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回歸十五年專題〉 人生有不同軌跡。當有人拼命想出逃,逃離這個充滿異化感的小城,卻有人揮別台灣生活的小確幸,舉家遷回澳門。沒想到遠觀的燈火璀燦、繁華盛世,置身其中卻只是夢一場。 〈大換班〉 第四屆特區政府領導班子大換血,是回歸十五年來首次、也是最大規模的換班。十名主要官員僅審計長留任,其餘均是新人。如此大刀闊斧的人事調動,帶來的將是施政新氣息還是「一蟹不如一蟹」的困局? 【藝文爛鬼樓】澳門獨立電影發展,不止十五年。要觀察回歸至今的文化環境,要選一種藝術類型作檢視的話,首推自是電影。電影最能讓人對一個地方產生想像,有如城市的一面鏡子,尤其在急速變化的地方。 【人物專訪】十一月初澳門球壇發生一樁喜事:尚未滿廿二歲的梁嘉恆,成為澳門首名加盟香港超級聯賽的職業球員,這不光是他足球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也標誌了澳門足球界新的一頁。 【歲月留情】新的土地陸續開發。地的名字是「和諧大馬路」、「樂居大馬路」;新的大學城開學了,學生踏着的,是「大學大馬路」、「中央大道」、「強身大馬路」……當官方力以「中葡交流平台」為目標,以「中西文化交融」作賣點,小城的街巷之名實浮露出對官方方向的淡淡叛逆。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從大環境看澳門電影發展

020 這十五年,你幸福嗎?論盡紙本

文:何家政

時間:2014年12月16日 17:17

對於一個地區的電影發展歷程,通常都以具代表性的電影作品、導演、演員等作為基本座標再延伸討論,本文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切入,從大環境的變化對本土電影錄像發展的影響作為切入點來作簡單介紹。

回歸前的情況
澳門在1999年正式回歸中國(被歸還給中國),葡萄牙人正式結束了對澳門的統治,當年我仍然處於中學時代,也看了一些本土的電影作品,例如:《阿明的澳門》(朱佑人導,1996)、《騎單車的人》( Ivo Ferreira導,1997)、《沉默澳門人我不是》(朱佑人導,1999)、《一把火》(許國明導,1999)等,這幾部作品在回歸前是很重要的本土電影,對當時仍是高中生的我有很大衝擊。我對於回歸前的澳門電影錄像發展情況並不十分了解,透過網路搜尋了些補充資料:

「90年代,澳門始有實驗電影製作,羅桂炎拍攝八毫米實驗電影,如《極樂》和《華氏一九七二》參加香港「衛影會」在大會堂舉行的放映活動。在80年代初,羅桂炎為望德堂靑年中心主持了一個有關八毫米實驗電影的短期課程,參與的年輕人劉晚雄,夥同幾位朋友,創作了《第二站》(1982)和《文武雙全》(1982)。

90年代初期,澳門文化司(文化局前身)開設視覺藝術學院,開辦錄像課程,黃志榮任導師。《自食其膠》(馮瑞芳導,1993)、《片斷》(區德昌導,1993)和《失落的年代》(鄧志超導,1995)都是當時學員們的作品。

1993年,朱佑人在美國讀電影回來澳門籌拍畢業作品,拍成自傳式的《亞明的澳門》(1996)。《亞明的澳門》用十六毫米拍攝,標榜是「完全澳門人製作」的觀念,實際上有香港班底幫忙,但導演、製片、資金、演員,均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1996年在澳門上映時被稱為第一部澳門獨立電影,並在社區中心放映。

同年,由澳門東亞大學公開學院同學會聯同香港藝術中心及澳門市政廳(現民政總署)聯合舉辦了「電光幻影——港澳獨立錄像短片匯映」,連續三天在澳門綜藝館舉行,並有導演在放映後與觀衆進行交流。參展者包括黃肖萍、黃志榮、區德昌等,可說是首次大型的錄像放映活動。

1997年,朱佑人回澳工作,並於1999年1月成立「拍板視覺藝術團」,發展錄像活動。同年3月,「錄像空間」亦相繼成立。1999年底,澳門舉行「全城接觸澳門錄像節」,許國明的《一把火》(1999)及葉志勇的《Blurr》(1998)均有參展。」

回歸後的情況
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來自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博彩企業紛紛來到澳門開設賭場,讓澳門的產業結構產生了具大變化,由於產業結構比以往更趨向單一化。使中央政府反思到產業適度多元化的重要性,結合澳門四百多年中葡文化融合特色,於是引入了「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文創產業的興起,對本土電影錄像的發展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這契機促使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的變化,包括增設文創專責部門。2010年3月文化局增設「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電影、錄像及多媒體的藝術形式更被正式納入政府支持的框架之內,其中2014年推出的「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最具影響力,為本地電影人提供預估製作費70%(上限150萬元)的拍攝起動金。

首屆有四項計劃通過審批:徐欣羨《戀家》、Ivo M. Ferreira《Clich》、何飛《心之島》及陳嘉強《過雲雨》,評審團同時對電影的宣傳推廣方向給予專業意見。

