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屆政府的挑戰︰誠信破產施政難行  社會分化全方位受攻擊

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3:23

尚有數月時間,便到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然而,到目前為止,僅有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表明將「競選」連任,並得到一眾建制派「表忠」支持。澳大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說︰「大家都不會再猜誰是特首,現時都唔會再出現有實力的人士出來參選。」他認為,崔世安成功連任已成定局,來屆政府的主要官員的人員才是「比較頭痛」的問題。

余永逸預計來屆政府雖然已經掌握到社會發展方向,然而,施政將會更加困難,因為,今屆政府在2012年的「+2+2+100」的政改一役中,已經將官民的互信徹底破壞,社會分化的情況將越來越嚴重,年青人不相信政府的制度,將有越來越來的年青人衝擊現行制度,對現在已經「千瘡百孔」的特區政府進行「全方位攻擊」。

ad

他說,現在被視「激進」或「進取」的年青人,未來的十年,廿年都會以這個方式展開抗爭。「問題在於政府如何面對?不理?遏止?還是緩和它們呢?」

司長好難搵人做? 來屆高官應重視與市民溝通

余永逸認為,來屆政府的主要官應該會有所調整,「聽聞都有一兩個會走,另外,會否將五司變成六司?七司?這將是社會討論的地方,亦是比較頭痛的問題。」他認為,現時「好難搵人」擔任主要官員,人選可能會有,但不同的人選都會有不同程度的瑕庛和缺點。

他指出,現屆政府透明度低,官員向公眾解釋政策的情況不理想,亦不講究合理性。「好多嘢都唔係佢想既,但問題係有啲嘢佢又唔敢講,成日都好似啞子食黃蓮咁。」他認為,這當中可能牽涉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但亦有可能是法規上本身就自相矛盾。「官員梗係唔敢講法規自相矛盾,但他這樣講又死,那樣講又死,倒不如乜都唔好講啦!」

然而,把問題藏起來就代表解決了問題嗎?余永逸認為,官員最好向市民坦承政府遇到什麼困難,再集中精力解決問題。「但問題就係官員遮得就遮,掩得就掩,一講出來,就有好多嘢要做。」因此,官員寧願不講就不用做。

他認為,現時社會對政府有很多質疑的地方,其實都相對溫和。「純粹講理據,只要能夠理順理據,以及吸納市民的意見,政府的施政不會有好大的問題。」因此,余永逸認為,來屆政府的主要官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多與市民接觸,應交待清楚政府的思路。

余永逸預計, 現時被視為「激進」或「進取」的年青人,在未來的十年,廿年都會全方位衝擊政府的制度。「問題在於政府如何面對呢?不理?遏止?還是緩和他們呢?」

余永逸預計, 現時被視為「激進」或「進取」的年青人,在未來的十年,廿年都會全方位衝擊政府的制度。「問題在於政府如何面對呢?不理?遏止?還是緩和他們呢?」

誠信破產 施政難行

因為,現時澳門的政策發展,「大家都知道要如何走」。關鍵在於政府要如何向市民解釋清楚如何落實有關政策。「市民經常批評官商勾結,有些可能商人的影響力很大,尤其是地產商,對土地的運用有很大的影響力。然而,商人有利益,市民有利益,當中如何平衡呢?市民就是不相信政府。」

他指出,自「歐文龍事件」開始,澳門政府的誠信基本上已經破產,「只不過是希望去時間去治療傷口,奈何政府的新陳代謝比較慢,好不了便持續腐爛。政府以為很多嘢唔做唔講,就無問題,但政府的底子弱的時候,互信就不存在,政府需要做多啲嘢去建立互信,但政府仍然用福利的模式,純粹派福利,又沒有發展規劃,又沒有溝通的時候,互信就越拉越遠。」

社會經濟高速發展  澳門市民頂唔住

社會經濟高速的發展,所造成的樓價問題,交通問題,通漲問題,自由行問題等等,都讓澳門市民「頂唔住」,過去寧靜的生活,成為了澳門人的集體回憶。「市民頂唔住社會的急促發展,是市民的問題。然而,政府本身就是要解決市民的問題。」余永逸說,經濟發展過快,得益的不會是普通市民,經濟發展的成果斜向於一小撮人身上,尤其是商人。「以前的入息中位數低,但貧富懸殊沒有現在那麽厲害,現在是表面風光,其實內裡有很多問題。」

他續說︰「點解現時咁多年青人走出來(抗爭)?就是想告訴政府,過去十多年所走的方向,我們已經不想再走了。」雖然,年青人不能代表所有市民,但事實上,市民已經承受不了社會的發展速度。因此,來屆政府即使掌握到發展方向,施政卻更加困難,澳門要「軟著陸」,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澳門政府有無能耐令經濟發展得無咁快,壓抑某些有權有勢的利益持份者,叫佢賺少啲,或者犧牲少少,這是十分困難。制度本身就有利於既得利益者,政府需要有很大的能耐。」

來屆政府重大挑戰︰社會日益分化

余永逸認為,現屆崔政府的表現基本合格,能夠維持現狀,「表面無做得特別衰」。然而,2012年「+2+2+100」政改一役,對社會造成嚴重的分化,催生出一批人成為政府的對立面。「新澳門學社吳國昌及區錦新都是溫和的,雖然批評,但亦都顧住政府。現在的是全方位攻擊,因為這個政府其實已經千瘡百孔,這個創傷需要未來幾屆政府復原。」因此,來屆政府的最大挑戰將會是面對社會分化日益嚴重的問題。

「越來越多年輕人上街,其實不無道理,因為可見的未來與理想相差越來越遠。」余永逸說,未來十年澳門的經濟即使沒有大進展,社會亦能維持穩定,「問題最慘就係無咗向心力,年青人現時連政府的制度都不相信,要衝擊制度,這不僅是人的問題,制度讓某些人攏絡了權力,如果是不相信人,換了特首,換了司長就可以,但是不信任制度怎麼辦呢?」

余永逸預計, 現時被視為「激進」或「進取」的年青人,在未來的十年,廿年都會以這種方式展開抗爭。「問題在於政府如何面對呢?不理?遏止?還是緩和他們呢?」