到「噴水池」一帶。

撤出的不光是這裡的人。回歸十五年後的今日,龍頭產業騰飛,但在天價舖租底下,老店陸續退場,新馬路已「淪陷」成為金行一條街,未計殷皇子馬路一段,已有25間珠寶鐘錶店,惟獨靠著一碗雙皮奶起家的250年老字號「義順」依然屹立不倒。三年前業主開價三億賣舖,第六代掌門人羅東源帶著牛牛招牌遷出議事亭老舖,搬到新馬路的另一邊。夾在兩間金舖中間,被兩旁刺眼的射燈「夾擊」,牛牛招牌沒有了昔日的醒目顯眼。

在議事亭前地的「義順」牛牛招牌和龍記酒家已成為集體回憶。(圖片:陳永漢)

在議事亭前地的「義順」牛牛招牌和龍記酒家已成為集體回憶。(圖片:陳永漢)

三前年前業主開出天價「義順」被迫搬到新馬路另一邊。

三前年前業主開出天價「義順」被迫搬到新馬路另一邊。

飲水思源 守住老店
遊客如潮水般不斷進進出出,生意做不停,但老闆心中想著的卻是另一件事,租約很快又到期,租金隨時加到過百萬,老闆說出了一個現實,「如果不是自己舖,搵埋仲要貼荷包都未夠交租!」

今年五十有八,已是半退休狀態,羅東源坦言慶幸有祖業護蔭,他16歲就出舖頭幫父母,挨了大半世,家族在澳門亦有幾個舖位,否則,傳統中式甜品店怎能跟大財團「搶舖」?「老實講,今日我收租多過我賺嘅生意,如果賣咗佢,幾代人都食唔晒。但義順有250年歷史,如果我今日唔做,好對不起父母,做人要飲水思源。」

現址租約即將期滿,羅老闆已決心收回新馬路另一邊的舖位,重新裝修,做永久總店,寧願蝕租賺少一些,也堅持「義順」的招牌不能撤出新馬路。「250年老字號,如果係新馬路都開唔到一間義順,我就好失敗!做生意既嘢賺少啲唔緊要,但千萬不能蝕,搵到就好使啲,搵唔到咪好天搵埋落雨柴囉!」

義順老闆羅東源坦言,將舖位賣掉可以一世生活無休,但為了報答父母恩保住百年老字號,即使蝕舖租都要繼續做。

義順老闆羅東源坦言,將舖位賣掉可以一世生活無休,但為了報答父母恩保住百年老字號,即使蝕舖租都要繼續做。

義順招牌雙皮奶的獨門秘方,為上一代老闆羅玉山所創。250年的老字號,至今已傳至第六代。

義順招牌雙皮奶的獨門秘方,為上一代老闆羅玉山所創。250年的老字號,至今已傳至第六代。

生意再好 不敵貴租

一碗雙皮奶,滿載幾代人的用心和傳承。想當年,澳門杏仁餅、雙皮奶,港澳無人不識,一說起羅東源總是一臉滿足自然流露。「義順」的黃金歲月,源於老闆父親不斷鑽研創下一道改良秘方,純淨鮮奶不加蛋白,糖的份量控制適中,令雙皮奶口感更軟滑,奶味更香濃。再加上珠海自設牧場,每日新鮮運到,保證牛奶品質。八、九十年代,全澳十多間奶品店幾乎都是羅氏家族經營,香港、加拿大也有分店。

即使九七、九八年一段黑幫仇殺、槍聲不斷的日子,○三年「沙士」經濟嚴重衰弱,老闆說多得議事亭前地得天獨厚的位置,「義順」都從未試過虧本,「我好彩!人地叫晒救命減人工,我一毫子都無減,只係停咗雙糧,都賺返七成。」 但時至今日,小本經營的奶品店一間間消失,「義順」家族的奶品店全澳只剩下4間。

「依家生意係好咗,但係租金要交多十幾倍!做埋做埋都係俾晒租。舊時回歸以前我賣一碗雙皮奶20蚊,現時28蚊,多咗6蚊要來交租都未夠。」2003年開放自由行,市面一片好景,議事亭幾乎是遊客必到,「義順」生意更是門庭若市。回歸初期日賣500碗雙皮奶,現在每日賣出約700碗,但羅老闆卻懷念起昔日那個還未要成為「國際旅遊休閒中心」的寧靜小城。

「以現時市價的舖租計,我貼埋錢都做唔掂!剛回歸的時候,我一碗雙皮奶成本是10蚊,可以賣到20蚊,即使現時成本仲係10蚊,我賣到28蚊一碗,七除八扣,賺得一兩蚊,即係我哋幫業主打工!」

過得到嚴冬,捱不過貴租,即使是自家舖,不少老店也因無人接手而逐步退場,輕輕的,揮別一個黃金時代。那些年,街角小店的好滋味你還記得嗎?

「義順」人流極旺,坐滿人的座位,剛有客人起來,便又有客人進門。

「義順」人流極旺,坐滿人的座位,剛有客人起來,便又有客人進門。

議事亭附近以700平方呎的地舖租為例 (資料提供:力行地產 )

議事亭附近以700平方呎的地舖租為例 (資料提供:力行地產 )

Screen shot 2014-12-16 at 5.22.5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