「文產基金」催生大量文創公司
特區政府於2010年5月成立的「文化產業委員會」屬於咨詢性質,當中電影錄像發展範疇的委員亦曾針對過電影發展向政府提出建議,他們亦曾向民間收集過澳門電影發展的建言。另外,在2013年10月由政府注資二億元的「文化產業基金」正式啟動,並在2014年6月至7月期間接受預約申請資助,「文產基金」只接受商業公司申請資助,目標是大量扶植本土文創公司,這也間接促使了大量影像製作公司、多媒體設計公司及其他電影相關公司的成立,對未來的電影發展打下基礎,讓到外地讀電影專業的學生對回流澳門也抱有希望。

本地製作很難得到博企支持
近年許多外地製片組選擇來澳拍攝電影,一些國際性的電影節也選擇來澳舉行,有些與本澳的娛樂集團合作,獲得酒店住宿、交通配套及豪華場地的支持,名氣越大的劇組,就越能獲得博企的支持,反觀本地的小型製作要獲得博企的支持就相當困難。因此可以預見,未來澳門商業電影發展除了政府的支持外,本澳各大娛樂集團的支持亦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電影人、政府和博企集團三者之間可以建立起怎樣的合作關係?將是值得探討的議題。

文化中心對本土影像的推動
從2007年開始,澳門文化中心舉辦的「國際電影及錄像展」其中的「澳門製造單元」,每年均吸引大量澳門本土電影人參與,成為年度盛事,更是本地電影作品發表的重要平台。「澳門製造單元」可說是澳門回歸後,推動本土電影發展最大的動力之一,而且兼具廣泛性,包括紀錄片、劇情片、動畫等不同片種,在數量和質量上均逐年進步,尤其對紀錄片發展影響深遠。

活動開始至今已資助過約50部紀錄片的拍攝,參加者不但獲得製作資金,還可獲得技術協助和專業意見,使本地湧現出大批紀錄片人才,包括:何穎賢、劉善恆、張健銘、陳雅莉、林鍵均、何飛、何濠暉、António Caetano Faria、徐欣羨、何威、周仲然、陳子揚等。也產生了一批優秀的紀錄片,包括:《舞•價值》、《女移工》、《豬排包搭咖啡》、《時間遊》、《櫃女孩》、《二度空間》、《美人魚》及《荒蕪中裁花》等。2012年起,活動重新定位名為「澳門影像新勢力」,更將資助範圍擴大至「劇情短片」及「動畫」,開放更大空間予不同領域的電影人。

「堂口故事系列」掀開本土電影新一頁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開創「城市電影」先河的「堂口故事系列」,由「拍板」策劃及出品。《堂口故事1》是在2008年,由五位澳門土生土長的電影人:朱佑人、許國明、陳嘉強、何家政及Sèrgio Perez執導,以社會急速發展與變遷為主軸,開拍以澳門五個堂區為背景的錄像電影。其後再於2011年進行《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的拍攝計劃,獲得各界一致好評。繼而再籌拍《堂口故事3》,即將在2015年推出。其中《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更成功於本澳商業院線上映,以公開售票形式上映了14場,進一步建立了本土電影與商業院線之間的合作關係。該片於台北影業進行後期影像處理,亦加入了歌手小肥、Soler及台灣藝人朱蕾安,以本土題材,結合海外專業製作團隊,寫下了澳門電影發展新一頁。該片同時獲得了葡萄牙AVANCA國際電影節的獎項,並入選日本京都和東京的影展。

官方影像另一論述
2009年,為慶祝澳門回歸十週年,一批電影人拍攝了「澳門題材電影」,也可以稱為「澳門主旋律電影」或「慶回歸獻禮電影」,例如:《奧戈》、《還有一星期》、《澳門往事》、《澳門1949》等片,這些電影部分由澳門政府出資拍攝,普遍被視為「澳門題材電影」,與「澳門電影」在概念上不盡相同,在當時也引起過關於身份認同的討論,或許在往後的回歸20、30或40周年之際,將會有更多類似的「澳門題材電影」生產。

本土電影人努力開創局面
此外,一些重要本土電影創作人的努力亦不可忽視,例如:許國明的《夜了又破曉》,開創了澳門獨立長片的先河;何飛的《痕跡》也是近年澳門難得的劇情長片;陳雅莉的商業片《沙漏愛情》更是難得,該片由北京馨香沐喜文化策劃有限責任公司出品、香港李力持所屬公司及澳門飛夢映畫聯合攝製。《痕跡》及《沙漏愛情》同時入選了第23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並於電影節的「港澳影展」中放映,其中《痕跡》被電影節組委會選為該展映單元的開幕影片。

還有兩個影響因素
以上是本人對澳門近年電影發展的總體印象,其中有兩個較遠的因素未被提及,就是澳門的「微電影」發展,以及《著作權及有關權利之制度》第43/99/M號法令(經四月十日第5/2012號法律修改)。

「微電影」通常是指與廣告商高度合作的劇情短片,也可以說是網路或通路媒體創製內容,用以行銷的一種手法。現時澳門很多社團或機構,都會利用「微電影」作為媒介,推銷自身的理念,一時間,利用劇情短片來推銷理念成為了澳門社會的常態,此情況將有利更多創作人催生創意,讓大眾更容易親近本土影像作品。

經濟局下設的知識產權廳主要是辦理與知識產權有關的事務;至於知識產權的執法部門就是澳門海關,澳門海關同樣下設有知識產權廳,再下設有「監檢處」及「技術及訴訟處」。在歐美等發達國家,知識產權的保護對電影行業的發展有著密切關係。除了保護創作人的權利之外,電影作品的版權及播放權等交易,亦是推動全球電影貿易的一大支柱,也是澳門電影將來需要發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