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蔡梓瑜︰聖若瑟大學喪失社會良知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06月26日 21:21

時事評論員蔡梓瑜認為,聖若瑟大學因有教師評論政治而作出辭退的決定,「就等同於一個歷史老師,嚴禁教六四。」校方在今次事件的取態喪失了大學從古至今的職能──即代表社會良知。「社會良知需要言論自由來表達,言論自由是推動社會進步,以及監察政府的一個很重要的職能。如果大學只是一座象牙塔……只為教書而教書……而不為社會發聲,這是不公義的。」

作為「牧民議會」的議員之一,蔡梓瑜表示,會尋求其他成員的支持向主教動議召開「牧民議會」,以表明澳門教區在今次事件的立場,關注點放在天主教教育應承擔甚麼社會責任,他說︰「天主教的訓導不光是要求教友奉行宗教禮儀,而是要做一個伸張公義的人。」

_DSC0070

聖若瑟大學公開信的曝露出三大問題

蔡梓瑜認為,從聖若瑟大學的公開信可以看到,該校作為辦校者有幾個行政主導的特色。第一,「作為校長,我認為學校既教授應該教書既就教書,哪怕你是政治學既學者都好……但是在校園裡,你只係在象牙塔裡面教書。」

第二,該校莫視基本法對言論自由的基本保障。「因為佢既公開信講到,有些言論可能在歐美可以接受,但是在今日的中國不可同一日而語。澳門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不是中國其中一個省市。基本法保障我們有高度自治,有言論自由。這好顯然可以睇到校方既取態,自我審查,或者俾大家充分睇到校方一個自我馴化的歷程。」

第三,校方因財政壓力的「跪低」。他指出,聖若瑟大學作為私立大學,沒有公立大學那麽多資源,極需要捐贈,以及政府的另類資助。據《正報》報道,聖若瑟大學在2010年開始接受政府資助,其中,接受澳門基金會相當大額的資助,單是最近的「資助興建校園的部份經費」(第二期資助款) 已高達四千五百萬元。向聖若瑟大學提供資助的政府部門還有: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科學技術發展基金等。該校校長在公開信中亦承認校方有財政困難。

 

教會不應向財力跪低,違背教會公義精神

蔡梓瑜認為,作為一間大學,尤其是有教會背景的大學,應該十分崇尚普世價值。然而,財富與普世價值經常會產衝突。「天主教本身既信仰立場亦都好清楚……天主教既普世價值係更加先尋求公義,然後再睇財力。然而,好顯然校長係向財力跪低,就話今日聖若瑟大學好依賴財政來源,所以,好有可能要採取一些滅聲行動。」他認為,大學有責任穩建自己的財政來源,而不是透過縮減言論自由,或者打壓學者的言論自由,而獲取資源,這完全違背了教會的公義精神。

綜合以上三個方面,蔡梓瑜認為校方在今次事件的取態喪失了大學從古至今的應有職能──即代表社會良知。「社會良知需要言論自由來表達,言論自由是推動社會進步,以及監察政府的一個很重要的職能。如果大學只是一座象牙塔……只為教書而教書……而不為社會發聲,這是不公義的。」

他認為,該校因有教師評論政治而作出辭退的決定,該做法「就等同於一個歷史老師,嚴禁教六四,」他說,「一個政治學者,就地取材去觸及本地政治既言論,甚至發表一些較為激進既言論,只要不牽涉到違法,大學應該容許教師有充分的自由。因為大學裡面要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才能讓學生感受到言論自由的可貴,才能推動大學生應該有的良知以及作為公民應該要有的義務。」

 

大學中層多自我馴化

另外,蔡梓榆認為不少學校的中層都有「一個自我馴化的過程」。政府及大學的高層都沒有表明不容許學生有表達的自由。然而,這些中層會揣摩「主子」或高層的心態,「呢個係咪你地都好想我地做,或者呢個你地係咪都支持架?我睇到就似乎係有啲捉錯用神。」

他指出,近日澳大女畢業生舉牌的行為,在其他先進的地區甚至中國大陸的大學城,都已是司空見慣。然而,在強調一國兩制,言論自由的澳門特區,反而出現如此粗暴的行為。「咁粗暴既時候,就俾人睇到你既意識形態,你好行政主導,讓人覺得你係打壓言論自由。」他認為校方的處理手法上,絕對可以溫和,以及「軟著陸」。他說,作為一個學術機構……連一個咁樣既包容都做唔到既時候,咁係咪正正冚咗大學一巴,大學更加唔主張言論自由呢?」

蔡梓瑜擔心干預言論自由的無形黑手已經伸入校園,他說︰「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捍衛我們現在擁有的言論自由,如果因為咁樣的息事寧人,或者噤若寒蟬的時候,我覺得未來的言論自由係會更加收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